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六章 有生之年系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这些时间,他一直陪着邱嘉茗四处散心,去了很多地方,见识了许许多多以前没有机会见过的风景,她的性格逐渐变开朗起来,变得爱说爱笑,像一个正值青春的少女一般,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是华少翔过得最幸福的时光,他甚至都要忘却了其他人的存在,眼中心中都只剩下眼前这个人,她的一颦一笑,都深深地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只是前几天,两个人商量好了,准备去市逛一逛,那里正在举行风车展,据说景色很不错,可是没想到,临到要订机票的时候,邱嘉茗却改变了主意,提议先回市一趟。

    得到这一消息,华少翔顿时不安起来,他心中忐忑,以为她还是没有放下,所以……

    这一路上,他的心情始终都不是很好,显得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,邱嘉茗告诉了他真正的原因,他才明白,是自己想错了,是自己的小心眼儿,险些误会了心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华少翔心中涌上了浓浓的愧疚,他双手捧住邱嘉茗的脸颊,深情的望着她说道:“嘉茗,对不起,我差点儿就误会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也有我的责任,是我没有提前说清楚,”邱嘉茗摇了摇头,神情淡然,“不过你要是真的觉得对我愧疚的话,那就一直给我做饭吧,一天都别落下。”

    华少翔听着这句话,心中受到了强烈的颤动。

    一天都别落下……

    她的话,仿佛是一句郑重的承诺。

    华少翔用力的点了点头,忍住心中的激动,轻声说道:“好,我答应你,我会为你做一辈子的饭,只要你愿意吃,我会一直为你做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邱嘉茗望着他,眼眸中满是柔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宋轻笑没想到,居然会在自己家门口看到邱嘉茗,当时就被吓了一跳,揉了揉眼睛,确定自己不是坐月子坐得出现幻觉了,顿时心中爆出一声“卧槽”!

    这个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“有生之年”系列?

    眨了眨眼,宋轻笑保持着淡定,将人迎了进来,笑得十分客套,“嘉茗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都没说一声,这么突然的出现,简直太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天刚回来的,在这儿呆两天,然后还要走。”

    还要走啊……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悄悄地松了一口气,然后又在心里鄙视自己的这种行为:太小肚鸡肠了!怎么能这样呢!

    她恼怒的拍了拍头,结果一上手……我靠!好油!

    这时,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,因为自己坐月子的缘故,已经好久没有洗过头发了,现在头发油得,苍蝇在上面都可以劈叉了!

    看着眼前邱嘉茗打扮得光鲜亮丽的样子,再想想自己一副邋里邋遢的形象,宋轻笑的心中顿时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!

    邱嘉茗却是没有在意这些,坐在沙发上之后,她将自己手中提着的袋子递了过去,笑着说道:“听说你当妈妈了,希望我的这个祝贺送来得还不算晚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没想到她居然是给自己送礼物来的,更是有些惊讶,接过来之后,连忙道谢:“你来看我就已经很好了,还送什么礼物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送给小宝宝的,你可别贪污了哦。”邱嘉茗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,她张望了一下,好奇的问道:“对了,小宝宝呢,我可不可以看一下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将礼物放下,起身带着她进了婴儿房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刚才给他喂过奶,所以他睡着了,我就把他放在房间里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小宝宝睡了,邱嘉茗的动作放得很轻,生怕吵醒了他,屏气凝神,小心翼翼的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宝宝长得好可爱啊,和傅槿宴很像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我也觉得他长得挺像槿宴的,”宋轻笑笑着说道,“好在你是这几天过来的,要是他刚生下那几天,那可是很丑,皱巴巴的像个小猴子,我都要怀疑,我生下来的,是不是一块抹布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邱嘉茗一阵哭笑不得,“哪有说自己的孩子像是抹布的,你这个当妈的也太不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小孩子嘛,刚生出来的时候,都容易让父母怀疑世界,不过好在这几天长开了,就变了个样子。我这几天因为坐月子,一直在家里陪着他,所以确定不是有人偷偷地换了我的孩子。”说着,宋轻笑颇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听到她这样说,邱嘉茗笑得更是开怀,只是顾及着宝宝还在睡觉,所以也没敢发出声音,只能捂着嘴,拼命地压抑着笑声。

    看着她憋得这么痛苦的样子,宋轻笑主动提出回到客厅去聊天。

    两个人回到客厅,坐在沙发上,邱嘉茗才终于能放肆的笑出声来,“哈哈哈,轻笑啊,你还真是个活宝。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她的神情有了些许变化,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,脸上的笑意也在收敛,慢慢的,变得有些恍惚的样子,“或许就是因为你的性格,才会吸引他的注意吧。你这样爽朗又活泼的性格,抛开之前的事情不说,我也是很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语气中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慨。

    宋轻笑闻言,有些懵逼,下意识的说道:“为什么?你不是一直都很讨厌我吗?”

    那种见到我就是满满厌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当时我们爱着同一个男人,哦,不对,那个时候,你都不喜欢傅槿宴,”说起这个,邱嘉茗换上了一脸的郁闷,“这才是让我更无法接受的,别的不说,你都不喜欢他,他还死抓着你不放;我喜欢他,人尽皆知,他却一次一次的毫不留情的拒绝我,这样的落差,让我怎么受得了,我自然也就看你越来越不顺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干笑了两声,突然屁股向后挪了挪,伸手捞过一个抱枕,抱在胸前,很是严肃的看着她,“你今天不是来找我算旧账的吧?我可告诉你哦,虽然我刚生产完,但我是顺产,恢复得快,现在身体倍儿棒,打你一个不算什么,你可要想清楚,不要冲动啊!”

    邱嘉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二货,我当初竟然会和她过不去,我的脑子也是瓦特了吧……

    这特么就不是正常人啊!什么脑回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