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一章 父子谈判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现在,听傅槿宴这暧昧的低语,她忍不住面红耳赤的,嗔道:“你干嘛,儿子还在旁边呢!万一把他惊醒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傅槿宴忍不住在她唇边光明正大的偷了一个吻,然后笑眯眯的说道:“放心吧,这小子呀,特别喜欢他爸爸,他爸爸要做什么事的时候,他是绝对不会来打扰的。”

    这副自信满满的模样看上去十分的……幼稚以及搞笑!

    话刚说完,就听到一阵稚嫩的哭声在室内响起,洪亮的声音把两人齐齐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宋轻笑立马推开压在身上的傅槿宴,去看看儿子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将傅孟辰抱起来,只见他睁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正哭得伤心,仿佛没人理他他很孤单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绝对不会来打扰?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某人吹牛皮的本事了,果然一流!”宋轻笑白了傅槿宴一眼,话说得太满了,都溢出来了,大兄die!

    她熟练的端着傅孟辰撒了尿,然后又给他喂了奶,这个小祖宗总算是安静了下来,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们,小手不停的动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语的望着自己的好儿子,被宋轻笑洗刷了一通也不敢怼回去,因为确实是他说大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下好了,他没哭了,咱们继续吧。”傅槿宴忍不住那点燃烧的火,准备再度进行伟大的工程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把宋轻笑扑倒的时候,“哇”的一声再度响起,而且这次不是因为饿了或者是尿了,估计是傅孟辰看见他爸妈在妖精打架,吓到了!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紧紧的皱起,将哭闹个不停的小祖宗抱起来,然后举到自己身前,一本正经的看着他,“儿子,爸跟你商量个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哇哇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爸爸忍了很久了,再不好好吃一顿,就要饿死了,你可不可以稍微配合一下?”

    “哇哇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借你妈妈一晚,一个晚上就还你好吗?”

    “哇哇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爸给你买你最喜欢的风铃玩具挂在床头好吗?只要你不出声?”

    “哇哇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哭了,以后你喜欢什么女孩,爸爸都支持好吗?”

    “哇哇哇哇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在一边看着父子俩的谈判,坐在床上笑得前仰后合,眼泪都快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槿宴,儿子这么不给你面子,哈哈哈哈,你也遇到不给你面子的人了吧!真是天道好轮回,一物降一物呀。”她十分幸灾乐祸的说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很无奈的看了她一眼,“这性格,还不是都随你!一副让人恨得磨牙,又舍不得打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正儿八经的谈判,儿子听得懂才怪了!你现在要做的,要么,就是哄哄他,要么就是让他哭个够。不然,今晚你怕是很难心想事成咯。”宋轻笑坐在一边看好戏,反正不是她强烈要求那啥啥啥的,虽然她也有点想,但绝壁不像那厮那么急色!

    s,谁想更不受打扰,那就只有谁去哄儿子咯!

    她这个累得不行的人,也好趁机偷个懒。

    “好吧,爸爸先陪你玩吧。”傅槿宴最终妥协了,看着儿子哭得那么伤心,他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。

    只有这个懒妈妈才那么不在乎,竟然在一边看好戏,哼,看他一会怎么收拾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,她已经被傅槿宴在心里记上了一笔,只等着一会连本加力的讨回来。

    她要是知道了过会的下场,现在绝对不会这么得意的。

    傅大总裁就开始化身奶爸,像个傻子一样哄着自家的娃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每个高冷的人都有傻叉的时候,哄娃逗狗吸猫就是三大经典时刻,谁也不列外。

    在他使出浑身解数终于让儿子止住了哭声,并且成功入睡后,他转过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昏昏欲睡的宋轻笑被他这个眼神吓得头皮发麻,瞌睡一下子就跑没了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儿子睡、睡着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睡得很香,这次,我敢保证,绝对不会有人再来打扰我们。”傅槿宴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,“刚刚你看得很开心是吧?”

    宋轻笑立马摇头否认,开玩笑,要是承认了,不定会死得多惨,毕竟他这样的眼神她可是熟悉得很。

    每次他只要一露出这样的神情,她这个晚上就甭想好好睡一觉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槿宴,刚刚我那不是开心,是在为你加油鼓劲。你一定是看错了,看错了哈!”

    撒谎倒戈投降什么的,宋轻笑做得毫无障碍,毕竟她要为她的老腰着想呀!

    人老了,经不起折腾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可能是真的看错了吧。没关系,夜还长着呢,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?”傅槿宴边说,边慢条斯理的脱着自己的衣服,动作优雅矜贵得像在对待一件艺术品。

    宋轻笑讪讪一笑,还没来得及往后退,就被人压住了。

    后面发生的一系列羞羞的事,马赛克之!

    第二天,宋轻笑是被自家儿子的哭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她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身旁,却是摸不到任何人的存在,床铺都已经变凉,可见睡在那里的人早就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混蛋,睡完就跑,丫的太没有公德心了!

    她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,就看到冯妈正抱着傅孟辰那个小祖宗站在床边,小家伙挥舞着小拳头,扯着嗓子哭得非常有劲头,摆明了想要展示自己的男高音。

    “辰辰,怎么了……”宋轻笑一张嘴,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像是有人在里面烧了炭,说话的时候,哑得似乎都可以冒烟了。

    见到她醒了,冯妈松了一口气,连忙说道:“太太,小少爷可能是饿了,所以一直在哭,我给他沏了奶粉,可是他喝了一口就不喝了。你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便明白了,小家伙这是开始挑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