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三章 开门的竟然是……宋清蓝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这个女人有毒!以后一定要让自己媳妇离她远点,不然近猪者赤了怎么办?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,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在她头上飞过去飞过来,只觉得无奈得很,“你们两个加起来都半截身子入土的年龄了,这样互撕很好玩吗?”

    她想到了什么,转过头,严肃的看着傅槿宴,“你说一定是儿子,那我要是生了个女儿怎么办?你是不是就不要了?”

    这是个相当严肃的问题,她必须得事先搞清楚,以想好后路,多少家庭的矛盾都是因为这个发生的。

    傅槿宴眼神温柔的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,无奈的说道:“我只是说着玩的,只要是你生的,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,我都很爱。只是有个儿子,更方便继承我的家业,毕竟我也没有别的兄弟了,女儿继承家业会很辛苦的,我只想她快乐无忧的生活着,然后嫁给一个很爱很爱她的男人,不想让她面临这么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宋轻笑了然,也理解他,毕竟身在豪门,有时候连婚姻都不能自己做主,更谈何其他的呢。

    “可是,要是我真的生个女儿怎么办?你们傅家的家业怎么办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一皱,随即又松开,摸摸她的脑袋,“还能怎样,只能先这样咯!不过你要是愿意生二胎的话,我是非常乐意配合的。你不愿意生我也不勉强你,家里也不会催你的。后面如何,全看我家夫人的意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歪歪歪,你们两个,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撒狗粮!黏黏腻腻的,真是受不了。”欧珊珊不满意了,用手指着两人,跑出来刷存在感了,“是欺负我家安德烈不在我身边是吧?”

    她要是再不阻止,她觉得这两人绝壁会忽视她的存在,从而卿卿我我起来。

    那场面,想想就很无语好吗。

    “你猜对了,就是欺负安德烈不在!”傅槿宴似笑非笑的说道,“他要是在了,这还怎么玩?四人凑一桌麻将打血战吗?”

    欧珊珊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特么的就很尴尬了好吧!

    连血战都知道,看来没少背着笑笑出去玩!

    不知不觉,时间又过了两个月,宋轻笑在这两个月中,经历了非人的折磨,吃什么吐什么,而且还有越来越厉害的趋势。

    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,她曾无数次在心中发誓,以后再也不生孩子了,谁叫她生二胎,她就提刀砍上去!

    在心里还把傅槿宴上上下下的骂了个遍,就提供一颗精子就了事了,seasy!

    所以男人的憔悴多半是被外面的酒色和压力折腾的,女人的憔悴就往往来自于家庭了,被天使与恶魔的化身折磨的。

    生孩子哪是上下嘴皮子一碰的事,怀孕的过程就像去西天取经,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,饶是她这个精力旺盛的人,都被折腾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不过好歹有营养补充着,让她看起来不至于太过面黄肌肉,像几十年前的贫下中农。

    客厅,傅槿宴正陪着宋轻笑在看国际音乐频道——为了胎教,宋轻笑钟爱的脑残三流言情剧通通禁止了,免得把自己孩子教歪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说道:“笑笑,过几天我们回一趟a市吧?”

    宋轻笑正听得昏昏欲睡,没办法,这些西洋音乐对她来说就只有一个功效——催眠。

    闻言,她顿时精神一震,“真的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怀疑的眼神,无奈的抽抽嘴角,“当然是真了的,我什么时候对你撒过谎。我知道你一直想回去看看,毕竟我们也有好久没回去了,但前三个月孕妇不宜长途跋涉,太过折腾了不利于胎儿的稳定。现在差不多已经过了三个月了,我特意咨询过医生,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?”宋轻笑一下子坐直了身体,双眼放光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现在有多么想念苏梅女士……做的家常菜!

    “没什么急事的话,我们明天就走吧,回去小住上一段时间,今晚就收拾行李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准了!”宋轻笑小手一挥,霸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露出一抹优雅又牵强的笑,假得像朵塑料花,让宋轻笑忍不住想拔出来扔掉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夫妻双双把娘家还。

    两人仍旧喜欢这种突击的方式,事先不告诉他们要回去,等到他们开门的时候,一下子跳出来,换上个经典表情包,大吼一声,“开心不开心,惊喜不惊喜?”

    着实无聊得慌!

    然而,这次,剧情有点反转。

    等到宋轻笑他们匆匆赶到宋家别墅的时候,来开门的竟然是……宋清蓝!

    在看到她的那一刻,宋轻笑脸上的表情相当丰富,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人,急忙揉了揉眼睛,没想到宋清蓝还是亭亭玉立的站在她面前,开始的惊愕过去之后,就剩下了柔和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来了?快进来。”宋清蓝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仍旧俊美绝伦的傅槿宴,侧过身,让两人进屋。

    “蓝蓝,是谁来了?”厨房里,传来苏梅的声音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待宋清蓝回答,便开口,“妈,是我和槿宴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三十秒后,苏梅穿着围裙走了出来,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温柔笑意,惊喜的看着他们,“笑笑,槿宴,你们也回来了?真是的,都不提前给我说一声,害得我都没个准备。你说你们这一个两个的,都喜欢突然袭击,要是我和老宋不在家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是想给您一个惊喜嘛,没想到反倒是被给了一个惊喜。你刚刚说了一个‘也’字,难道说的是姐姐?”宋轻笑抱着苏梅的胳膊就开始撒娇,小女儿本色尽显。

    怀孕后,她就更能切身体会做母亲的辛苦,和母亲对于自己孩子的爱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丫头呀,都快做母亲的人了,还跟个小孩子似的。”苏梅宠溺的笑道,“蓝蓝也是今天回来的,今天上午,我听见门铃声响起,开门的时候看见是她,把我吓了一跳。这孩子,回来也不提前打声招呼。一个个都像从天而降似的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在一旁也笑了,“阿姨,我只是怕麻烦,怕你们兴师动众的累着了自己,所以这才没说的,可没想着要吓您和我爸呀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们姐妹两个也有好久没见面了,去客厅叙叙旧吧。我继续做饭去了,得加两个菜。饿了呀,就先吃着桌上的水果哈。”苏梅交代了几句,就回到厨房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