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八章 孕妇瑜伽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说是这样说,但在酒吧里,你护着她和我对着干的事,我可没忘。”沈心愿开始跟他翻旧账。

    “那次的事的确是我不对,但我和她确实没有什么,只是恰好碰到了,看她一个女人喝得那么醉,要是遇到什么事,你小舅舅又知道我在酒吧见死不救,那他一定会把怒气发泄到我们身上的。”霍子桦脑子转得相当快,他觉得自己这样说,沈心愿应该会消减一些怒气。

    果然,沈心愿听到这个解释,脸上先是凝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也有一定道理,要是宋轻笑那个贱人真的发生什么事,而你在现场又袖手旁观的话,按照我小舅舅那个护短的性子,只怕我们都会有麻烦。宋轻笑还真是一个惹事精。”

    随即,她又恶狠狠的看着霍子桦,“你这个解释还有一定的说服力,但是谁知道是不是你临时编造的,好用来搪塞我的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伸出右手,立起三个指头,做出发誓状,“我保证,这是我的心里话,愿愿你长相身材和家世都比宋轻笑好一千倍,还这么在乎我,为我付出了这么多,我又怎么可能舍本逐末呢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他这是戳到了沈心愿的痛点。

    像沈心愿这样的女人,哪怕只付出了一点点,也觉得自己付出了整个世界,所以听到霍子桦说在乎他,为她付出这么多之类的话,一下子怒气就消减了许多,脸色也变得柔和许多,但心里仍旧有一丝怀疑。

    想让她完全相信一个人其实很难,她这样的人,只相信她自己。

    见沈心愿的脸色缓和,心里动摇,霍子桦一喜,打算趁热打铁,继续进攻。

    “愿愿,我爱你,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,接纳我吗?我保证,以后见到宋轻笑绕道走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次就这么放过你,要是再有下次,我可不会这么心慈手软了。”

    “心慈手软”的沈心愿终于笑了笑。

    霍子桦在心里苦笑一声,你这么狠心,对待自己的枕边人都这么毒,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心慈手软!

    宋轻笑怀孕后,仍旧没有窝在家里混吃等死,假期一到,就老老实实上班去了,完全没有作为一个孕妇的自觉。

    收假后公司的事特别多,累积了一大堆稿子等着宋轻笑设计,虽然都不太着急,但她仍旧忙得没日没夜的,经常加班。

    怀孕后身体比以往容易疲惫,虽然肚子还没大起来,但坐久了会腰酸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这么拼命工作,很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,为别的男人这么拼命干嘛!”

    宋轻笑“噗嗤”一笑,这个男人的小心眼一旦发作起来真是可怕,她连加个班都是为了别的男人了,但她也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,很大度的没有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槿宴,我中途都有休息的。正常工作罢了,谈不上拼命,也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看看你,脸色这么差,整个人都瘦了许多。”傅槿宴心疼又无奈的看着宋轻笑,“抱起来明显都轻了,还说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瘦了只是因为吃不下饭,不是因为工作。我现在几乎是闻到什么都吐,没办法,大脑很想吃,但身体却一点都不想。即使我天天窝在床上,哪里都不去,也还是会瘦的呀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耐心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叹了口气,将她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,突然说道:“这样吧,你要上班我也不反对,毕竟有点事做也好,免得整天想东想西的。但是我有一个条件,你必须得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抬起头,疑惑的看着他,“什么条件呀?”

    “我准备给你报一个孕妇瑜伽班,你缩短上班时间,每天抽几个小时去瑜伽班学习。孕妇瑜伽可以有助于静心,减缓怀孕期间的焦躁。情绪太过不稳定对你的身体不好,对孩子的生长发育也不好。每天伸展一下肢体,适当的锻炼下很好,免得老是久坐,会坐出问题来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耐心的解释道,这个想法他计划有一段时间了,只是瑜伽也不适合怀孕太早去做,她现在这个时候刚刚好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一向不怎么爱运动,现在怀孕了反而要去锻炼身体,想想都觉得好累。怀孕也是一个体力活呀。”她皱着眉头嘀咕道,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况且,就我这僵硬的四肢,不会一不小心就给掰折了吧!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一副场面,一个用莲藕做的人,白嫩嫩的手和腿咔嚓咔嚓的就被人掰断了。

    咦,想想那个场面就好恐怖,心里完全不能接受!

    傅槿宴不知道宋轻笑脑海里天马行空的场面,要是知道了,不定会一个爆栗敲上去,好让她能现实点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瑜伽是暴力运动啊,身体僵硬没什么,不过是长期不锻炼造成的,慢慢的运动开了就软化了,哪还能到折断了地步了,要是这样,瑜伽班早就关门大吉了。你呀你,怀孕了还更爱胡思乱想了。”

    他用手在宋轻笑那早已没有婴儿肥的脸上捏了捏,口气坚决的说道:“反正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这样了,所以你考虑的结果?”

    “你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自己不去吗!”宋轻笑很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,他这分明就是明晃晃裸的威胁嘛!

    还有没有一点自主权了!

    她强烈呼唤自由!

    说干就干,傅槿宴很快就联系好了一个瑜伽班,给宋轻笑报了名,然后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,翘班来接宋轻笑。

    面对着前台小姑娘那暧昧又羡慕的眼神,宋轻笑那个尴尬呀,这么明目张胆的翘班,即使是孕妇也不好吧!

    开着车,两人来到一个高端的瑜伽工作室,负责人热情的接待了他们,了解清楚了情况后,就正式开始了学习。

    傅槿宴没有走,就在旁边老神在在的坐着。

    宋轻笑是第一次进来,这个时间段来的人不算多,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,有些看上去与她差不多,肚子不明显,有的人的肚子就挺得老高了,看起来像一个球。

    宋轻笑近距离看着球形的身材,突然觉得一阵烦躁,她过不了多久也是这个样子,她的好身材呀,是想都别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