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章 当真一点旧情都不念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气?”宋轻笑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脸的不可置信,“我去,这位大哥,你没毛病吧?不会是离婚离傻了吧?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要是不出现,我都忘记还有你这么一个人了,还有哪门子的气?不过是看见你才想起往事,嘲讽几声,过过嘴瘾罢了。你可千万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啊!”

    有爱才有恨,生气就代表还记挂着他,宋轻笑发誓,她是真的真的早就不气他了,不过是条件反射般的恶心罢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昨天的举动而恶心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沈心愿不孕不育,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呀,坏事做多了,老天都看不过去了。不过呀,你们坚贞的爱情就倒在不孕不育上了,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煞有介事的摇摇头,装作一副惋惜的模样,眼中却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这么“感动天地的爱情故事”竟然以这种结局收场,不得不说,作者你真的是很调皮。

    霍子桦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,手在掌心握成拳头,被宋轻笑如此嘲讽、鄙视,他的心很痛。

    好一会,他才问道:“笑笑你当真一点旧情都不念吗?”

    卧槽,他说hat?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就懵逼了,不蛋定了,她好想将脚下的高跟鞋脱下来,反手就pia在他脸上,让他桃花朵朵开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你竟然好意思说出‘念旧情’这几个字!当初你和她上床的时候,怎么不念一下旧情?当初你劈腿的时候,怎么不念一下旧情,就巴巴的赶着上的和沈心愿结婚了?现在被人甩了,就想起前任的好来了?想破坏前任幸福的家庭,满足自己的私欲?我说你是劈腿劈习惯了,收不回来了吧?呵,这么明目张胆的,也不怕扯着蛋!”

    “霍子桦,我告诉你,全天下的人都可以说这几个字,唯独你不可以。你早就失去了这个资格!”

    宋轻笑做了一个深呼吸,告诉自己要蛋定,蛋定,不能因为这个渣男,就破坏自己的心情,让自己不开心、愤怒,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!

    “笑笑,你信我,这次我是认真的。其实我在很早以前就想跟沈心愿离婚了,她脾气差,嘴上不饶人,又是一个需要人随时伺候的大小姐,我和她是真的不合适。她需要的只是一个仆人罢了,压根没把我当成她的丈夫,处处轻贱我、骂我。我几乎是和她结婚没多久,就后悔了,只是一直苦于找不到借口,现在终于解脱了,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?我不求你跟傅槿宴离婚,我只求,你能在一个人时能想到我。”霍子桦长叹一口气,脸上满是懊悔和不甘的神色。

    想到那些跟沈心愿过的混沌黑暗的日子,又想起跟宋轻笑在一起时美好的时光,他就想忍不住给自己一个巴掌,然而为了金钱和利益,他做出了一生中让自己最后悔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。”宋轻笑的小宇宙快被他弄得爆炸了,她深吸一口气,告诉自己要保持形象,这是在公司外面,被人看见了多不好啊!

    “无论你现在怎么样,是离婚还是结婚,是有钱还是有权,即使你跪下来求我,声泪俱下的哭诉,不要尊严的磕头,我也不会回头的。我很爱我老公和我的儿子,所以你想做第三者,抱歉,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,永远也不会!”

    “像你这样,自己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脚底下,无怪乎别人要跟着踩了,无怪乎沈心愿一直以来都看不上你了。经历了这么多,你还是不明白这些,简直是白活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宋轻笑已经没有耐心再跟他叨叨下去了,太特么的浪费自己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尼玛有这美国时间,她还不如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休息一会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该说的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,也不要再跟踪我了,那些手段都没用。你继续这样的话,我也只好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撂下最后一句话,转身就进了公司大门,徒留霍子桦一个人怔怔的站在原地,失魂落魄的样子看上去让人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因为沈心愿有钱有势,就把自己甩了,又因为沈心愿脾气不好,不孕不育,又跟她离婚,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妥妥的渣男一个,劳资又不是你的备胎,会一辈子留在原地等你。

    你算哪根葱啊,连我家槿宴的一个小指头都比不上好吧!

    宋轻笑在心里愤愤不平的骂着,脸上的脸色也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这一幕恰巧被欧珊珊看到了,于是一个闪身挡在了她面前,摸摸她的脸,心疼的说道:“哟哟哟,这一副被狠狠摧残过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啊,瞧你这憔悴的小模样,是大战了几百回合?”

    宋轻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“大庭广众之下,你不要乱说!”

    “嘻嘻,那么我们私底下好好说说。”欧珊珊笑嘻嘻的将宋轻笑拉到她的办公室,然后做贼似的将门关上,还反锁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她的举动,狠翻白眼,随即一屁股坐下,这才有点放松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来吧,说吧!”欧珊珊坐在她对面,一副拷问犯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宋轻笑满脑子都是刚才霍子桦那事,还没有回过神来,疑惑的问她。

    欧珊珊点了点她的脑门,“丫的敢情你还在走神啊!自然是昨晚你和傅槿宴的好事了,你们两个没良心的,将儿子不管不顾的丢给我,自己跑去甜甜蜜蜜的过结婚纪念日,要说没发生点什么,鬼才信!瞧瞧你这黑眼圈,得睡多晚才能弄出来呀!还有,你这老是揉腰的动作也可疑得很呀。”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吧,昨天的结婚纪念日,我加了近乎一个通宵的班!悲催不?”宋轻笑哭丧着脸,“一个月之后的“云端之上”设计展你还记得吧?就因为这个,我老公那么美好的我都无福享受,现在想想,简直是亏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相当的坦白,丝毫不隐瞒自己龌蹉的心思。

    欧珊珊先是狐疑的看着她,见她确实很坦然懊悔的样子,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一张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上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呀,好不容易过个结婚纪念日,非要加什么班,设计稿什么时候不能画,非要挑在那么特殊的一天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