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八章 满月宴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叹了口气,宋轻笑略显疲惫的对她抬了抬手,“算了,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快两年的时间了,若是你不提,恐怕我都要忘记了,当初你没有怎么虐待我,不过是饿了我几天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她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生气一下的。

    p!居然饿了我好几天!

    我靠!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,简直就是惨无人道的事情啊!

    丧、心、病、狂!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这件事情过去就过去吧,我不想提了,你也不用再耿耿于怀了。”宋轻笑摆了摆手,笑得很假,“你应该庆幸我现在刚生完孩子,脾气变好了,不然的话,你今天可能连门都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打不死你丫个鳖孙儿!

    闻言,邱嘉茗有点哭笑不得,点了点头,语气充满了感慨:“我知道,谢谢你,你的宽宏大量,显得我当初更是十分的小肚鸡肠。傅槿宴选择你是对的,你确实比我好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谁比谁好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宋轻笑神情坦荡,表情自然:“好与不好,不过是看你用什么事情来比较,没有谁比谁更高贵,大家都是一样的,所以你也不必太过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……”

    邱嘉茗喃喃的自语,脸上的表情从迷茫渐渐地变得豁然,最后扬起了真挚又释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轻笑,谢谢你。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微笑着点了点头,心中却在说:我靠!你明白啥了?我还没明白呢!

    两个人坐在一起又闲聊了一会儿,邱嘉茗便提出了告辞。

    宋轻笑挽留了一下,见她执意要走,便也没有再勉强,将她送出门,目送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宋轻笑坐在沙发上,脑海中回想着刚才邱嘉茗说的事情,嘴角慢慢的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。

    傅、槿、宴!每次的事情都是你丫的引起来的,很好,你成功的惹怒了我,惹怒了一个刚刚生完孩子,正因为坐月子而心情烦躁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我宣布,你丫的死定了!

    还在公司的傅槿宴并不知道,自己已经被自己的亲媳妇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家之后,他经历一场灵魂之间的拷问,顺带着还有一次痛苦的经历。

    嗯,没办法,想让一个憋了许久的人受些小折磨,简直是太轻而易举了!

    这一夜,傅槿宴几乎是一夜未眠,浴室的水几乎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时间飞逝,转眼间,宋轻笑终于熬到了坐月子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这一天,她小心翼翼的脱掉衣服,然后……一个猛子扎进了浴缸里面,感受着温热的水在身体上流淌的感觉,忍不住扯开嗓子,唱了一首激情奋昂的歌。

    “亚拉索,那就是青藏高原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躺在床上看书,听着浴室里面传来的鬼哭狼嚎,顺带着还破了音的恐怖歌声,不由得抽了抽嘴角。

    怎么办,因为这个歌声,特么的他居然有了想要离婚的冲动!

    太难听了!

    想了想,傅槿宴又连忙摇了摇头,“不行不行,好不容易骗回来的媳妇儿,怎么能放走,忍忍吧,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如此安慰自己一番之后,他觉得心情好了许多,拿过一旁抽屉里面的耳塞,戴上。

    呼!整个世界都安静了,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的看书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是宝宝的满月宴,一大早,宋轻笑就被拎起来开始收拾准备,睡得迷迷糊糊的她恍惚间以为,自己又回到了结婚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那天,她也是一大早就被无情的从被窝里拎起来,然后一堆女人围着自己折腾,简直就是噩梦!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再结婚了,不要!”

    宋轻笑闭着眼睛,挥舞着手抗拒着,冷不丁头顶被拍了一下,将她的困意一下子拍没了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,就看到傅槿宴黑着一张脸,站在自己面前,语气阴森的问:“你还想和谁结婚?”

    宋轻笑懵逼的眨了眨眼,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摇了摇头,像是一个拨浪鼓一样,“没有没有,你误会了,我以为我又回到了刚结婚的那天,被折腾得差点儿疯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说不下去了,抬头对着他呲着牙讨好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看着她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,傅槿宴嫌弃的撇了撇嘴,伸手在她的头顶又揉了揉,没好气的说道:“赶紧起来吧,今天是宝宝的满月宴,一会儿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再赖床,耽误了时间,妈来了一定会念叨你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闻言,连忙点了点头,一溜烟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冲进卫生间洗漱。

    一切收拾妥当之后,家中的客人也已经来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宋轻笑大致的看了看,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呵!这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了啊,还真是齐全。

    此时,她不由得庆幸自家的格局够大,不然的话,还真装不下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眸光一闪,她看到了陪在傅夫人身边的沈心愿,不由得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自己生孩子的时候,除了傅思带着她老公来看了看她,沈心愿和霍子桦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,像是不知道她生孩子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对此,宋轻笑表现的不以为然,他们本来关系就不怎么好,现在不见面也挺好的,少了许多争议,大家相安无事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却又看到了她,还是很惊讶的,而且宋轻笑仔细的看了看,发现沈心愿的脸色不是很好,一副很憔悴的模样,一点没有二十几岁的小姑娘该有的清透水灵。

    恐怕又是和霍子桦吵架了吧。

    宋轻笑很是“理性”的分析了一下,随后轻嗤一声,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吵不吵架跟我有什么关系,反正都是不怎么相关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喃喃自语一声,皱了皱鼻子,便向着厨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一大早起来,又是布置,又是照顾那个小祖宗,她到现在还一口饭没吃,肚子已经饿瘪了,急需找些食物来补充一下体力。

    冯妈在厨房准备着餐点,听说她饿了,连忙拿出一块糕点递给她,“先吃这个垫一垫,别的还没有好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就这点好,吃东西不挑,有的吃就行。

    当她拿着小勺子正挖着糕点往嘴里送时,冷不丁,身后传来一声呼唤:“轻笑。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她扭过头去,惊讶的发现,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……宋清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