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六章 揉一揉,呼一呼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见状,轻勾唇角,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,“晚上的事情,是为了补偿我陪着你演戏,这会儿的,是你补偿我的伤口。两者不能混为一谈,你可不要弄混了。”

    纳尼?

    宋轻笑拧着眉头,总觉得似乎是有哪里不对劲,可是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愁眉苦脸的样子,傅槿宴在心中偷笑,轻咳一声,十分“善解人意”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要你做的也不是什么难事,只不过是我这被你掐了一下,疼得不行,你怎么也要想办法帮我缓解一下才行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缓解?”宋轻笑吞了吞口水,心情忐忑的问道,“你要我怎么帮你缓解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就像小的时候,若是你受伤了,家长都会轻轻地帮你揉一揉,呼一呼,然后就不疼了。你就按照这个步骤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了,瞪圆了眼睛,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她听见了什么?揉一揉?呼一呼?这是一个大男人会有的要求吗?

    靠,她真的要怀疑,这个是不是她家的那个傅槿宴了,丫的不会是别人冒充的吧。

    若是那样,那就真的是——太刺激了!

    “你还想什么呢,快一点儿吧,不然一会儿妈他们发现咱们还没过去,一定会来找咱们的,到时候就尴尬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一个激灵,毕竟他说的十分有道理,若是叫了他们却迟迟没有出现,一定会让人起疑心的,到时候被误会了,那就真的尴尬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,宋轻笑当机立断:名誉最重要,其余的都要排在后面。

    于是她轻哼一声,俯身过去,伸手在他那处“狰狞”的伤口上轻轻地揉了揉,片刻之后,她又矮下身子,轻轻地吹了吹。

    一切做好之后,宋轻笑站直身体,脸上的红晕灿若晚霞。

    “行,行了吧,这样总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问题,傅槿宴抿了抿唇回答,“还好,剩下的,我们晚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悲愤欲绝的宋轻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,气呼呼的一转身,一把拉开门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种精虫上脑的猪头,谁愿意和他呆在一起啊!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“负气离去”,轻轻笑了笑,紧跟在她身后,一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餐桌旁,宋氏夫妇和宋清蓝都已经入座了,此刻见到他们两个姗姗来迟,苏梅连忙招呼着说:“怎么才过来,吃饭都不积极。来,我做了一些适合孕妇口味的菜,笑笑你尝尝看,感觉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连忙点了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,坐过去,拿着筷子夹起一口菜,放进嘴里尝了尝,瞬间眯上了眼睛,脸上一副陶醉的模样,“好好吃哦,妈,您做菜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,我这段时间吃什么吐什么,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又不会反胃的菜了。”

    苏梅听了,顿时也是笑得眯起了眼睛,母女两个一看,确实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喜欢吃就好,我也担心你这个孕吐的事情,现在看来,担心倒是多余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宋华年也在招呼着傅槿宴,“槿宴啊,你来了就好了,你不在这儿,连个陪我喝酒的人都没有,你妈又总是限制我。现在好了,来,陪着我喝几杯,咱爷俩也好好的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对此,傅槿宴自然是没有拒绝,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,亲自给他倒满了酒,又给自己的杯子里面倒上,两个人推杯换盏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清蓝夹在他们之间,看着两两一对,聊得十分欢快,就剩自己,左右都插不进话去,处境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是他们故意要孤立她,只是情况就是这么的凑巧,每个人都有聊的话题,所以倒显得她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宋清蓝握着筷子,食之无味,潦草的吃了几口,就站了起来,脸上尽量的维持着得体的笑容,柔和的说道:“我吃饱了,先回房间收拾一下,你们慢吃。”

    “蓝蓝,吃这么点儿就吃饱了吗?”苏梅满怀关切的问道,“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,要不然我再去给你准备两个菜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阿姨。”宋清蓝摆了摆手,神情淡然,“我这刚下飞机,其实还不饿呢,不用担心我,我先回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对着几个人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,餐桌旁的几个人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苏梅语气担忧的对着宋华年说道:“华年,蓝蓝没事吧,是不是我们刚才忽略她了?”

    对此,宋华年却不以为然,摆了摆手,“没事,这丫头恐怕是好久没回来了,所以有些不习惯,再加上她也累了,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,估计晚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梅闻言,也渐渐的放下心来,四个人又是热火朝天的边吃边聊起来,丝毫没有因为少了一个人而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的宋清蓝关上门,终于卸下了一脸的伪装,娇艳的容颜上布满了怨恨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!你是故意来和我炫耀的吗?为了告诉我,我是一个失败者,你至于这么裸地表示吗?可是即便你怀了孕又如何?难道你以为靠一个孩子就能拴住傅槿宴的心吗?那可就真的是太异想天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的炫耀,我不在乎,时间还早,我们走着瞧,没到最后一刻,谁知道谁能笑到最后呢?”

    咬牙切齿的宋清蓝握紧了拳头,在心中胡乱想着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去和傅槿宴谈一谈,有些事情,他一定是误会了我,否则怎么能对我这么绝情呢!明明当初他和宋轻笑也不过是刚刚见了几面而已,我和他相识的更早,一定是哪里出了偏差。对,一定是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清蓝暗下决心,一定要找个机会和傅槿宴单独谈一谈。

    单、独、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