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五章 宫寒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看着她一副惊讶的表情,霍子桦心中别提有多爽快了。

    让你没事就质疑我?现在相信了吧,我没有问题,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惊讶吧,不敢相信吧!就是因为你总是疑神疑鬼,才怀不上孩子!

    顺其自然,懂不懂得什么叫做顺其自然?

    为了掩盖自己的好心情,霍子桦轻咳一声,一本正经的说:“愿愿,结果你也看到了,我的身体很健康,没有任何问题,所以以后你不要再怀疑我了,这样真的很伤人,我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过?我比你更难过!”沈心愿手指用力,将那份检查报告慢慢的揉皱,“不是你的问题,那为什么我一直怀不上孩子,为什么!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狰狞的样子,霍子桦皱了皱眉,想到一种可能,偷偷地瞥了她一眼,小心翼翼地说:“你的结果还没有出来,没准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被沈心愿一声尖锐的声音打断,“你什么意思?你说是我的原因吗?我告诉你霍子桦,我身体好得很,就算是有问题,也绝对不是我的问题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知道,我知道,我也就是随口一说,没有十分的肯定。”霍子桦又是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哄着她,“但是既然来检查了,总要看一眼结果啊,我的已经出来了,你的应该也出结果了,我们去看一眼,好吗?就当是求个心安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想了想,点点头,面色不虞的说道:“那好,去看看,省得你到时候再赖到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便乘着电梯去到了另一科室,刚出电梯,就听到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,“三十一号,沈心愿,沈心愿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,我在这儿。”沈心愿连忙快步走过去,接过护士手里的报告,迫不及待的翻开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沈小姐,检查发现,你的身体有些不健康,你有宫寒的症状,所以很难怀上孩子。”护士在一旁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沈心愿闻言,正在翻报告的手猛地一顿,随即抬起头,瞪圆了眼睛,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,“你刚才、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体质虚寒,有宫寒的症状,所以怀孕会比较有难度。”护士耐心的再次重复了一遍,“但是你也不要太过于担心,你还年轻,只要尽快的接受治疗,相信用不了多久,身体就可以康复了,到时候,你就可以正常的受孕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对着两人微微颔首示意,转身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沈心愿捧着那份检查报告,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此刻已经不见任何血色,只剩一片苍白,十分的难看。

    霍子桦站在她身边,将刚才两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,惊诧之余,心中还涌起了一股难以言说的兴奋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就说了,不是我的问题,绝对不是我的问题!

    现在结果出来了,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

    呵!我看你以后还怎么有底气在我面前耀武扬威!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中翻涌的兴奋,抚上沈心愿的肩膀,柔声劝慰她,“没事的,愿愿,你别伤心,也别难过,护士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,只要你按时接受治疗,你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,我们也会有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,真的可以好起来吗?”沈心愿抬起头,泪眼婆娑的看着他,难得的展现出柔弱的一面,“子桦,我好害怕,我没想到居然是我这里出了问题,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说着,眼泪再也忍不住,决堤而出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没事的,我会陪着你,一直到你身体恢复为止的。”霍子桦将她拥入怀中,柔声的安慰,只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他嘴角上扬的弧度,却是异常的刺眼,

    他翻身的机会,似乎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沈心愿哭了一会儿,情绪渐渐的平稳下来,这个时候,她再也不像刚来的时候那样的趾高气昂,被霍子桦牵在手里,像一只柔顺的小绵羊,随着他去挂号排队,准备接受治疗。

    另一边,市机场,一架飞机渐渐停落,过了一会儿,大批乘客从里面缓缓走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,有两个十分眼熟的人,却是之前离开的邱嘉茗和华少翔。

    只见他们随着人流走出来,随后拿到了行李箱,走到机场外,招了一辆出租车,坐上车走了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“嘉茗,咱们回来的事情,你有告诉傅槿宴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邱嘉茗摇了摇头,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象,语气淡淡的说道,“本来这一次也不过是刚好路过,所以回来看一看,呆两天,没有通知他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淡然的神情,华少翔抿着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车里静寂无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只柔嫩温热的手覆在了他的手背上,轻轻握住。

    华少翔抬起头,猝不及防的对上一双笑意潋滟的双眸,好笑的问道:“都这么久了,你还不放心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胆小。”

    华少翔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,顿时有了一种心事被看穿的感觉,很尴尬,俊俏的脸上渐渐染上些许红晕。

    邱嘉茗见状,无奈的叹了口气,决定不再卖关子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实话告诉你吧,我一次我确实不是心血来潮想要回来的,只是我看到我以前的同事发的朋友圈,上面写着‘恭祝老板喜得贵子。’我就好奇的问了一句,才知道宋轻笑已经怀孕了,前几天刚刚生产,是个男孩儿,所以我想着,于情于理也都是朋友,他做爸爸了,我去祝贺一下,也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握着华少翔的手,举至唇边,轻轻地吻了吻,偏头一笑,语气隐含歉意,“少翔,很抱歉我一直瞒着你,没有说实话,只是我担心你会不高兴,所以想着我偷偷去看看好了,但是我又不想骗你,那样对你不公平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华少翔确实是没想到,居然是这个原因,一时之间有些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