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四章 都不知道手下留情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客厅里,宋轻笑和傅槿宴坐在沙发的一边,宋清蓝坐在沙发的另一边,气氛一时有点沉默,三个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良久,还是宋清蓝忍不住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最近都还好吗?听说你怀孕了?”

    在说到怀孕两个字的时候,她双手不自觉的握起,指甲陷入了柔软的掌心,刺得人生疼。

    宋清蓝仿佛没有感觉到,脸上还有着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宋轻笑勉强一笑,“多谢姐姐关心,一切都好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事虽然过去了,但是她可不敢这么快就忘了,这个开车撞他们,差点害死她妈的凶手,她忘不了她之前是怎样的嚣张,在酒店约她老公前去,半夜还潜进自己的卧室,试图纠缠槿宴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白纸上的几行字,而是她亲身经历过的种种奇葩事,所以她再怎么大度,也不会忘记得如此之快,否则,最后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呢,在国外过得怎么样?”礼尚往来,宋轻笑也客气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对于这件事,宋清蓝仿佛不愿意多谈,眼睛从傅槿宴俊美但面无表情的脸上扫过,见他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,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阵失落。

    果然,还是如此呢。

    宋轻笑哦了一声,随即,双方便没了交流,只有宋轻笑娇嗔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她没有骨头似的靠在傅槿宴肩头,纤纤玉指指着桌上的水果盘,“老公,我想吃葡萄,酸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声音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“槿宴,给我剥点桂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个是热性的水果,吃了对身体不太好。”回答她的,是傅槿宴干脆利落的拒绝声。

    宋轻笑立马开启撒娇模式,像一只小猫咪那样,在他身上蹭道:“要嘛要嘛,什么热性水果对身体不好,你这是伪科学,我只吃几颗,对身体没影响的,好不好啦?我就是特别想吃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受不了她这样子,只好认命的剥起桂圆来。

    宋清蓝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住了,她一下子站起来,跟这两个无节操秀恩爱的人说道:“你们先坐坐,我去厨房看看阿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嘴里含着桂圆,甜得美滋滋的,她向宋清蓝挥了挥手,假笑着说,“去吧去吧,辛苦姐姐了,要不是我怀孕了,一点油烟味也闻不得,我早就去帮我妈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闻言,宠溺的戳了戳她的鼻子,“你呀,没怀孕的时候,妈也没让你下过一次厨吧!”

    宋清蓝终于在这对夫妻一唱一和下,狼狈的逃了。

    看见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,宋轻笑很爽的笑起来,一副狐狸算计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孩子他妈,你都不知道手下留情的吗?”傅槿宴不满的抱怨道,“好歹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。”

    “啊?留情?留什么情?”宋轻笑装傻充愣的本事大涨,这戏演得,她自己都觉得奥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张俊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,他将她歪歪倒倒的身子掰正,面对着自己,然后突然把衣服拉起来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看!”

    宋轻笑瞄了一眼,正好看见一个乌青乌青的印记印在傅槿宴结实可口的腰上,看上去异常突兀,像是受到了虐待。

    她顿时就不好意思了,伸手摸了摸,脸上挂不住的一笑,“这个啊,哦呵呵呵呵,这个是我不小心,没有控制好洪荒之力,抱歉抱歉啦。你也知道,看见宋清蓝,我就想冲上去暴打她丫的一顿,所以刚刚想让你配合我气气她,把你掐得有点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思我还能不了解,你只要迅速切换一个模式,我就知道怎么配合你了,还需要这么掐我的腰吗!男人腰摸不得,你不但摸,反而还使劲掐!你对自己的老公就这么没信心?”

    傅槿宴可不是她几句话就能忽悠过去的主,两三句话就反客为主。

    宋轻笑翘起嘴巴,“我也是突然看到她,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嘛。”

    她将他的衣服放下来,还很狗腿的抚了抚,“咱们先放下来哈,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,会觉得你是个暴露狂的,要是让宋清蓝看到了,那我不是亏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这个地方,你怎么处理?”傅槿宴听她的话,放了下来,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半了。

    “纳尼?这个痕迹还能怎么处理呀,不是只有等它慢慢好吗?”宋轻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,突然觉得,自己刚刚那一掐,是不是预示了自己接下里的某种命运?

    很显然,她的感觉是对的。

    因为接下来,傅槿宴的话,让她彻底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快速让它好的方法,晚上的时候我再告诉你。你不同意的话,我们就只好走着瞧了。以后演戏什么的,搞不好我可能会因为重伤过度,而中途出戏。”傅槿宴眼中闪过一道饿狼般的绿光,仿佛一个饥饿了很久的人,突然看到了满汉全席,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叫嚣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明晃晃的威胁弄得咬牙切齿,却又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她能不答应吗?她敢不答应吗?

    谁叫自己手贱,现在好了,今晚还不定被怎么折腾呢!

    想了想,宋轻笑决定“垂死挣扎”一下,“你想要做什么?我可跟你说哈,我现在怀着孕呢,有些事情可是要禁止的,不然伤到了宝宝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毕竟宝宝现在还小,必须要小心呵护着。”傅槿宴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状,心中窃喜,以为自己终于逃过一劫,没想到,又听到他语气幽幽的说道:“但是有些事情也不是说就禁止完全不可以了,比如……三个月之后,胎儿稳定了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觉得不怎么样!

    宋轻笑哭丧着脸,神情悲痛欲绝,“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?”

    明明自己之前有说过怀孕了,一些事情就要禁止了,当时他明明答应了,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,怎么现在……

    反差太大,特么的心里有些承受不住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