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章 请假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哪有,我一直都有惦记着你的好不好?”宋轻笑噘着嘴,很是认真的说道,“只是我这个人比较内敛,也比较矜持,不会随随便便的将自己的感情说出来,那样多没意思啊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傅槿宴哭笑不得的回答,只觉得她的歪理是一天比一天多,根本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他微微松开环着她腰的手,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眼睛注视着她,很是认真的问:“所以我们回家吧,好吗?家里那边,爸妈也很想你,妈还一直说要来照顾你,不管你愿不愿意,也要亲自去和她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说傅夫人要亲自来照顾自己,宋轻笑瞪圆了眼睛,忙不迭的摆手拒绝了,“不行不行,还是别让妈这么辛苦了,我自己一个人,有冯妈照顾着就可以了。而且我还要上班,至少也要把手头那几项工作处理完了,再休假吧。”

    我很忙的,有很多事情,所以千万不要让她来啊!

    不然……我的那些小毛病一定会被发现的,那到时候我的形象啊就全都没了!

    不要!我的内心是拒绝的!

    傅槿宴只是看了她一眼,就能明白她在想什么,不由得摇了摇头,感到一阵好笑。

    没办法,心思单纯的人是藏不住心事的,眼睛就已经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求,那我自然也不会拒绝你,那好吧,回去的时候和妈说一声,让她就不要过来了,没事的时候还是可以来的,但照顾你就算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连忙点了点头,像小鸡啄米一般,让人不禁有些担心,她那纤细的脖颈能不能支撑得住她这么大力的摇晃。

    商量完毕,两人也溜达得差不多了,傅槿宴便搂着她回到屋子里,和宋氏夫妇提出了要离开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说他们要走,苏梅也是一百个不情愿,心中充满了不舍,“才回来几天就要走,这也太快了吧,再待一段时间吧,在这儿我还能帮着照顾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说话,傅槿宴心中苦笑:果然是亲母女,说的话都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他脸上的带着些许歉意,笑道:“不是我们不想待了,只是已经出来这么久了,我公司那里还有许多工作要处理,笑笑那边也是,她想要把手头的工作尽快处理完毕,然后再回家修养,所以我就想着,趁着她月份还不大,赶紧回去,不然等她的肚子真的大起来了,行动什么的都更加的不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听了,点了点头说道:“确实是,年轻人要以事业为主,况且你是公司的领袖,不能太长时间缺席,那是对底下的员工的不负责;笑笑既然懂得责任心,我们也不能横加阻拦。小梅啊,你别忘了,笑笑已经出嫁了,你不能再像当初那样将她留在身边了,这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我就是……有些不舍得。”苏梅说着,眼眶有些泛红,但是她强忍着,没有流出泪水。

    她抽了抽鼻子,拉着宋轻笑的手,交代着,“笑笑啊,那你回去记得照顾好自己,不要总是任性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你现在有孩子了,要多为他考虑考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妈,您就放心好了。”宋轻笑点了点头,心中也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两母女拉着手,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停,傅槿宴见状,也没有打扰,先行回到楼上去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两个人原本只是来小住,东西并不多,简单的收拾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提着行李箱下来的时候,那两个人还在拉着手道别,一旁的宋华年一脸的无奈,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:“我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可以说这么久,而且我完全插不进去话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见状,也是哭笑不得,迫不得已还是出声打断了含情脉脉的两人,“妈、笑笑,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,你们看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看了看他手里提着的行李箱,又看了看眼含热泪的苏梅,狠了狠心,松开了手,“妈、宋叔叔,那我们就先走了,以后有时间我们再回来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拉着傅槿宴的手就往外走,一副身后有鬼在在追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快点儿走,更加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不过有的人的性格,就是那么的随遇而安——好吧,通俗的讲,叫做“没心没肺”!

    宋轻笑走的时候那么不舍,还掉了几滴眼泪,委委屈屈的样子,看得傅槿宴心疼得够呛,搂在怀里又哄又亲的,好不容易才劝好,结果回来的第二天,她就已经精神充沛,分分钟就能上天的架势,看得他眼角抽搐得像是要中风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语的想到:这货的自我修复能力真好,他自愧不如,自愧不如啊!

    虽然事先有请假,但是一走就是一个月,宋轻笑也是挺不好意思的,所以回到市,休息了一下,她便又回到了公司,每天专心致志的处理着手头的工作。

    因为专心的缘故,在再加上本身的实力,所以没过多久,积压在手头的工作就已经处理得干干净净,非常完美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记录工作的小本本上被划得干干净净的,宋轻笑很是自得的点了点头,推开椅子站了起来,手中拿着自己的请假条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到欧宫越的办公室门口,她深吸了口气,轻轻地敲了敲门,听到里面一声沉稳的“进来”的声音,她握住门把手,缓缓的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欧总,我找您有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抬起头,看到是她,有些惊讶,随即看到她伸过来的那张纸条,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工作都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“处理好了,一切事宜我都交接完毕了。”宋轻笑点了点头,“还请您批准一下,让我回家养养胎,生个孩子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被她的说法逗得一笑,摇了摇头,语气有些无奈,“怎么生孩子这么大的事情,到了你嘴里就跟小孩过家家一样?都要当妈的人了,还这么的孩子气,以后怎么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是还有我家槿宴呢嘛,有他在,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