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三章 男孩子的妈妈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瞄了她一眼,好脾气的一笑,“获奖感言倒是没有,我的直觉只是比某些人的直觉强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撇撇嘴,“当然了,那是你的孩子,又不是我和笑笑的孩子。这有什么好嘚瑟的,都是做爸爸的人了,幼稚不!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和我老婆的孩子?这话你也说得出口?

    不怕我直接把你掐死吗!

    欧珊珊满脸欢喜的将小不点抱起来,看着他慢慢长开的五官,心里软得跟鹅毛似的。

    “瞧瞧这小子,多像我家笑笑呀,以后长大了还不得是个颠倒众生的大帅哥,迷得一帮子女生神魂颠倒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笑笑?”傅槿宴非常敏感的捕捉到了关键词,淡淡的反问。

    他怎么听着,这孩子像是他媳妇跟欧珊珊生的一样!

    心里有点堵!

    欧珊珊在孩子脸上偷亲了一个,望着他天真无邪的睡颜,得意的一哼,“那当然啦,我和我家笑笑在一起的时候,你都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蹲着画圈圈呢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转头看着满面笑意的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真可爱,对了,笑笑,给他取名字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呢,名字一直都没有定下来。”宋轻笑摇摇头,“明明看着做事挺果断的一人,没想到在孩子的名字上纠结了大半年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,名字要用一辈子,选一个满意的当然最好啦,有时候灵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来的,不着急不着急。”欧珊珊难得的站在傅槿宴这边。

    毕竟,她当初怀孕的时候,也为孩子的名字纠结了很久,最后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好听的。

    “这下好了,一次就生个儿子,你以后也不用再愁了。”欧珊珊看着她,抱着孩子坐在床边,突然满脸同情,“不过呀,我得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,我们男孩的妈妈,特别容易陷入更年期里面拔不出来。就像我家那混小子,在家里就是一魔王,简直分分钟把我气炸的节奏。别看着外表乖巧可爱嘴甜,特么的都是幻觉,幻觉!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,欧珊珊就来气,小孩子,尤其是男孩子的精力真的这么好吗?把家里捣成了一锅粥,还洋洋得意的问她他的劳动成果怎么样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是在心里默念了多少遍“这是自愿生的”,才控制好自己,没有将他拎起来打一顿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闭眼睡得正香的儿子,突然有点不确定,“有那么夸张吗?姗姗。我看越洋又懂礼貌嘴巴又会说,每次见到我都亲热得不得了呢,抱着大腿干妈干妈的叫,我的心都软成棉花糖了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翻了个白眼,“你自己以后就知道小孩子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了,上一刻还是天使,下一刻化身魔鬼,自由切换无卡点。同样的,我们这些男孩的妈妈,上一刻还是么么哒,我的亲亲好儿砸,下一刻就化身咆哮帝,心里p,嘴上一通批。哪天家里不鸡飞狗跳我就阿弥陀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多少次产生过将那混小子塞回去的冲动。我们这些男孩子的妈妈呀,最后多半是死于嫉妒!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得目瞪口呆,实在是被欧珊珊描述的这形象生动的场面给震慑到了,产生了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欧珊珊看见宋轻笑样子,哈哈一笑,突然又开始安慰起她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呀,这么折腾都会苦尽甘来的,你想想,你现在生了个儿子,以后他们绝对会拐一个漂亮可爱又懂事的女孩子回家的,到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赚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略一沉吟,然后点点头附和道:“你说得也是,事情都有两面性,生个儿子也挺好的,以后越洋就有个小弟弟,小跟屁虫了,走到哪里都带着,多有趣呀。”

    “嗷……你还我的儿媳妇!”欧珊珊突然哭丧着一副脸,控诉的看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就无语了,要不要这么念念不忘啊,这事哪里是她能够控制的,要怪就怪傅槿宴去。

    “安啦,我家干儿子长得这么帅气,嘴巴又这么甜,你还愁什么儿媳妇呀!绝对是众女争抢的存在。”宋轻笑用一副“你真没出息”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哼,但愿吧,就他那个性子,也不知道哪家姑娘受得了他。男大十八变,越变越混蛋!”欧珊珊一点信心都没有,他儿子的性格怎么看都不像他爸。

    难道,是……随她?

    槽,这怎么可能,她明明是一个热情开朗外向的女人,才不是那种分分钟折腾死人的惹祸精。

    与傅家欢天喜地相反的是霍家,或者说是沈家。

    沈心愿得知宋轻笑生了个儿子,并且很得傅家一家老小的心后,立马就坐不住了,急匆匆的找到正在家里埋头加班的霍子桦。

    “子桦,你知道吗?宋轻笑生了个儿子,这可怎么办呀?她地位稳固了,以后在我面前岂不是更嚣张了?”

    霍子桦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,随即放下手头事物,安慰道:“放心,愿愿,我们一定也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都这么久了,我的肚子还是没有一点动静,我们都往医院跑了多少回了,你还记得吗,医生每次都说没有没有,这话我都听烦了。现在宋轻笑都抢在前面了,你让我怎么甘心!”沈心愿受不了似的大吼一声,发泄着自己心里莫名的怒气与危机感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宋轻笑的生活过得越是好,她就越是感觉到一种浓浓的危机与愤恨。

    似乎,只要宋轻笑过得悲惨,她就是一个人生的大赢家了似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种想法很变态,也很沈心愿!

    霍子桦看见沈心愿又这样子了,心里有些烦躁,他也很想要一个孩子,这样,他的地位才会更稳固,沈心愿就会越对自己下不了狠手,但他们明明故意要了这么久,沈心愿的肚子却仍旧没动静。

    但他不能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只有留给自己消化,他温柔的安慰着沈心愿,“愿愿,我知道你对孩子的那种浓浓的爱与期盼,但怀孕这事真的急不得呢。我有一个同事呀,夫妻两要了好几年,都没有孩子,并且双方也去无数个有名的医院检查过,身体都没毛病,但就是怀不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