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七章 交涉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可惜这个想法,却没有机会实现,因为这一整天,宋轻笑都一直缠着傅槿宴,缠得很紧的那一种,基本上是傅槿宴去到哪里,宋轻笑就跟到哪里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宋清蓝恨得差点把一嘴的牙齿都咬碎了。

    贱人!你就这么离不开男人吗?

    厚颜无耻,没有下限!

    若是宋轻笑知道了她对自己的“慰问”,恐怕当时就是一脸懵逼了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离不开男人了?

    要不是你丫的总是无时无刻不在觊觎我的男人,劳资早上一旁好好歇着去了好吧,还用得着像防贼一样的防着你?

    搞笑!

    当然,宋轻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但是即便不知道,也能大概的猜出来,对此,她表现得不屑一顾,只是更往身旁的傅槿宴怀里挤了挤,一副娇羞的求抱抱的模样,看得宋清蓝的眼睛又开始冒火。

    而身为另一个当事人傅槿宴,却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,不是一般的爽!

    吃过晚饭之后,休息了一会儿,宋氏夫妇便回了房间,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坐在客厅里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宋轻笑偷偷地瞥了眼坐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,正捧着一杯果茶慢慢喝的宋清蓝,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尼玛每次这种氛围下自己都不想说话,累得慌!

    然而,看见宋清蓝这么不死心,特么的她更累呀。

    不行,她必须得好好的严肃的单独的跟她来一场交涉。

    她窝在傅槿宴温暖结实的怀里,抬起头看着他……的下巴,“老公,要不你先回房间等我,我和我姐姐好久没见面了,想谈一谈女孩子之间的悄悄话,你这个大男人在一旁听着有点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低下头,见宋轻笑眼神坚定的要赶自己走,用眼神询问:你一个人能搞定吗?

    宋轻笑会意一笑,眨了眨眼,意思是:放心吧,这是在自己家,宋清蓝不会搞什么把戏的,安全得很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两人在刹那之间完成了意念交流,傅槿宴点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,他无奈的皱了皱眉,十足十一副宠妻样,“可是老婆,你把我抱这么紧,我怎么离开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讪讪的放开了吃豆腐的手,有点羞恼自己被揭穿,但同时,心里又有点得意——宋清蓝,这波恩爱秀得好吧?狗粮吃饱了吗?没吃饱的话我不介意再撒点。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宋清蓝心里只有几个小写字母:hhh!

    傅槿宴被无情的赶走后,宋轻笑收起了那吊儿郎当没长骨头的样子,坐直了身体,轻咳了一声,看着宋清蓝——这个她名义上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知道你一直都很恨我,包括现在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懒得磨叽,直接一开口就开门见山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宋清蓝一愣,随即掩饰般的微笑,“怎么会呢,妹妹,都说怀孕的女人呀,最爱东想西想,看来他们说得果然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这人啊,一怀了孕,就老是爱回想以前的事。”宋轻笑装模作样的感慨道,好像自己已经历经沧桑垂垂老去了似的。

    宋清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这是怀孕,不是老了,不要装得经历了很多的样子,看起来就让人恶心!

    你又不是垃圾桶,装什么装!

    “妹妹一定要保重身体啊,为傅家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宋清蓝很好的掩饰住自己心里的愤恨,温柔可亲的交代着。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让姐姐费心了呢,我一定不负姐姐期望,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。”宋轻笑着重强调了“平平安安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不过呀,若是姐姐能少围着槿宴转悠,我就会更开心了,我一开心,孩子也会更好了,你说是不是,姐姐?”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宋清蓝的行为,她就觉得厌烦,麻蛋整天没事不出去玩玩,巴着我老公干嘛!

    是饭不好吃还是觉不好睡,让你原本一个还算优秀的女青年生生成了第三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什么时候围着槿宴转悠了?”宋清蓝没想到她仍旧不放过这个话题,有点维持不住脸上本就不甚完美的笑容,口气开始变得不善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瞎!”宋轻笑看着宋清蓝开始气急败坏的模样,不咸不淡的接着说,“还有,我也不傻,连这个都看不出来的话,那可就真的配不起‘傅太太’这个名头了。”

    她就是要说这些话来故意刺激宋清蓝的,谁叫她把她刺激到了呢,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算我围着槿宴转悠,我也只是想单独跟他说几句话,没别的什么。妹妹你怎么这么小气,说起来,槿宴还是我的妹夫呢,我们这亲戚关系,单独说句话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宋清蓝干脆承认了自己的想法,略带挑衅的看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怎么不行,姐姐根妹夫谈话天经地义。”宋轻笑好脾气的一笑,然而下一刻,脸上的神情倏忽一变,语气凌厉得跟飞刀子似的,“但不行的是,一个在酒店穿着情趣睡衣想单独跟妹夫谈话的人,一个半夜偷偷摸进妹妹卧室,想跟妹夫单独谈话的人,一个把自己养母氧气管拔掉的人,一个开车撞自己妹妹的人,试问,这个做妹妹的是傻子还是智障,会觉得这个姐姐是好心,没打什么歪主意?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要是那个妹妹,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宋清蓝一下子气得浑身发抖,“宋轻笑,我警告你,不要太得意忘形,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“哟,成语学得不错嘛,一口气都能说两个了。”宋轻笑毫不留情的嘲笑道,“得寸进尺的是你,我的好姐姐,一个随时觊觎我家老公的人。我特么就呵呵了,抢走我的初恋不说,怎么,现在还要来破坏的我婚姻?当小三当真就这么爽,让你欲罢不能吗?是不是仗着国家现在没这条法律就想乱搞?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资格说槿宴是你的?明明是我先认识他的,你这个半路来的才是小三,我不过是抢回本就属于我的东西,有什么错?”宋清蓝才不吃她那一套,搬出了那些都快落灰的事实来压宋轻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