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一章 笑笑要生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欧宫越闻言,嘴角扬起一抹苦笑,点了点头,像是在回答她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,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他拿起笔,在请假单上洋洋洒洒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又递还给她:“拿去人事部录入,你就可以放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完全可以。”宋轻笑对着他比了一个“k”的手势,然后微鞠一躬,笑着说道,“那欧总,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,先走了,等着我养好身体再杀回来!”

    她说完,挥了挥手,转身潇洒的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身影隐没于门后,欧宫越静静地坐在那里,片刻之后,嘴角扬起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也经常偷偷地去到宋轻笑的办公室附近,装作不经意的打量她,眼睛总是不自觉的就会滑到她的肚子上去,看着已经有了起伏以后会变得越来越大的肚子,他就觉得心里像是堵了一口气,很是憋屈。

    心爱的女人怀孕了,还不是自己的孩子,他能开心得起来吗?

    现在宋轻笑请假回家养胎生孩子,对于他来说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虽然暂时少了一个优秀的设计师,但是趁着这段时间,他可以好好地想一想这段感情,想一想,还有没有继续的必要……

    傅槿宴下班回家,听说她已经请了假,心情顿时十分愉悦。

    自家媳妇儿终于远离某个虎视眈眈、不怀好意、动机不纯的人了,他能不兴奋吗?要不是他还想保留自己高冷的气质,现在都要忍不住跳一段了好吧。

    兴奋的傅槿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,无奈之下,拉着宋轻笑又进行了一次夫妻间的“友好会面”,美其名曰: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对此,宋轻笑只有一种感受:打死你个龟孙儿!

    时间荏苒,一晃几个月过去了。

    周末的闲暇时间,阳光明媚,春暖花开,花园里面生机盎然,一个柔媚的声音在其中响起,“哎呀,你不要挖那里嘛,种得太密了不太好,花会长的很丑的。”

    被“警告”的傅槿宴抬起手腕,抹了抹额头上的汗,没好气的看了坐在秋千上,悠哉自在的宋轻笑,冷哼一声,“不是说你要和我一起种吗?怎么你还在那坐着不动弹?”

    宋轻笑“咔嚓”一口,将手里的蜜瓜一口咬进嘴里,嚼了嚼,才口齿不清的说道:“我确实是想陪着你一起的,但是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,一低头连脚都看不到,怎么帮你?况且让我这个样子下地干活,你忍心吗?这是虐待孕妇啊!”

    她说完了,又是“咔嚓”一口,另一块蜜瓜也被吃进嘴里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状,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宋轻笑是怎么想的,前两天她看电视,突然心血来潮,想要在自家的花园里面种小野玫瑰,那是她最喜欢的花。

    自家老婆都开口了,傅槿宴自然没有拒绝的余地,联系了花匠,将花园中清出一片地,准备种植。

    种之前,宋轻笑兴致勃勃,大言不惭的说要和他一起动手,这样比较浪漫,也比较有纪念意义。

    傅槿宴没有拒绝,毕竟他心里明白,能实施的可能性——很低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:他堂堂一个大公司的总裁,穿着围裙,带着手套,手里拿着一个铲子在……刨地!而另一位小仙女,坐在秋千上,旁边放着一盘子已经洗干净切好的水果供她吃,还有温热的果汁给她解渴,两个人的待遇差距不要这么大好吗?

    叹了口气,傅槿宴认命的继续弯腰劳作,任凭她在一旁时不时地指挥一下。

    当然,指挥是她的事,听不听是他的事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这么的理直气壮!

    他专心的弄了一会儿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东西掉落的轻响,然后就听到宋轻笑压抑着的痛苦的呼声,“槿、槿宴,快来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傅槿宴心里咯噔一声,连忙扔下手中的铲子,快步走过去,扶着已经弯下了腰的宋轻笑,语气焦急的问道:“笑笑,你怎么了?是肚子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肚子好疼……”宋轻笑说话的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,脸色苍白,布满了汗水,“我好像是,是要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要生了?!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就是一惊,他记得预产期还有几天,怎么今天就……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他一伸手,直接将宋轻笑打横抱起,快步走回屋子,一边走,一边急速的喊道:“冯妈!快点准备一下,立马去医院,笑笑要生了!”

    一听说宋轻笑要生了,冯妈也是一脸的焦急,拿出早就已经预备好的物品,跟在他们的身后,坐上车,便风驰电掣的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在路上,冯妈就已经按照傅槿宴的吩咐,给医院打了电话,所以一到医院,门口便已经有医生和护士在候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将已经没有力气说话的宋轻笑抱上推车,握着她的手,随着一起跑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坚持一下,我们已经到医院了,马上就可以生了,生完就结束了,别怕,别怕,我一直都陪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微阖着眼睛,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,眼角一直有泪水在蔓延——疼的!

    麻蛋,还没生就这么疼!

    终于推进了手术室,傅槿宴却被拦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这位家属,这里你不能进去,请在外面安心等待,有什么事情,我们会及时通知你。”一位护士说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难掩脸上的焦急之色,“可是我老婆她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那丫头疼得冷汗都出来了,他能不担心吗。

    护士微微一笑,安慰道:“你别担心,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的,这是正常现象。”

    善良的她没敢说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,要是知道生孩子后面会更疼更恐怖,这位看上去很爱老婆的帅哥怕是要哭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不顾一切的冲进去,他们可拦不住啊。

    护士进了产房之后,傅槿宴就在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,没办法,他完全坐不住,只要一想到宋轻笑正在里面受苦,他就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看她刚刚在车上疼得一脸苍白,冷汗直冒的样子,他的心就疼得不能呼吸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,饶是定力如此强大,也心里慌乱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老天保佑,保佑笑笑平安生下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