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九章 我跟沈心愿离婚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嗯嗯,谅他也不敢有下次了。”宋轻笑心有余悸的说道,刚刚事发突然,她的聪明智慧灵活没有使用出来,差点就让那个恶心的人得逞了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我们加把劲,一鼓作气将剩下的布置好。”宋轻笑没忘正事,赶紧拉着傅槿宴开始布置家里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看着家里被装点得如梦似幻,宋轻笑成就感爆棚,自我陶醉道:“天呐,我真是太有才了,这么美的设计,竟然是出自我之手。哇咔咔,尔等就羡慕吧、嫉妒吧!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丫的你是不是还忘了一个人?

    他这个后期的主力军难道是来充数的吗?

    睁开你的大眼睛看看好伐?

    一顿美味精致的晚餐过后,并没有像欧珊珊说的那样“要做羞羞的事”,宋轻笑一头扎进了书房里加班,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傅槿宴虽然略有不满,但也没说什么,而是亲自去到厨房,热了一杯牛奶,端到书房。

    “笑笑,熬夜加班伤身体,喝点牛奶舒缓一下吧。”他将漂亮的杯子放在桌上,顺带在她身边坐下,像个老妈子似的叮嘱道,“趁热喝,凉了你就不喜欢那个味道了。我加了糖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终于停下点鼠标的手,从屏幕中转过脑袋,只是大脑貌似还停留在刚才的设计中,眼睛有点怔愣,有点飘忽。

    她无意识的说了句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道谢,傅槿宴一挑眉,“你知道我的习惯,要么就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你的感谢,要么就别说‘谢谢’这两个字,是什么实际行动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很是意味深长,让宋轻笑终于回神,脸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之后有个‘云端之上’的设计展,我在赶设计展上要用的作品呢。”她咬了咬唇,解释道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:没有空来用实际行动表达感谢啊亲!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继续,我就坐在旁边看书,不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微微一笑,非常体贴的说道,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说:没关系,这次的我们就先记着,后面等你空了一起还,嗯,连、本、带、利的一起还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,自己接下来的悲催命运,非常开心的点点头,一口气将牛奶喝完,然后一门心思的投入到设计图纸上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结婚纪念日过得相当让人难忘,至少对傅槿宴来说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自己的媳妇为了工作,都不要他了,能不难忘吗?

    就问你一声:憋屈不憋屈!

    第二天,去上班时,宋轻笑发现,自己竟然又遇到了霍子桦!

    顿时心里就草泥马了,丫的要不要这么闲,天天跟踪她有意思吗!

    信不信她抓起……呃……旁边的一棵树就抡上去!

    反正傅槿宴说了,身边有什么就使什么,出了事他来负责。

    霍子桦在这里蹲点已经顿了很长时间了,见到宋轻笑终于出现,非常开心的走过去打招呼,“笑笑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笑笑,这个称呼只有我家人和我老公能叫,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,或者你要是喜欢,叫一声小舅妈也行。”宋轻笑当即就冷下了脸。

    丫的还蹬鼻子上脸了。

    老虎不发威,他当她是机器猫呀!

    霍子桦苦笑一声,“笑笑,你是不是对我有些什么误会?我就只是想跟你聊聊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,聊聊需要动手动脚的吗?当我傻呢,还是你傻?”宋轻笑毫不客气的嘲讽道,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吧?”

    麻蛋,她昨晚加班到很晚,今天又早起来上班,没休息好,现在的心情特别烦躁,所以说话比平时冷冽了几分,又倒霉催的遇到霍子桦这个男人,自然更加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请叫我名字!”宋轻笑伸出手,摆明了你只要不喊名字,就别说话了的表情。

    霍子桦没办法,只好管住自己不乱叫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只想跟你说几句话而已,说完我就走好吗?”

    见宋轻笑始终神情冷淡,甚至还隐含一丝厌恶的看着他,霍子桦心里一痛,忍着巨大的失落感,跟她说:“我跟沈心愿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瓦特?

    宋轻笑在心里顿时化身黑人问号脸。

    尼玛这货当初不是劈腿也要和沈心愿在一起吗?如愿以偿后,现在竟然离婚了,简直是让人……拍手称快呀!

    然鹅,他现在巴巴的来告诉自己是为毛线?

    难道是想说服她,甩掉傅槿宴,他们在一起?

    呸,凑不要脸的!

    尽管心里已经一片弹幕,但宋轻笑脸上始终不动分毫,冷冷的看着他,“哦?说完了吗?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她抬起腿就想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离婚干她毛线事,最多他不用再叫自己小舅妈了而已!

    “哎,等等。”霍子桦眼疾手快的往她面前一站,以身挡住了宋轻笑的步伐,“先别走,我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他忧伤的看着宋轻笑,一副清俊书生失意样,“我跟沈心愿离婚,是因为她不孕,即使用尽了办法,去了无数家医院,吃了无数种药,仍然怀不上,再加上她的脾气日益暴躁,对我动则打骂,将我的自尊踩在脚底下,我终于忍不住跟她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话了,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霍子桦眼巴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,“那恭喜你啊,脱离苦海了,当初拼着不要名声也要劈腿跟沈心愿在一起,现在却又因为这个离婚,不得不说,老天果然是长眼睛的,还是古人说得好啊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喏,这现世报不就来了吗!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们口口声声的真爱,那么的让观众闻之流泪,听之动情。啧啧,你们的真爱,现在看来,不过如此,简直是亵渎了这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深深的看着宋轻笑,心里虽然因为她的话而刺痛,但嘴上却说着,“笑笑,我知道你心里有气,没关系,有气就拿我出气好了,打我骂我都任由你,我绝不还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