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六章 沈心愿的报复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看着她这副模样,傅槿宴一脸懵逼,不明所以,“笑笑,你这是怎么了?在和我演情景剧吗?可是我还……”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啊!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一个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脊背上,力气不小,让他都下意识的皱了皱眉,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当他看清是谁“欺负”他的时候,眉头皱得更紧了

    “妈,您干什么突然打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?”站在他身后的傅老夫人瞪圆了眼睛,一脸的不爽,“平时你和笑笑怎么闹,我都管不着,毕竟这是你们小夫妻之间的情趣,我都理解。但是现在笑笑都已经怀孕了,你还老是欺负她,你说你是不是欠揍?我告诉你,刚才要不是我够不着,我绝对要狠狠地敲敲你的脑袋,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都是卫生纸!”

    先是无缘无故的挨了揍,现在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训,傅槿宴整个人都不好了,再一次懵逼了。

    反应了许久之后,才听到他咬着牙,十分的无可奈何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妈,您是不是搞错了?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她,明明都是她在欺负我好不好!”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来,让人听了都不由得有些心酸。

    奈何傅老夫人不是一般人,她经历过大风大浪,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小把戏。

    “笑笑欺负你?连这种话你都说得出来,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?我都替你害臊!”傅老夫人嫌弃的抛下一句话,从他身边走过,理都没有理他,直接奔着宋轻笑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啊,别不开心了,那就是一头倔驴,脾气臭着呢,你别在意他,也不用搭理他,以后他再欺负你,你就来找我,看我不好好收拾他!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连连点头,顺便收起了满脸的悲痛欲绝。

    “谢谢妈,有您在我就安心多了。”

    至少不用担心没有人能收拾傅槿宴那头蠢驴了!好开森!

    “来,笑笑,妈那里有很多关于怀孕的记录,都是我当年整理下来的,这会儿正好也空闲下来了,你抓紧时间看一看,省得到时候啥也不知道,那就尴尬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妈,我知道了,那我们现在就去吧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于是两个人手挽着手,像是好姐妹一样的从傅槿宴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经过的时候,宋轻笑很是顽皮的对着他扮了一个鬼脸,然后扭过头去,蹦蹦跳跳的走远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刚怀孕就这么嚣张,居然学会布陷阱设计我了,很有本事嘛!

    那我们就走着瞧,看看你这个小猴子能不能翻出我的五指山去!

    这一边的气氛愉悦欢脱,另一方却凄凄惨惨。

    霍子桦已经离家出走一个多星期了。

    因为公司遇到了一些问题,所以这段时间他一直住在公司里,争分夺秒的处理着事故,争取将损失降低到最低。

    但是,即便是如此的废寝忘食,该有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,公司的人都怨声载道,不少人对他的意见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原因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唉,我真是搞不懂了,明明费劲巴拉的娶了现在的老婆,年轻漂亮,家里还有钱,连带着他的事业也扶摇直上,短时间内经历了大跨步。这多好啊,霍子桦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非要闹,现在好了,公司出问题了,在解决不了,所有人都得失业!”

    “嗐,这种事情不能只看表面,就像一个人不能只看外表,还要了解他的心性。霍子桦明显就是有野心的,想要一直往上爬,现在的位置又怎么甘心这样坐下去。只是这人啊,都有一个毛病,有了钱和权,底气就足了,再面对着自己老婆的时候,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再也没有威慑力,往日的愁怨都迸发了出来,一个不顺心,自然就是转身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走人就走人,这都是不难理解的,毕竟泥人还有三分脾气,只是脾气这种东西,也是要看自身的,你有本事有能耐,你想要如何都可以,没有人拦着你,但是没本事的话,就请你闭上嘴,老老实实的呆着,不要炸毛了!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!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三个字吐出来,镜子前面站着的两个女人终于补完了妆,将东西收好,拍了拍手离开了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刚刚吐槽完上司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,在距离她们两米远的拐角处,站着一个高大的身躯——霍子桦!

    此时的他面色铁青,明显的心情十分不爽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,听到有人在背后嚼舌根,心情都会不好,更何况是他,他本来就是走的后门,现在又……简直像是被人当面打脸一样,十分难堪。

    他愤愤的捶了墙壁一下,转身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着桌子上铺满了各式各样的报告,他的头瞬间就变大了,伴随着丝丝绕绕的疼痛。

    霍子桦表情痛苦的扶住额头,咬紧了牙关,脸色刷白,十分的难看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感觉消散了许多,他才终于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现在遇到的危机,其实不能算是真正的危机,这一切不过都是沈心愿为了报复他,从而故意给他使的绊子,就像当初对待宋轻笑的时候一样,将她逼到了绝路上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,换成了自己。

    霍子桦垂眸看了看那些没有被处理完的报告,耳边还萦绕着那两个女人所说的话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明白,自己现在拥有的这一切,无论是身处高位的职位,还是不容小觑的财富,都是沈家给予的,或者说,都是沈心愿给予的,若是现在两个人真的因为闹别扭、生闷气而冷战,甚至是离婚,只怕眼前的这一切,都不再属于他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可能再次成为当初那个穷困潦倒,随时随地都要看人脸色的地步,霍子桦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身体,想都没想,很是坚决的摇头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好不容易走到了今天这一步,为此我付出了多大的努力,受了多少人的白眼,若是现在放弃了,那我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我的青春,我的时间,我的……心爱的女人。不行,绝对不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