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四章 突然发烧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听着他稚嫩的童言童语,苏梅忍不住笑了,然后对宋轻笑嗔道:“笑笑啊,你也不小了,儿子都四岁了,怎么还像长不大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哪里是睡懒觉,迟到的那几次我是晚上加班熬夜了,所以耽误了。”宋轻笑噘着嘴,一脸的不满,“这个小家伙,一点都不体谅妈妈上班的辛苦,哎,我贴心的小棉袄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苏梅闻言,顿时又语带关心的问道:“你一定要少熬夜啊,我前几天看新闻,里面又在说某某白领加班熬夜猝死,你们年轻人呀,就是不注意自己的身体,等到老了想再来保养,就来不及了。身体才是本钱,如果到最后,奋斗到了金山银山,也没有那个资本来享受呀。”

    她拉过宋轻笑的手拍了拍,眼中带着一丝期待,“你要是忙不过来呀,我很乐意帮你照看辰辰的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听了,顿时举双手赞成,待在外公外婆家他特别自由,不像在自己家,他麻麻总会管这管那的,唠叨得他耳朵都要起茧子了。

    还是外公外婆好,他做梦都想待在这里。

    宋轻笑狠狠的瞪了一眼欢天喜地的小包子,然后对苏梅说道:“妈,你放心,我忙得过来的,家里还有冯妈帮忙照看着,这个小人一天不管就无法无天的,安静不下来一刻,要是你们来看,我怕他把你们折腾得够呛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要是真忙不过来,一定要说哦。”苏梅点点头。

    傅孟辰听到这话,一下子又像个被霜打了茄子,焉了吧唧的,趴在宋华年怀里假哼哼,这做戏的样子,惹得几人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“对了,蓝蓝,你们这次回来,是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?”苏梅期待的看着宋清蓝,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清蓝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和卡洛只是先暂时定下来,至于具体的结婚日期,还得商量商量,反正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单身生活她都熬过来了,也不必不急于一时的将自己嫁出去,她没有什么恨嫁的心理。

    “阿姨很希望看到你以后一直都这么幸福下去。”说着,苏梅的眼眶便有几分湿意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她一直觉得是自己亏欠了宋清蓝,要不是自己的突然出现,也不会让这个孩子变成这样,所以她尽可能的去弥补,即使看到她对宋轻笑做的有些事情,也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,以前是我小,不懂事,让你担心了。我会幸福的,您放心。”宋清蓝言辞恳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几人又聊了一会,宋轻笑才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们要不在这里住一晚,明天再走吧?你看都已经不早了。”宋华年抱着傅孟辰,依依不舍的挽留。

    宋轻笑笑着摇摇头,“不了,宋叔叔,我们过段时间再来看你,明天我和槿宴都要加班,最近在赶一个设计展的稿子,简直忙得不可开交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见他麻麻的心如铁,只好从宋华年身上跳下来,然后拉拉他的手,安慰道:“外公,你不要伤心,辰辰过段时间就来看你了。辰辰会一直想你的哦。你要是想辰辰了,我们就视频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看向苏梅,“还有你也是哦外婆,千万别在家里偷偷掉眼泪哈,下次辰辰一定说服麻麻多待几天。”

    几人听到他这副成熟的口气,一个没忍住就笑了,略微伤感的氛围也被冲散了很多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洗漱上床后,宋轻笑若有所思的盯着天花板,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傅槿宴擦着身上的水珠从浴室走出来,见状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卡洛。”宋轻笑无意识的回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走到床边坐下,然后俯下身去,眼神深邃的看着宋轻笑,“在你老公面前,说你在想另外一个男人,这样真的好吗小傻子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小傻子!”宋轻笑对于别人骂她一向非常敏感,很快就怼回去,“哪里是那个想啊,我只是觉得,这个卡洛应该不像看上去这么简单。不知道为什么,第一眼他就让我感觉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将浴巾随手扯下,一把仍在旁边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的眼神随着他的动作向下看去,一下子脸就红了,结结巴巴的说:“你、你怎么不穿裤子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什么卡洛,都飞到天外去了。

    她眼前只有耍流氓的某人。

    “都要睡觉了,穿什么裤子!你不觉得很束缚吗?”傅槿宴挑挑眉,掀开被子

    挣扎不过某人的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耍流氓都耍得这么理直气壮了吗?

    谁教你的,啊?

    然而再咆哮的内心,也抵挡不住傅槿宴的攻势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两人拉灯,做羞羞的事。

    办公室,宋轻笑正在为工作的事皱眉苦思,电话突然响起,她看了下来电显示,见是幼儿园老师打来的,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是傅孟辰的妈妈宋轻笑宋女士吗?”

    “老师您好,是的,我是。”宋轻笑的语气有一丝焦急,“是不是辰辰在学校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宋女士,辰辰突然莫名的就发烧了,现在正在校医院,请您来一趟学校好吗?”老师的声音也隐含着一丝焦急,孩子突然生病,是做老师最担心的一件事,怕就怕不讲理的家长缠着学校讨要说法。

    宋轻笑唰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,急匆匆的说道:“好的,老师,我马上就去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她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,就步履焦急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开快车来到学校的医院,宋轻笑看到躺在床上烧得满脸通红的儿子,心里顿时疼得跟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宋女士,是这样的,学校的医院设备比较简单,医生也不明白,他明明之前还好好的,怎么就突然发烧了,刚才已经给他打过退烧针了,现在稳定多了,我们建议你带辰辰去做个检查。”老师焦急又愧疚的说道,“是我们的疏忽,没有照顾好辰辰,抱歉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摇摇头,“你不用自责,两个老师要看管这么多孩子,肯定很忙很辛苦,责任不在你。我这就带辰辰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师顿时感动得都快哭了,忙不迭的说道:“宋女士,谢谢您的体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