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五章 只是笑笑怀孕了,喜欢撒娇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看着她惊讶的模样,傅槿宴微微一笑,凑到她的耳边轻声低语,“我自然是去找医生咨询过,毕竟事关你的身体健康,马虎不得,所以我向医生详细的询问了有关怀孕期间的禁止行为及活动,结果没想到医生说着说着,就提到了这件事,我也是才知道,原来三个月之后就可以……嘿嘿嘿!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“嘿嘿嘿”就像三声响,雷击在了宋轻笑的头顶,让她顿时头晕脑胀,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卧槽!还可以这样吗?

    哪家医院医生这么的“尽职尽责”啊!要不要我送一面锦旗给你们啊?

    助人为乐?切,你确定不是杀人灭口吗?

    气呼呼的宋轻笑鼓着腮帮子,像是一只仓鼠一样,眼神不善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若是眼神有形的话,只怕就要化成几把刀片,然后……“唰唰唰”几下,将他片成鱼香肉丝了!

    对上这么明显的带有杀意的眼神儿,傅槿宴不以为然,轻笑了一声,伸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,柔声说道:“好了,腮帮子鼓的这么圆,你是小仓鼠成精了吗?放心好了,晚上的时候,为夫会手下留情,怜香惜玉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温柔的语气,可是听在宋轻笑的耳中,就是一种隐晦的……威胁!也是裸的威胁!

    她缩了缩脖子,瘪着嘴,神情写满了绝望和无奈,仿佛已经预示到了自己的结局,一定是悲惨得令人想要落泪的!

    两个人正在浓情蜜意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很是刻意的脚步声,然后,宋清蓝略显压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笑笑,槿……妹夫,饭菜都做好了,洗洗手准备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,她说“妹夫”两个字时,用了多大的力气,简直比杀了她还要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扭过头去,对着她灿烂一笑,点了点头,“多谢姐姐了,我们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又扭过头来,对着傅槿宴笑得十分甜蜜,声音也是嗲得可以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老公,要准备吃饭了,我们快去洗手吧。只是我有点儿懒得动,你帮我洗吧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并没有说话,只是含笑看着她,眼眸中传递着只有他们两人才明白的意思:我刚才说的,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同不同意呢。

    宋轻笑拧着眉头,十分不快的瞪了他一眼:这件事晚上再谈好不好?现在先把她应付过去!

    她的眼神不动声色的示意了一下站在一旁的宋清蓝,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看着她仿佛眼睛都要抽搐过去的模样,傅槿宴忍住笑,一本正经的看着她:晚上不行,我现在就要答案,你答应还是不答应,给个痛快话,大家都挺忙的。

    完事,还对着她挑了挑眉,落入宋清蓝的眼中,就是两个人在眉目传情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明白了他眼神所表达的意思,顿时气得头顶险些冒烟儿,想要扯着他的衣领,拼命地摇晃,问问他是不是精虫上脑了!

    但是她没有忘记,还有她一个情敌正站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他们,动机不纯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小蛮腰有可能会折,和自己的老公会被别人窥窃之中,宋轻笑果断的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腰哪有老公重要啊!没有了老公,也就浪费了这么婀娜多姿的小蛮腰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轻笑的眼神立刻就坚定起来,不引人瞩目的对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很是满意,轻轻地勾动唇角,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,猝不及防的伸出手,将她直接打横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既然累了,那我就抱着你过去吧,省得你还要走路。”

    路过宋清蓝身边的时候,看着她神情纠结的脸,傅槿宴歉意的笑了笑,说道:“让姐姐看笑话了,只是笑笑怀孕了,喜欢撒娇,我对她又没有招架能力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虽然没说完,但是其中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宋清蓝自然也知道,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不甘心的咬了咬唇,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轻声说道:“没事,我明白,毕竟笑笑怀孕了嘛,孕妇都是比较娇气的。好了,那我不耽误你们,先去餐桌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点了点头,没有说什么,抱着宋轻笑便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关上门,他才将宋轻笑放下来,退后一步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脚踏实地了,宋轻笑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,对着傅槿宴竖起了大拇指,称赞道:“可以啊小伙子,挺上道的啊!”

    “各取所需而已。”傅槿宴不以为然的说道,“希望你没有忘记,你刚才答应我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脸上的笑容就是一僵,随即苦着脸点了点头,“好啦好啦,我知道啦,没有忘,不用你一次又一次的提醒!年纪轻轻的,唠叨不!”

    看着她炸毛的样子,傅槿宴轻笑一声,突然欺身上前,哑着声音说道:“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,还有一件事,差点儿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事?”宋轻笑颤抖着声音问道,鼻尖萦绕的都是他身上冷冽的味道,突然有些腿软。

    傅槿宴自然是发现了她的不自然,嘴角的笑意越发扩大,冷不丁的伸手,将衣服一下子撩了起来,健硕有形的腰段便全方位的展现在了她眼前。

    这么猝不及防的福利让宋轻笑一下子就愣住了,反应过来之后,“啊”的喊了一声,一下子捂住了眼睛,恼羞的说:“你干什么,光天化日的,你能不能收敛一点儿?不要这么放飞自我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啥啥啥!这都是啥!

    他还一句话没说,丫的怎么又甩出这么多来?

    为什么字里行间都有一种他准备耍流氓的意思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槿宴很是无奈,顶着满头的黑线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在那儿瞎扯什么呢?我说我要干什么了吗?你自己倒是样子摆得足,不去演戏真的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听出他言语中的嫌弃,宋轻笑有些楞,呆呆的问,“怎么了?难道不是,你不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什么?”傅槿宴丢过去一个白眼儿,很是无语的说道,“我就是让你安慰安慰我的伤口,说到底,这也是你下手干的,怎么也要你负责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、可是你不是说,不是要晚上……我们那个……怎么现在又……”宋轻笑有些搞不明白,头晕脑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