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七章 高抬贵手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想到这里,霍子桦猛地拍了一下桌子,心中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又是一声用力锤击桌子的声音,伴随着霍子桦声嘶力竭的声音,“男子汉大丈夫,不过是去向自己的妻子低头认错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,反正,更难堪更没有人格的事情我都经历过了,还有什么是我不能承受的啊!”

    自我安慰之后,他的心情变好了许多,又看了看那些凌乱的报告,大致收拾了一番,拿着外套转身走出去。

    他坐进车里,将油门一脚踩到底,车子像是离弦箭一般射了出去,速度快得惊人。

    推开家门的时候,沈心愿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,面前放着一盘切好的水果,旁边还有温热的水果茶,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舒适自然,完全没有前几天颓废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听到声音扭过头来,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是谁的时候,整个人先是一愣,然后原本淡然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愤怒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干什么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沈心愿已经穿上拖鞋,三步并作两步的窜到了他面前,像是一只发怒的豹子一样,浑身上下所有的怒火都在燃烧,炙热的感觉直冲人心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走了吗?你不是很有能耐吗?不是见都不见我吗?现在回来干什么?这里不欢迎你,哪来的给我滚回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伸手推他,想要将他推出去。

    奈何男女体力本就悬殊,沈心愿一惯养尊处优,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,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劲儿,也没有将他推动半分,反而还将自己累了个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沈心愿捂着胸口喘着粗气,越想越来气,越想越难受,眼泪像是坏了的水龙头一样,开始不停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可是即便是在哭泣,她的语气也是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,“霍子桦,你还想怎么样?我告诉你,宋轻笑那个贱人已经怀孕了,现在在傅家被当成宝,多少人围着她转,你已经没戏了,彻底的没戏了!我劝你最好收起你那些心思,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,不然我小舅舅的脾气可不像我,到时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她的威胁不是空穴来风,毕竟傅槿宴生性就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,若是有人一次两次不知悔改,恐怕下一次就是死期到了。

    “霍子桦,从你和我牵扯上的那一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,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,其余的你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闻言,霍子桦却是轻轻弯起唇角,无声的笑了笑,上前一步,猝不及防的将她拥入怀中,不顾她的强烈挣扎,将她搂得紧紧的,手轻抚着她的头发,柔声说道:“好了,愿愿,别哭了,你哭得我心都碎了。我知道这次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离家出走,更不应该这么久都不和你联系,只留下你一个人,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,别哭了,别哭了好吗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,像是温热的温泉水缓缓流过心间,让她原本冰冷的心渐渐有了回温。

    只是沈心愿向来强势霸道,性格骄纵,上一次被他狠狠地落了面子,这一次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他的道歉呢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她用力推着霍子桦的胸膛,声音冷淡得没有丝毫感情,“你说这些好听的是什么目的?那天你走的时候,可是表现的很坚决,这才过了几天,怎么就反悔了呢?让我猜一猜,是不是……你遇上什么危机了,化解不开了,所以才不情不愿的回头来找我认错,求我高抬贵手,放你一马?”

    她字字句句都说在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霍子桦闻言,身体一僵,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自己的心思竟然被看得如此透彻,惊讶之余,他也头一次认真的审视着怀里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记忆中,沈心愿向来都是骄横任性,我行我素,说话做事从来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,横冲直撞,完全不像一个女人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直到今天,他才发现,他一直以为的傻大姐一样的人,脑子也是很好使的,能够一眼就看出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难怪,沈、傅两家都是实力雄厚的家族,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,想要成为一个绣花枕头,那才是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僵硬,沈心愿冷笑一声,再次用力,这一次成功的将他推开,自己退后两步,远离他的可控制范围,“霍子桦,你怎么不说话?是不是被我说中心事了?哼!我就知道,你一直都是这样唯利是图的性格,无论过多久都不会变!当初为了前程,你能抛弃宋轻笑,以后保不准你会因为别的事情抛弃我,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,我们还是……离婚算了。这样以后你愿意找谁就找谁,我再也不干涉,我们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!”

    一听说要离婚,霍子桦的脸都白了,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难以置信,张了张嘴,半天才结结巴巴的挤出一句话,“愿愿,你说什么,你要和我离婚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要离婚!”沈心愿梗着脖子,表情倔强,“一个心不在我这的男人,我才不稀罕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到霍子桦失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不行,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你不同意?凭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凭,凭……”霍子桦一脸焦急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说,是因为惦记她的权利和财富吧?

    那样的话,自己今天就真的要交代在这了!

    皱着眉头,他眼珠转了转,突然想到一个理由,一个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愿愿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确定你爱的是我,而不是宋轻笑?”沈心愿嘲讽的看着他,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霍子桦收起心中那些情绪,换上一副温柔的笑颜,“你说什么傻话呢,我和她早就是过去式了,和我结婚的人是你,陪我走了这么长时间的人也是你,宋轻笑现在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认识的普通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霍子桦这样说宋轻笑,沈心愿感到一阵变态的快意,不管是谁,只要是说宋轻笑的坏话,她都会开心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她也不会这么轻易原谅霍子桦,谁让他之前伤到她的心了呢。

    现在遇到麻烦了,想回来找她,哪有这么容易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