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九章 阿姨,您真好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只见她对着自己微微笑着,神情舒缓,眉眼间不见了当初的锋利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里当即炸开了锅:卧槽,这人是从天而降的吗?

    她回来了,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任性,说回就回,说走就走,每次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很疑惑,宋清蓝怎么会来她儿子的满月宴,当初她离开的前一晚,她们两个还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宋轻笑笑了一声,问道。

    宋清蓝看着宋轻笑惊讶不解的眼神,好脾气的解释道:“我刚回来没两天,就听说我侄儿满月了,这不,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看一看。作为他的大姨,这么重要的场合都不来,实在是说不过去。我怕长大了孩子会怨我,呵呵。我给孩子买了全套衣服和生活用品,在外面放着,都是我从国外精挑细选的,你一会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她的称呼吓了一跳,宋清蓝亲热的喊她儿子侄儿,从伦理辈分上来说,没毛病!

    but!从另一方面来说,就有些不可置信了,她们两个明明就是死对头,爱上同一个男人的死对头,现在这么亲热的样子,她觉得有点像在做梦。

    明明几个月前,两人还因为这事吵架,她还嫉妒得很,怎么一下子转变了这么多?还给她孩子买衣服。

    确定不是泡了毒的?

    这转变这么大,难道是宋清蓝遭遇了某些事情,从而导致性格大变?

    她有点不适应啊槽!

    看见宋轻笑的表情,宋清蓝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不由得有些好笑,“你是不是还在疑惑我的转变,觉得像是换了一个人?”

    宋轻笑咽了一口口水,轻轻点点头,“没错,你这次回来,给我的感觉变化很大,大得让我有些始料未及。”

    “人总是会变的,哪能一直抓着以前的事不放呢。这种让自己痛苦一辈子的事,我突然想通了,不会再去做了。所以呀,你就放心吧,那些事我已经通通放下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释然,反正她笑不出来,也轻易说不出那些原谅的话。

    对于外人,比如邱嘉茗,她可以轻易原谅,甚至连被绑架这事都可以不放在心上,但对于自己的亲人宋清蓝,她无法做到那么快的就释怀,尤其是她曾经差点杀死了她妈妈。

    这点是她心里永远的痛,她差点就成了一个孤儿。

    她要是就因为宋清蓝的三言两语,就笑嘻嘻的姐妹俩你好我好,那就不是大度,而是蠢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么恭喜你,走出了那段经历。但有点遗憾的是,我还没有走出来,毕竟,曾经的事带给我的心里阴影实在是太严重了。”宋轻笑收敛了笑容,淡淡的看着她这个名义上的姐姐。

    宋清蓝的笑容也黯淡下去几分,正想说点什么,这时,苏梅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姐妹俩在这个角落说什么悄悄话呢?”

    宋轻笑脸色一喜,连忙探出头去,看着自家母上大人,变脸似的,欢快的喊了声:“妈!您过来了,外面那么热闹,怎么不多坐一会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你好久没出来,猜你肯定是跑到厨房偷吃来了,于是就直接过来了。这下被窝逮着了吧,你果然在这里。”苏梅笑盈盈的看着宋轻笑,一副“这天底下就我最了解你”的神情,看得宋轻笑咋舌。

    我滴个乖乖,她家母后这么犀利,咋不去当个侦探呢!

    真是浪费人才!

    苏梅转而看向宋清蓝,“蓝蓝,你也过来了啊,我就说呢,半天都找不着你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一笑,想了想,突然诚恳的说道:“阿姨,我正在跟笑笑说以前的事呢。以前都是我的不是,是我对不住你们,做了很多错事。还请您和笑笑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还弯下腰鞠了一躬,这诚恳的小模样简直难以和她以前的形象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苏梅猝不及防的就被吓了一大跳,她这两天一直觉得宋清蓝变了,变得亲近了许多,开朗的许多,仿佛想通了、放下了某些事一样,不像之前,连笑容都是勉强的,性格也很孤僻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会给自己鞠躬并道歉,苏梅心里泛起浓浓的复杂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知道宋清蓝为难宋轻笑的事,但作为后妈,她实在没有立场去为宋轻笑做点什么,毕竟她一旦这样做了,大家就会说三道四,说后妈为难前妻的女儿,这样的话,连带着宋华年也会有负面的消息出现。

    所以她在心里一直觉得愧对宋轻笑,是她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儿,也有点愧对宋清蓝,没有让她全然的放下戒备,接受自己。

    没想到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刻,宋清蓝竟然给她们母女俩道歉,苏梅急忙将她扶起来,连连说道:“都是一家人,哪里来什么错不错的,蓝蓝,你这么见外,是不把我们当家人看待吗。快起来,阿姨从来没有怪过你,阿姨只是自责,没有让你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就着她的力道直起身子,听到苏梅这么说,心里像打翻了调味瓶,各种滋味都有,让她不由得鼻子一酸,差点掉出眼泪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真好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在一旁木然的看着宋清蓝唱作俱佳的表演,心里仍旧半信半疑,有两个声音一直在对话。

    演戏要不要这么投入?真以为她年少无知好欺骗啊!

    可是看着她妈妈的样子,她又忍不住觉得,也许宋清蓝是真的改邪归正从良了呢?毕竟她妈妈这双火眼金睛可是很毒辣的,她要是真的在演戏,她妈妈不会这样的。

    哎,算了算了,管她怎样呢,暂且就先这样吧,以后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    她还不信了,这见鬼的贼老天真要给她安排那么多狗血的剧情!

    三人出去的时候,一群人正在围观小包子——傅孟辰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名字是傅军安取的,见傅槿宴夫妻俩都决定不下来,老爷子在一旁看着急了,干脆撸起袖子自己上,于是简单利落干脆的取了“孟辰”二字。

    老爷子虽然在商场中厮杀了一生,但归根结底也是个文化人,傅家也不是徒有名利的暴发户,而是有文化底蕴的家族。

    于是,傅军安就取了代表兄弟姊妹长幼顺序的一个字,“孟仲叔季”,“孟”为最长,加上孩子是在早上八点出生的,刚好处于十二地支中的辰时,宝儿的名字就热气腾腾的出炉了——傅孟辰。

    瞧,多简单,偷懒也可以偷得如此有文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