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五章 检查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他们做老师的,见过很多种家长,有那些蛮不讲理的,什么责任都往老师身上推,有那种暴发户型的,老想着用钱来摆平他们。当然,还有的是像宋轻笑这样的家长,有同理心,能够互相理解,也不会随意将脾气发到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遇到前两者,只能自叹倒霉,遇到这种的,他们就十分感谢老天的厚爱。

    宋轻笑急匆匆的将辰辰带到医院去做了检查之后,结果显示一切都好,没有查出什么原因,便只好带着医生给开的退烧药,又将人带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如此一番折腾之后,辰辰的病情总算得到了控制,他看着坐在床边一脸焦急加心痛的宋轻笑,安慰道:“麻麻,你别难过了,我现在感觉好了很多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捂着他的小手,为他的懂事感到更加心疼了,“辰辰,你之前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比如天太冷流鼻涕,或者是其他什么身体上的症状?”

    傅孟辰想了一会,才回道:“没有,我觉得我的身体很好。教室里虽然有暖气,但是我每次出教室门都听妈妈的话,很注意的,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吃什么东西?”宋轻笑又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麻麻,我从来都不吃别人的东西的。你给我讲的故事我都还记得呢。”傅孟辰难得乖巧的说着。

    他的危机意识一向很高,宋轻笑说过的话,哪些地方需要注意的,他一直以来都记得清清楚楚,绝对不会只有吃了亏才长记性。

    “那今天有什么异常吗?你想想,跟平时不一样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听着宋轻笑的话,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眼睛一下子睁大,“好像是有点跟平时不一样的地方。今天很奇怪呢,有个外国男人来看过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心里一咯噔,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“辰辰,你还记得,他长什么样吗?”

    傅孟辰在脑中回忆了一番,然后说道:“他长着一头金色的头发,眼睛是碧绿的,眼窝比较深邃,面部有点方正,身材很大高,看人的时候,眼里像带着一把刀子。唔,跟前段时间在外公外婆家见到的那个外国人叔叔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他突然出现,什么话也不说,就那样蹲下看着我,然后摸摸我的头,拍了拍我的肩膀,就那样走了。然后没过多久,我就觉得我的头像是要爆炸了一样,很疼,身上也热了起来,像有火在烧似的。最后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深吸了一口气,强迫自己平复下来强烈起伏的情绪,摸了摸傅孟辰的头,心疼的看着他,“好了,辰辰,妈妈差不多已经了解情况了,你先好好休息,你刚刚吃了药,睡一觉差不多就没事了。妈妈出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麻麻你去吧。”傅孟辰乖乖的点了点头,就闭上眼睛睡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将被子掖好,然后轻轻走出去,顺带将门关上,来到客厅,给傅槿宴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就被接通,传来了傅槿宴疑惑的声音,“笑笑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这才有空整理下自己混乱的思绪,跟他说道:“你现在回来一趟吧,辰辰发烧了,我将他带去做了检查后,就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伸手比了个停的姿势,打断了下面销售总监的汇报,来到走廊上。

    “医生有说是什么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总之,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,你回来,我再慢慢告诉你。”宋轻笑躺在沙发上,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等我,我马上就走。”傅槿宴挂掉电话,返回会议室里。

    “本次会议就先到这里吧,汇报时间另行通知,我家里有点重要的事情,得先走一步了,你们去忙吧,辛苦大家了。”他看着下面围坐着的一圈公司骨干,交代着。

    “傅总,您有事就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家庭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们也好再去准备准备,争取将汇报内容写得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纷纷回应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点点头,拿起手机和钥匙就迈着大步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,他看着宋轻笑躺在沙发上冥思苦想,连鞋也顾不得换,走过去问道:“辰辰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辰辰已经好多了,打了针、吃了药,正在慢慢退烧。走,我们去卧室说,顺便看看他。”宋轻笑见到他,似乎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,坐直身体,将他拉起就来到卧室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事情很复杂,给我具体说说。”傅槿宴摸了摸他的额头,见温度不算很高,这才放下那颗高高吊起的心,眼中闪过一道锋芒。

    如果此事是背后有人捣鬼的话,那牵扯就复杂了。

    还有,竟敢拿他傅槿宴的儿子下手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跟傅槿宴说了,末了,她还补充了几句,“辰辰的描述跟卡洛一模一样,所以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,当初见到卡洛的第一眼,我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的感觉,即使后来他表现得有多么礼貌,那也不能说明什么。毕竟人心隔肚皮呀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对那个卡洛也有着很奇怪的感觉,不是好感。”傅槿宴点了点头,也说出了自己的感受,“我见到他的第一面的时候就觉得,他的友善,他的彬彬有礼,都很刻意,让我看了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的心情更加紧张了,她咬了咬手指头,忐忑不安的问道:“那怎么办?我现在好担心辰辰,毕竟他还小,太容易发生意外了,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泪水顺着眼睑一滴一滴的滑落,模样看上去十分柔弱可怜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状,顿时心疼得不行,伸手轻轻的拭去她眼底的泪珠,然后将她拥入怀中,轻抚着她的长发,柔声的劝慰着,“笑笑,别着急,没事的,现在一切都是我们的猜测,还没有确切的证据,或许这一次真的只是一个意外,你也说了,辰辰年纪还小,所以身体抵抗力弱也是正常现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