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九章 胖若两人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宝儿啊,妈妈为了你可是连身材脸蛋都不要了,你可一定要争气,吃得白白胖胖的再出来,也好为妈妈分担一点多余的脂肪不是。”宋轻笑很自觉的将对自己的称呼改为了“妈妈”,丝毫没有觉得半点不妥。

    一旁的老师听到她的话,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傅夫人,您别担心,我们呀,也开设了产后修复瑜伽课程,到时候您可以试一试。况且,您年轻又漂亮,产后恢复起来一定很快,现在只需要把身体养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养得好一点,无奈身体不听我的话,吃什么吐什么。”宋轻笑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跟您的情况一样,到了第四个月,慢慢的胃口就特别好,半夜都忍不住要吃点东西。”老师好心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当即瞪圆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哇塞,你都有孩子了?身材这么好,完全看不出来呀!”

    她瞄了一眼人家的小蛮腰和纤长的腿,羡慕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产后瑜伽的效果呢。”老师趁机做了个软推广,随即,就开始讲解起动作要领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不行了不行了,我觉得好累,比跑一千米还累。”宋轻笑满头大汗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下。

    “傅太太,您这样可不行,第一次来做都会有点痛,按照您身体的僵硬程度,这个痛可能会比常人时间更长一些。”老师无奈的说道,她还很少看到身体这么僵硬的女人。

    宋轻笑明白她的意思,擦了擦头上的汗,略带沧桑的说道:“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所以她们的身体柔软,而我,身体这么僵硬,大概是水泥做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您真是幽默风趣。”老师不由得被她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,私以为,幽默风趣称赞男人的时候比较多,看来,我是真的很汉子了。”宋轻笑再度自嘲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坐在不远处,笑呵呵的看热闹。

    一个真正的逗比到哪里都掩饰不住她的逗比属性,完全是自带光芒呀。

    而且,看着自己媳妇被瑜伽老师掰过去掰过来,宋轻笑想反抗却不能的样子,他完全控制不住想笑好吗。

    嗯,学了瑜伽,笑笑的身体就不会像以前那么僵硬了吧?

    好多姿势也可以……

    傅槿宴绝对不会承认,自己干这事是有私心的。

    不然被宋轻笑知道了,绝对撂挑子走人,干干脆脆的。

    “来吧,休息够了我们就继续开始。”老师一声令下,宋轻笑又开始了苦逼的锻炼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撑到结束了,宋轻笑几乎是靠着傅槿宴的胳膊,才能勉强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的。

    麻蛋,第一天太累了,完全不适应的节奏嘛。

    比她熬夜加班改稿子还累!

    傅槿宴看她一副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,索性将她一个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干嘛!”宋轻笑没注意,吓得尖叫一声,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防止自己摔下去,“我现在是孕妇,你还敢这么吓我,当真以为肚子里这个是铁打的不成。”

    听着她不满的控诉,傅槿宴讪讪一笑,“抱歉,刚刚是我没注意,那一刻没想起你是个孕妇,以后我会小心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宰相肚里能撑船,原谅你了。”宋轻笑缓过惊吓后,不再计较这事。

    傅槿宴眉毛一挑,边走边颇有兴致的反问,“你这不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啥?”宋轻笑懒洋洋的问道,顺便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她累得连这颗头都没办法支撑了。

    “胖若两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傅槿宴,你个天杀的!”

    停车场内平地响起一声惊雷,还好这里都没人,不然会吓得脚一抖,车子直接熄火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哪里胖了,我这分明还是少女身材好不好,火辣的魔鬼身材是你这种人羡慕不来的!”宋轻笑气呼呼的坐进副驾驶。

    竟然说她胖,她真想冲上去掐死他。

    没良心,老娘现在这么辛苦的怀孕,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不是说女人怀孕就成了女王了吗?一声令下,谁敢不从?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打个响指男人就能领会你的意思,然后巴巴的跑前跑后。

    可是为毛她不是这样的啊!

    现在跟以前的地位相比,压根没变化好不好!

    宋轻笑怀孕后,有点不好过,这是身体上的不好过。

    然而另一个人却是心里上的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沈心愿最近的脾气有点大,动不动就看什么不顺眼,原因很简单——宋轻笑怀孕了,而她没怀孕!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毒已经深入骨髓了,只怕扁鹊华佗再世都救不了了。

    这天,霍子桦满身疲惫的回到家,没想到迎接自己的又是一场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“愿愿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换好鞋,脱下外套,向着沙发上的沈心愿走去,之间她抄着双手,将头偏向一边,脸上的神情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除了宋轻笑还有谁!”沈心愿尖锐的嗓音在客厅响起,吓得正在清扫房间的佣人一抖,满脸惶恐,随即更加放轻了动作,以免惹火烧身。

    “可以给我说说吗?”霍子桦疑惑的看着她,照理说,她和宋轻笑最近应该没有机会接触呀,那又怎么会被惹到呢?

    “我听我妈妈说,宋轻笑那个贱人怀孕了,现在傅家上下都拿她当宝一样护着。”说起这个,沈心愿就愤恨得不行。

    都结婚一年多了,她的肚子还一点动静都没有,每次都会被家里的长辈催,虽然她妈妈傅思不太在乎这个,但架不住上面还有人呀!

    一天没怀孕,她就一天都被催,想想就觉得很心烦。

    见霍子桦不说话了,沈心愿以为他是在为宋轻笑怀孕的事暗自神伤,于是更加来气了,她毫无预兆的站起身,走到他身边,一下子就掐上了他的胳膊,大声责备道:“你说你,怎么这么没出息。家世样貌能力比不上我小舅舅也就罢了,现在连生孩子都落在他后面,你说你还能干嘛?简直太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用力的掐,让霍子桦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“愿愿,你冷静一些好吗?怀孕这事急不得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瞪着眼睛,愤愤的看着他,“怎么急不得了,宋轻笑生下孩子后,傅家就她说了算了,我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?什么时候才能在家里有说话的地位?还不是都盼着生个儿子出来,好让大家都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都过了这么久了,我们又没有做什么措施,肚子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,你说不是你没用又是什么!没出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