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三章 卡洛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听了,表现得很是平淡,“那就周末的时候去吧,刚好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,宋轻笑便也没有说什么了,两个人商议了一下,决定周六的时候回去,刚好还可以住一天。

    待到周六那天,三个人图省事,直接坐飞机回去了——嗯,本来是不打算带着某个小魔王,奈何四岁的小孩子已经很聪明了,知道他们要去外婆家,便吵着要一起去,理由也十分的充分,“我想外婆了,我也想外公了,他们也一定想我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被他磨得没有办法,只好带上他一起了。

    好在傅孟辰虽然是个小魔王,但那只是对着他们两个人的时候,对着外人,他就是一个长相英俊可爱的小天使,只要一笑,瞬间就能捕获一众姐姐阿姨奶奶的心。

    三人下了飞机,就直奔着宋家去了,按响门铃,前来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,金发碧眼,眼窝深邃,棱角分明,妥妥的一个外国男人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男人,宋轻笑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,确定自己没有敲错门,抿了抿唇,踟蹰的问道:“那个,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,他身后的便有一个声音帮他回答了,“这是卡洛,是我的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个人影闪了出来,正是许久不见的宋清蓝,只见她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,笑脸盈盈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之后,不由得又打量了几番那个叫做卡洛的男人,却发现他也正在打量自己,用一种审视的眼神儿,这让她顿时就觉得身上十分的别扭,下意识的向着傅槿宴的方向靠了靠,寻求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蓝蓝,是不是笑笑他们回来了?”苏梅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出来,带着明显的笑意,“你们几个别堵在门口了,快进来,饭马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宋清蓝清脆的答应了一声,拉着卡洛,闪开一条路,“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了看他们,轻轻地咬着唇,只以为是自己想多了,便也就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进去屋子里,宋华年正坐在沙发上喝茶,看到他们进来,热情的打着招呼,“槿宴,笑笑,你们回来了啊。哎哟,辰辰也来了啊,快过来让外公看看,这段时间有没有长高啊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很喜欢宋华年,听到他叫自己,连忙小跑着扎进了他的怀里,一口一个“外公我好想你哦”,叫得他心都化了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爷俩亲密互动的宋轻笑抽了抽嘴角,心里默默的吐槽:“这个小马屁精,对着你亲妈的时候,怎么就没有这么热情呢?小白眼儿狼!”

    几个人坐下没带两分钟,就听到苏梅的呼唤声在一旁响起,“饭菜都好了,洗手准备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坐在餐桌旁,彼此之间沉默的吃着饭。

    突然,卡洛放下筷子,举起酒杯站了起来,脸上带着阳光的笑容,朗声说道:“各位,感谢今天的盛情款待,我之前一直在国外,不是很了解中国的习俗,但是蓝蓝跟我说过,表达感谢的时候可以敬酒,所以在此,我敬各位一杯,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其余人见状,也不好意思闷着,便陪着他一起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当然,傅孟辰除外——这个小家伙正拿着一根骨头啃得正香呢,哪里知道大人们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。

    宋华年抿了抿嘴,似乎在回味酒的味道,然后笑道:“卡洛,在中国呀,一家人吃饭的时候不用这么客气,吃开心才是最好的感谢。”

    卡洛点点头,“阿姨做的饭特别好吃,我从来都没吃过这么香的饭菜呢。”

    苏梅闻言,温柔的笑道:“那你就多吃点啊,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打心眼里,她还是挺喜欢彬彬有礼的卡洛的,也为宋清蓝能找到自己的归宿而开心。

    卡洛礼貌的点点头,突然又向宋轻笑和傅槿宴两人举起酒杯,热情的说道:“想必两位就是蓝蓝的妹妹和妹夫了吧?在国外的时候,时常听蓝蓝说起你们,一直很好奇,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见面了,实在是有缘分,来,我敬妹妹和妹夫一杯。”

    他操着不甚熟练的普通话,礼貌的姿态做了个十成十。

    然而宋轻笑不知道为何,就是对他有点奇怪的感觉,他的礼节十分周到,但会让人感觉到一点疏离,尤其是他的眼睛,偶尔会有一种莫名的光芒闪过,她的第六感对此很排斥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多想了吧。

    他们才第一次见面,哪里来的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设想。

    脑中的念头瞬息万变,宋轻笑面色不变,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丢到脑后,笑着举起酒杯,遥遥的朝他举了一下,“恭喜你和我姐姐了,在国外的时候,多谢你对她的照顾。这次来到中国,一定要吃好玩好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礼貌的站起来,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,没说什么,就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不喜欢这个卡洛的眼神以及姿态。

    一顿饭随后便有些沉默了,饭后,大家坐在客厅聊天,聊着彼此近来的生活。

    当然,更多的是宋轻笑和苏梅在聊,宋清蓝不怎么说话,只是坐在旁边,微笑的看着她们,偶尔插句话。

    由于有客人在,宋华年没好意思把傅槿宴拉去下棋,两人便也陪着坐在旁边,时不时逗逗小包子傅孟辰。

    “辰辰,最近有没有想外公啊?”宋华年将小家伙抱到自己的腿上坐着,一脸和蔼的问道。

    傅孟辰小大人似的点点头,两只眼睛都笑弯了,“辰辰天天都很想外公外婆呢。早就跟麻麻说了要来玩,但麻麻一直拖拖拉拉的,就是不带我来。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,语气里有一丝抱怨。

    正说得高兴的宋轻笑突然嘎的一声,停顿下来,看向告状的某只,“辰辰,你这是在告状吗?麻麻不是跟你说了吗,我和你粑粑空了就一定带你来的么!你个小马后炮,真是白疼你了。”

    傅孟辰缩在宋华年怀里,朝宋轻笑“略略略”的做了几个鬼脸,“麻麻你还说送我上幼儿园呢,结果因为你睡懒觉,我一个月迟到四次,有两次差点进不去大门,其他小朋友都十分同情我,摊上你这么个麻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