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八章 不欢而散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不过是在一个开业典礼上见了一面,话都没说一句,你就好意思说我老公是属于你的?啧啧,不得不说,现在的人,妄想症真的很严重啊,不去治治,以后可怎么得了,看见什么都说那是属于自己的东西,那这个人去街上踩到一坨狗屎,是不是也要说狗屎是自己的,然后奉若珍宝的捧回家供起来?不让别人觊觎?”

    阿米托福,傅槿宴,我可没说你是狗屎啊,我这只是比喻,比喻!

    宋轻笑噼里啪啦说完之后,才觉得自己好像用的比喻不太对,但万幸的是,此刻傅槿宴没在这里,不然,非得记上她一笔,跟她秋后算账不可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侮辱人很有意思吗?”宋清蓝气得鼻孔冒烟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很有意思,”宋轻笑微微一笑,学着傅槿宴的样子,试图营造出强大的威压,“况且,人必先自重,而后才能不被辱,这个道理想必你还不懂吧?没关系,今天我就教教你怎么做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清蓝的脸都要扭曲了,她瞪着眼睛,咬牙切齿的说:“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,我才不需要你来教,你有什么资格?一无是处的丑小鸭而已。有哪点比我好?”

    嘿,这个女人还在巴着以前那点破事不放,尼玛有意思吗?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还时不时拿出来说说,好寻找优越感是吧?

    “就是,我哪点都不如你好,要说唯一比你好的,大概就是嫁了个好老公吧。”宋轻笑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,反正宋清蓝哪里痛,她就戳哪里,她还就不信了,手里有一个大王,她还会输不成。

    “你别得意得太早。”宋清蓝伸手指着她,似乎觉得宋轻笑这种女人,早晚会失去傅槿宴的恩宠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只是想告诉你,你这样做是没有任何结果的,不如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。”别来打扰她的生活了,跟苍蝇似的,真的很烦。

    宋轻笑叹了口气,继续耐心的劝说,“之前你做的任何事,我都可以不计较了,包括你纠缠槿宴,开车撞我们,还有拔掉我妈的氧气管的事,我都可以通通不计较,我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。执念太重的后果很可怕,承受不起的。该是你的,我怎么也抢不走,不该是你的,这辈子你都得不到。我觉得我现在应该是很耐心的跟你说了,真的,自从怀孕后,我很久没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人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感谢你的心平气和,我是不是应该感动流涕?”宋清蓝讽刺的看着她,“还有,我不努力争取,你怎么知道不该是我的?想要让我就此放下,没门!”

    她丫的还好意思说自己心平气和,几乎每句话都在挑起她的怒气好吗,让她忍不住想掐死她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个孕妇,这里还是自己家的份上,她说不定真的会一个控制不住就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说不定不用费这么多心思,傅槿宴就直接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宋清蓝眼睛眯起,阴测测的想到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她的想法,但她知道肯定没好事,要不然为毛宋清蓝一会满脸神往,一会又愤恨扭曲?像个深井冰似的,简直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也看明白了,多说无益,那就这样,你早点睡吧。”宋轻笑狠狠的翻了个白眼,实在不愿意跟她在这里浪费时间了,有这个美国时间,还不如好好跟傅槿宴说说话。

    说完,她站起来,转身就上楼去了,徒留宋清蓝一个人怨恨的看着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两人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卧室里,傅槿宴早已经沐浴完毕,这会正穿着睡衣斜靠在床头看书。

    “谈完了?”

    低哑性感的男声响起,莫名的就让宋轻笑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轻笑关上门,简短的回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她不寻常的反应让傅槿宴有点诧异,他放下书,看到宋轻笑的模样时,更诧异了。

    这货不是说和宋清蓝谈话么,怎么现在脸蛋红红的,眼睛里还盈盈欲滴的样子?

    看起来也不像是被人欺负的模样,反倒像是。。。。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槿宴眼中闪过一道暗蓝色的光,了然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!”宋轻笑走过去,不爽的问道。

    不用说,他肯定是在嘲笑自己,哼,这也太明显了吧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没什么,就是在笑某人呀,定力好像也不怎么好嘛。”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!你自己是那样,才会看其他人都是那样。”宋轻笑有点羞赧,却死鸭子嘴硬的不肯承认,要是承认了,那就太特么的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自己不是这样,又怎么会知道我是这样呢?”傅槿宴才不是轻易就被人绕糊涂的一个人,他的脑子转速很快,几乎是一下子就想到了反驳她的话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顿时被堵得哑口无言,无语问苍天。

    麻蛋,说绕口令有意思吗!

    欺负她一个孕妇算什么本事?

    凑不要脸的!

    气呼呼的宋轻笑脸已经不红了,气也不喘了,心也不跳……呃,也不草了。

    她转身就去了浴室,她需要洗个澡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,更多的是是想平复一下宋清蓝带给她的怒气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简直太顽固了,像一块茅坑里的臭石头,又臭又硬又自恋,真以为全天下都围着她转啊!

    她是总统的女儿吗?是公主吗?是女王吗?

    宋轻笑愤愤的拍打着浴缸,一滴水不小心溅到眼睛里了,她赶紧揉了揉,待重新看清眼前的事物时,不由得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她吓得都快结巴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摊摊双手,用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她,“你又没锁门,我当然是正大光明的走进来的咯。”

    “你进来干嘛?”宋轻笑警惕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是害怕某人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了,所以特意进来好心提醒一下,顺便帮夫人搓个背,省点力气一会用嘛,你说呢?笑笑。”傅槿宴表现得像个十足的登徒子,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不正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