第五百零六章 大度的男人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笑笑,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扶着她的肩膀,与她对视,一脸的严肃认真,“相信我,我会好好的保护你们母子,有我在身边,绝对不会让你们出现任何的意外,这是我的责任。至于那个卡洛……”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,眼眸中闪过一抹暗光,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“我会派人好好的调查一番的,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,若是一切都是误会,那也就罢了,但若是他真的心怀不轨的话,那我也不会客气的!”

    看着他一脸狠厉决然的模样,宋轻笑原本还在惴惴不安的心也渐渐的归于平稳。

    他的话仿佛有一种魔力,有一种能够抚慰人心的魔力,只要被他看着,所有的一切担忧都会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这就是因为爱吧,爱能让人无所畏惧!

    宋轻笑抽了抽鼻子,重新投入他的怀中,柔嫩的小手紧紧搂着他的窄腰,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感觉,“槿宴,谢谢你,有你在身边,我才能这么安心。”

    “小傻子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轻笑一声,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发顶,柔声说道:“我是你男人,名正言顺的,若是连让你安心都不能做到,岂不是显得我太无能了?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无能!”宋轻笑直起脖子,被泪水冲刷过得眼眸显得尤为水亮,透着浓浓的坚定和不屈,“在我心里,你是最棒的男人!没有人能超过你!”

    看着她坚定的眼神,傅槿宴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的撞了一下,引起了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笑笑,我……”他张了张嘴,刚想要说些什么,就听到眼前的小女人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对,你得排在第三位,毕竟还有我爸和我爷爷,你不能越过他们两个去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还有我们的儿子,你也不能越过他去。”宋轻笑又义正言辞的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p,心中刚刚升腾起来的感动一下子就飞走了!

    丫的你多让我感动激动一会儿会少块儿肉吗?

    真是太影响氛围了!

    不过……毕竟那是你的爸爸和爷爷,也是我的,我就不计较了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小崽子,也是我的,哎,算了算了,就让让他们吧。

    唉,我真是一个大度的男人——好想叉会儿腰啊!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的叹了口气,原本还是温柔轻抚着她头顶的动作变成了一顿乱揉,使得她原本整齐的头发,一下子就像是被成千上万的老母鸡践踏过一样,凌乱不堪,惨不忍睹!

    宋轻笑也没想到,刚刚气氛还是那么的温馨,那么的和谐,那么的甜蜜,怎么转眼之间,一下子就变了感觉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好半响才确定自己经历了什么,磨了磨牙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,“傅槿宴,你干啥呢?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

    傅槿宴微微一笑,伸手轻轻地拨弄着她的头发,验收着自己的“成果”,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你还看不出来吗?我这是替咱爷爷、咱爸,还有咱儿子,一起揉揉你的头发,所以力度不一样,效果自然更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闻言,顿时瞪圆了眼睛,膛目结舌的看着他,半晌之后,才无奈的捂住了脸,声音透过指缝儿传出来,显得十分的闷,“你这个理由给得还真是……挺充分的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傅槿宴轻哼一声,神情骄傲得像是一只想要开屏的孔雀。

    宋轻笑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,冷冷的说:“既然你能帮着他们做这种事,那等到清明节的时候,我去给我爸爸和爷爷上香,需不需要顺便也给你上一上?礼尚往来嘛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没想到,居然被反将了一军,也愣住了,反应了一会儿之后,他才哭笑不得的伸手,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尖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这个小坏蛋,哪天我非得被你气疯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哼,谁让你先欺负我的,”宋轻笑梗着脖子,一脸的放荡不羁,指着自己的头发,怒气勃发,“你看看,好好的头发都被你揉成鸡窝了!”

    傅槿宴忍着笑,装成一副认真打量的模样,仔细的看了看,一本正经的说:“就算是鸡窝,也是最好看的鸡窝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算是夸奖吗?这算是安慰吗?

    p!为什么我还是觉得这么的憋屈呢?

    磨了磨牙,宋轻笑瞪了他一眼,转身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傅孟辰,为他掖了掖被角,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,确定他已经退烧了,没有再反复,心中稍稍安定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出去吧,在这里聊天,总是会打扰到辰辰休息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点了点头,拉着宋轻笑走了出去,关门时的动作都很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两个人直接去了书房,宋轻笑还在准备着“云巅之上”的设计稿,现在既然已经回来了,便也没想着再回公司去,直接开始继续设计了。

    而傅槿宴则走到一边,拿着电话拨给了陈盛。

    “老板,有什么事情,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去帮我调查一个人,将他的一切的底细在最快的时间里都给我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陈盛一听他的语气,就知道他现在一定是处于十分不高兴的阶段,不由得十分好奇,是哪个不长眼的招惹了这个大魔王,难道是生活太安康,觉得没意思,所以想要找点儿刺激吗?

    那这位大哥,我敬你是条好汉!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笑笑的姐姐的未婚夫,叫做卡洛,具体的资料我也不清楚,你就凭着你的本事去查吧,尽快给我结果。”

    陈盛:“……老大,你说啥?你确定你说的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了吗?”

    就这些资料?就这些内容?p!你当我是百度啊,随便输入一个人名,就能搜索出一堆的消息吗?

    人艰不拆懂不懂!你这样绝情,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吗?

    (傅槿宴:做个屁朋友!你丫的做特助就挺好了!)

    “没有了,我要是知道的多,还用找你调查吗?”傅槿宴语气冷冷的说道,“所以,现在就是考验你能力的时候了,相信你绝对不会让我失望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!您放心,我会尽全力完成您交代的任务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毫不夸张的说,陈盛完全是含着泪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铁汉柔情(我呸!)也就是他这样了吧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等着你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又勉励了他几句后,傅槿宴便挂断了电话,一转身,就看见某个原本应该在专心画图的小女人正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,眼眸闪闪发光,像是黑夜中的萤火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