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七十一章 布置婴儿房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天刚蒙蒙亮,霍子桦就起床了,即使身体叫嚣着想要再躺一会儿,但是他看了看身旁还在沉睡的沈心愿,还是咬着牙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相对于面对这个女人,他宁愿累一点儿!

    洗漱完毕,他换上衣服,轻手轻脚的就出了家门,全程没有惊动沈心愿。

    因为他了解沈心愿的脾气,她有着严重的起床气,一旦被吵醒,那就是彗星撞地球级别的伤害。所以为了避免人间惨案发生,他每天起床都要像个小偷一样。

    终于关上了门,霍子桦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脸上不由得扬起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家里,居然还要过得如此憋屈。

    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?是丈夫吗?不是吧,应该是一个男佣,一个出气筒,根本没有身为丈夫的尊严!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过得真的是……凌驾在尊严之上了。

    摇着头叹了口气,霍子桦慢慢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即使再憋屈,可也是自己的选择,含着泪也要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他到公司的时候比较早,还没有几个人来上班,只是他的秘书却已经到了,正在座位上整理着文件,看见他的时候,连忙站起身来问好,“霍总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矜贵的点了点头,回了一个不痛不痒的“早”,随后吩咐她,“去给我买一份早餐来,顺便把今天的报纸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霍总,请稍等。”秘书说完,便一溜烟儿的跑远了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热气腾腾又营养丰富的早餐便已经摆在了霍子桦的面前,旁边放着叠得整齐的报纸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霍子桦心中渐渐地升腾起些许的快感,他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如此的委曲求全了,为的不过就是能够让别人将他当成皇帝一样敬着、供着,什么都是他最大!

    如此想着,他嘴角勾起了些许弧度,随手拿过报纸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他翻开的是娱乐版块,刚看了一眼,得意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整个娱乐版的部分都被两个人的照片占领了,而且还都是他熟悉的人——傅槿宴和宋轻笑!

    只见傅槿宴搂着宋轻笑,正从一家瑜伽馆走出来,两个人有说有笑,眉梢眼角都能看出来他们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照片下面还有着记者的“感慨”:傅家少夫人怀孕,做瑜伽锻炼身体,傅少爷全程陪同,夫妻感情好得蜜里调油,简直就是对单身狗的暴击!这口狗粮塞得很用力!

    看着报纸上的照片,霍子桦暗暗的揉皱了报纸,心中突然涌起一股郁气,就像是一件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,被自己丢弃了,但是却被别人捡走,当成宝贝一样对待,他就心里不舒坦了。

    只是,即使他现在再不舒服,再不愿意,他也无可奈何,那天傅槿宴找到他的时候,说的那些话,现在还在他的耳边萦绕:“不要再靠近笑笑,无论是以什么理由,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他的话,霍子桦几乎是当成圣旨一般,毕竟和他相比,自己的能力还不如一只蝼蚁,若是真的被他收够了公司,那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,重头再来的难度无异于登天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他现在再不甘心,再不愿意,但是他也会警告自己:离宋轻笑远一点儿!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霍子桦又看了看,已经被自己无意识揉皱成一团的报纸,看着上面相视而笑的两个人,觉得他们的笑容真的是太刺眼了!

    傅槿宴和宋轻笑自然不知道,自己的照片就能把人激得差不多要精神失常,此时此刻,他们正在商场里面挑选着东西——准备布置婴儿房。

    虽然才只有一个多月的身孕,但是这种事情还是要提前准备好,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,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事,其实宋轻笑已经有了经验,毕竟欧珊珊当初怀孕的时候,她也是跟着跑前跑后,虽然当时是为了照顾欧珊珊,但那些大致的过程她也都记在了心里,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“槿宴,你看这个,小宝宝还小的时候,这个奶嘴的口要小一些,不然他喝的时候,一用力,很容易呛到气管。”宋轻笑拿着奶瓶和他讲解着,头头是道的样子看着倒是很内行。

    傅槿宴拿过奶瓶看了看,皱着眉想了想,说道:“宝宝生下来,不是应该喝母乳的吗?为什么还要奶瓶?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!这个话题为什么感觉这么的有深意呢?

    轻咳一声,宋轻笑干笑两声,凑过去,压低嗓音说道:“宝宝也不能一直喝母乳的。而且有的妈妈是没有母乳的,所以就要喝奶粉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哦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,他突然上前一步,在宋轻笑惊恐又充满防备的眼神中,伸手摸上了她的……头。

    他左摸摸右摸摸,表情还很严肃,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。

    受到他情绪的影响,宋轻笑也有些紧张起来,吞了吞口水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槿宴,怎么了?我的头出现什么问题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傅槿宴点了点头,拧着眉,一脸严肃的说,“我看看你的脑子是不是又进水了,不然说的话怎么着三不着四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愣了一下,随即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损自己,不由得怒火中烧,伸出白嫩的手指,毫不留情的戳在了他的胸口上,边戳,边咬牙切齿的说:“傅、槿、宴!你是不是皮痒痒了,欠收拾了?居然说我脑子进水!你丫的脑子还进了羊水呢!”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,”傅槿宴态度很是坚定的否决了她,“毕竟我又没有怀孕,怎么会有羊水。一般谁有,谁进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……特么的还真是让人没有反驳的余地啊!

    宋轻笑想要反驳,却又找不到有力的理由,无奈之下,只好气呼呼的瞪着他,脸上写满了“宝宝生气了,有小情绪了”几个大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