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章 像是一场梦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大家都围在一堆,纷纷感慨这孩子生得漂亮,遗传基因强大云云。

    傅孟辰作为一个初生婴儿,一点也不怕生,见人就笑,可爱的模样简直融化了这些大叔大妈的心。

    沈心愿见状,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,在一旁酸溜溜的跟霍子桦抱怨道:“有什么好看的,不就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吗?哪个婴儿不是这样,真像他们说得那么夸张吗!”

    霍子桦心里很不是滋味,看着自己喜欢女人与别的男人生的孩子,他就不由得在心里想到:如果这是自己跟笑笑的孩子,那该有多好啊!

    然而,他也只敢想想而已,还要回到现实中面对沈心愿这头母老虎。

    心累g!

    “愿愿,你只要好好调理身子,我们过不了多久一定会有孩子的,相信我。到时候你就知道,自己的孩子跟别人家的永远是与众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知道,沈心愿的心里是在泛酸,毕竟她做梦都想要一个孩子,虽然目的并不是因为她喜欢孩子,但这并不妨碍她酸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管他是不是与众不同,只要生一个就好了,到时候也好向他们交差,免得整天催我,催得我都想骂人了。”沈心愿的指甲抠进了掌心,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愤怒,让自己的面部看起来显得正常一些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一个喜宴,来的人很多,而且大多数都很有名头,她要是做出了什么不当的行为,给沈家和傅家丢脸,傅思第一个就饶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愿愿,你还小,等你真的长大了,就会明白孩子不仅仅是生一个就好了的。更多的时候,需要父母无条件的付出,他才能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长大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突然有些愁,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孩子,想要孩子也是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,但他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,是不会像沈心愿这么随意对待的。

    他不忍。

    “还要付出什么,给他吃好喝好玩好不就得了!哪里来这么麻烦,我可不喜欢被一个孩子束缚住了,那样子,比杀了我还难受。”沈心愿皱着眉头,小声抱怨道。

    霍子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,自己和沈心愿要孩子,到底是一个对的选择吗?

    看她这态度,他就有些心寒和愤怒。

    孩子不是一个玩具,平时丢那里不管,自己心情好了就去逗逗的玩具!

    有个这么不负责任的母亲,他都十分怀疑,孩子以后会变成什么样!

    哎,算了,后面再说吧,选择能不能怀上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一场满月酒就在热热闹闹的氛围中度过了,晚上的时候,来的人差不多都陆陆续续走完了,偌大的别墅一下子空了下来,冷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颇有一种“别巷寂寥人散后,望残烟草低迷”的感觉,再盛大的宴会都有曲终人散的时候。

    宋轻笑望着空荡荡的客厅,突然有点不适应了,呆呆的坐在沙发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超级奶爸傅槿宴把傅孟辰哄睡着了后,下楼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。

    他挑了挑眉,走过去坐在她旁边,顺势揽住了宋轻笑的肩膀,“在想什么呢,笑笑?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宋轻笑没说话,倒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靠在傅槿宴怀里,寻了个姿势不动了,“我只是觉得,看着现在的场面,白天的繁华和热闹倒显得像是一场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家的小傻瓜竟然在思考人生的终极问题。”傅槿宴低低一笑,摸了摸宋轻笑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思考什么,只是有这种感觉而已。难道你不觉得吗?反差这么大,就没有一点落差吗?”宋轻笑捉住他作怪的手,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若有所思的环顾了一周,然后点点头,“嗯,是有点冷清寂寥的感觉,但是还远远不到你说的一场梦的感觉,毕竟,我可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我好像就不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似的。”宋轻笑撇撇嘴,为自己辩驳。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不脚踏实地嘛。”傅槿宴突然露出一个坏笑,然后迅速起身将宋轻笑打横抱起来,“比如,像这样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宋轻笑吓得尖叫一声,然后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,以防自己摔下来,“你下次可不可以提前说,要是把我吓得不好了,你就没有媳妇了!”

    傅槿宴呵呵一笑,低头看着愠怒的宋轻笑,“这样是不是好多了?”

    “瓦特?”宋轻笑顿时黑人问号脸,说的是个啥,他们这是在鸡同鸭讲吗?

    呸呸呸,她才不是鸡,傅槿宴也不是鸭!

    “这会,是不是没有刚刚那么难受了?”傅槿宴无奈的又解释了一下,娶了个二货媳妇,他无fuk说!

    宋轻笑瞪大了眼睛,神奇的盯着他,“确实是没有刚刚那么难受了。啧啧,看不出来嘛,你这么有心,还知道在我心情不好时逗我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孩子他妈不高兴了,孩子他爸不来逗,那就要便宜别的男人了。”傅槿宴是一个很有危机意识的人,尽可能斩断一切破坏他们夫妻和谐的因子,扼杀在摇篮里。

    “走吧,孩子他妈,我们上楼去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宋轻笑幸福的窝在他怀里,笑得像个……智障!

    孩子他妈……这个称呼听起来就窝心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楼上,傅槿宴轻轻的将门踢开,然后抱着宋轻笑不声不响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傅孟辰还小,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吃奶,夜间也要吃几次,所以一直都是跟着他们两人睡的一个房间,可爱的婴儿床就靠在大床边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闭着眼睛,无邪的睡颜让人看了不由得生出一种朝圣的感觉,仿佛在尘世摸爬滚打的疲惫与污浊都在这个纯净的睡颜中被净化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人们说婴儿就是天使,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干净了,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傅槿宴将宋轻笑轻轻的放到大床上,这个时刻,可怜的他不知道期待了多久了,搞得他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他摸着宋轻笑的脸,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略显丰腴的她,暧昧的说道:“笑笑,坐完月子后你胖了些,不过看起来更好看了,摸起来也很有肉感,我很喜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