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九章 蓝蓝她一大早就走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想到自己答应过的话,顿时无fuk说,只得鸵鸟似的将自己往水下缩了缩,却被傅槿宴抱起,一个提溜,又重新露出水面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全被看完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夫人,你这一怀孕,我吃素吃了两个多月啊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脸彻底红成了猴子屁股,心里被逗得痒痒的,身上的温度也不自觉的高了起来,低下头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“今晚,你打算怎么好好补偿我一下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……呜呜呜呜呜……”宋轻笑的娇嗔被堵了回去,再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饿了好几个月的可怜巴巴的傅大总裁,顾忌着宋轻笑肚子里的孩子,这个晚上仍旧没有吃饱。

    只能算是吃了个半饱吧!

    宋轻笑却累得浑身的骨架都快要散架了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相拥着,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宋轻笑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,她摸摸旁边的位置,被窝里早就凉了,于是也起床洗漱去。

    下了楼,看见傅槿宴正在和宋华年下棋,她走过去围观了一会,觉得无聊,又寻着香味跑到厨房去帮忙。

    只是,为什么今天没有看到宋清蓝的身影?难道她还在房间里没出来?

    宋轻笑摇摇头,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抛到脑后去了,专心的帮忙,以及……偷吃。

    直到在吃饭时,四人围成一圈,仍旧没有看到宋清蓝时,宋轻笑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,“姐姐怎么还不下来?我去叫叫她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伸出手,比了个坐下的手势,“不用去了,笑笑,蓝蓝她一大早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宋轻笑满脸懵逼的反问。

    这是啥意思?她为毛听不懂呢?

    “今天早上一早,蓝蓝就拎着皮箱,跟我和你妈妈说,她有急事,要回一趟美国。具体是什么事她没有说。我劝说了一会,她仍旧坚持要走,最后,我也无奈了,只好让她走了。哎,果真是女大不由人了。”宋华年颇为惆怅的感慨,“你说那孩子昨天才到家,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走了,也不说原因,这算个什么事呀。明显就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有点心虚,该不会是她昨晚说的那番话引起的这事吧?

    但是她又没说错,她为毛要心虚呀。

    宋轻笑,挺起胸膛做人!

    “哦,那姐姐可能真的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吧。不然她也不会这么白白折腾的,你说是不是啊宋叔叔?”宋轻笑善解人意的开导着,“况且姐姐也是大人了,做父母的呀,就要适当的放手,相信她。”

    苏梅看着宋华年的兴致不如昨天,连忙夹了一筷子他爱吃的菜,温柔的说道:“先吃饭吧,不然饭菜就凉了。有什么话我们待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于是,四人便动起了筷子。

    因为原本来的时候,就打定主意要在这里住几天,却没想到会碰见宋清蓝,当时宋轻笑还在纠结是否要留下来,毕竟她还记得,孕妇的心情是很重要的,开始的时候她还能没事就去挤兑挤兑,但是总不能一直这样啊。

    挤兑人也是很耗费心神的,毕竟在她的自我认知里,自己是一个天真无邪、单纯可爱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好了,宋清蓝已经走了,虽然她很讨厌宋清蓝,但是本意却没有赶她走的意思,不过现在这样,感觉也还不错,没有闹心的人在眼前晃悠,日子更加的顺心了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很是理所当然的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有着苏梅的精心调养,再加上月份一天天的大了起来,宋轻笑的孕吐反应渐渐地消失了,再也不是吃什么吐什么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笑笑,你确定还要吃吗?”傅槿宴看了看她手里正捧着的一个碗,里面的饭已经下去了一大半,在此之前,她已经吃了三碗饭了。

    三、碗、啊!

    他最饿的时候都没有吃过这么多,这是要养猪的节奏吗?

    对此,宋轻笑却没有多大的感觉,手里筷子都没有松开,看都不看他,只是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,“怎么了吗?我好饿啊,感觉肚子里面还是空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闻言,下意识的又看了看她的肚子,将近四个月,肚子已经渐渐地显出了轮廓,有了些许起伏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肚子,还说是“空的”?骗鬼呢啊!

    坐在他们对面的苏梅见状,笑了笑,解释道:“槿宴啊,你不用担心,现在正是笑笑肚子里面的宝宝吸收营养的时候,所以她吃的会比较多,这样胎儿也能长得更健康。放心好了,我也是生过孩子的,不会让她出什么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至少,不能让她因为吃得太多而出问题,那就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看到有经验的老手都已经这么说了,傅槿宴也便不再多说什么,只是一脸纠结的看着宋轻笑愉快地将剩下的饭又统统塞进了嘴里,默默地捂住了脸,心中还在暗自庆幸:幸好幸好我挣得还不算少,不然的话,可能都要养不起了,太恐怖了!怀孕的女人战斗力bangbangbang的啊!

    吃过饭后,傅槿宴陪着她在花园里面转了几圈,运动运动——主要是溜溜食,然后和她提出了回家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回去了吗?”宋轻笑轻皱着眉头,眼睛里有着不舍,“可是我们才来没几天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深吸了口气,尽量让自己的嘴角抽抽得不是那么严重,“咱们来了都快一个月了。二十一天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宋轻笑没想到他将日子记得那么精确,瘪了瘪嘴,还是有些不乐意,“我不想回去,回去之后,你要去公司,我也要去上班,一天的时间,都见不到多久,我会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原本以为是她不舍得宋家,却没想到是这个原因,当时就愣住了,片刻之后,嘴角蔓延出些许笑容,江湖人称——傻笑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他将宋轻笑拥入怀中,轻抚着她的头顶,柔声的说:“公司那边,你若是不想去就不去,本来你就怀着身孕,很多事情都不方便,我也担心你会出什么危险;至于想我这件事情,我很高兴,至少你这个小没良心的终于知道惦记着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