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五章 就今晚不打扰你们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他们说了一下午话,傅槿宴和傅军安就下了一下午棋,本以为到了晚上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,可谁知道,他们在傅家老宅留宿。

    于是,悲催的傅槿宴就忍受着媳妇被占领的日子,独自一人过着凄凄惨惨戚戚的几天。

    这几天,宋轻笑渐渐的和他们熟悉了,这些人几乎都认识了,这才少了很多拘泥感,开始自如的聊天聊地。

    没想到,大家竟然还很合拍,气氛融洽得不得了,宋轻笑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组织,迅速加入到七大姑八大姨军团中,向着这些长辈们靠近。

    第三天,傅槿宴终于憋屈得受不了了,这才隐晦的跟这些长辈们说道:“笑笑说她怀孕后,腿和腰部总是酸疼,我之前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帮她按一按的,现在也这么几天了,你们看……”是不是该把我媳妇还给我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刚想说自己的腰和腿才不疼呢,就收到了来自傅槿宴暗含警告的眼神,那眼神太过凌厉,宋轻笑一下子就读懂了其中的意思,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嗯,昨晚睡觉的时候又开始有点抽疼了。可能是有点缺钙。”

    心直口快的宋轻笑并没有发现这其中的不妥之处,卖力的表演着戏。

    哎,赶鸭子上架,不演不行呀。

    七大姑八大姨们一听这小俩口的话,纷纷捂着嘴笑了,了然的说道:“好好好,今晚就不打扰你们了,不过笑笑呀,你的腿可能不是因为缺钙疼的,第一个月正常服用叶酸的话,是不太容易缺钙的哈。你真的疼的话,一定要抽时间去医院检查下哦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这话,小脸当场就飞上了两朵红霞,恶狠狠的瞪了傅槿宴一眼:都是你,非要让我演戏,这下好了吧,演崩了吧,现在大家都知道那点心思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用眼神回道:是你自己太笨,想借口都不找个合理的,看来哪天我要给你科普一下孕期注意事项了。

    小俩口的眼神交流自然瞒不过眼尖的亲戚们,他们纷纷对视一眼,流露出别有意味的笑。

    于是,宋轻笑和傅槿宴的这番表演也取得了不俗的效果,吃完晚饭后,她们全都走了,像是约定好的一样,一个也没落下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得目瞪口呆,不愧是训练有素的豪门大家族,连撤退起来也是这么的有度。

    宽大的别墅一下子突然陷入了安静,没有了那些欢声笑语,仿佛还有点让人不适应。

    尤其是宋轻笑,觉得自己浑身难受,像是哪里痒,但又说不出的那种感觉。这三天和他们相处,她的情绪非常高昂,毕竟女人之间很容易找到共同话题,而且这个是不分年龄阶段的。

    不像她和傅槿宴在一起时,没说上几句她就忍不住想炸毛。

    “她们都走了,你这下满意了吧?”宋轻笑斜着眼瞅了他一眼,不开心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笑,认真的点点头,俊脸上的满意之情就差没溢出来了,“相当满意,她们虽然是我们的亲戚,但霸占你这么多天也够了吧。这几天明明媳妇就在自己身边,我却守着空房,这样长期下去,对我的身心发展有害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本正经的样子,让宋轻笑翻了个白眼,“还身心发展,你早就不发育了好吗!以为自己是十八岁的青春美少年吗?你充其量就是介于小鲜肉和老腊肉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老腊肉?”

    傅槿宴很是敏捷的抓住了一个重点,冷眸微眯,危险的气息顷刻间宣泄而出,“你是在嫌我老?你确定吗?看来我十分有必要跟你好好的讨论一下,关于这方面的问题,省得你产生什么误会,对我来说也是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还十分有人性有人权的问了一句,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我觉得……你丫的脑袋有坑!

    早在他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,宋轻笑就已经灵敏的感受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波动,危险的气息正向她涌来,求生的让她快速的后退一步,远离危险地带,双手环胸,脖子挺得笔直,摆出一副防御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我可事先提醒你,我现在怀了孕,是孕妇!孕妇你懂吗?那就相当于濒临灭绝的动物,是需要好好保护起来,不能骂不能打,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可以,要维持孕妇舒缓轻松的心情,时刻保持愉悦才可以。你这样对我又吼又叫,间歇的还带着恐吓,对我的心情影响很大,我若是心情不好了,宝宝也会受到影响的,那后果就更加严重了……”

    长篇大论,像是洪水一样,绵绵不绝的向着傅槿宴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,让他嘴角都在不由自主的抽搐——情绪太激动导致的。

    摊上这么一个思维跳跃性极强的媳妇儿,你就说你准备怎么哭吧!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有看孕妇手册吗?”傅槿宴突然语气凉凉的问道,“那你怎么还会知道,孕妇心情不好对宝宝也有影响?”

    那天因为误会,她从医院跑回家,走的时候,并没有将医院发给每位准妈妈的孕妇手册带上,还是他看到了,收了起来,一起给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问题,宋轻笑轻哼一声,颇有些自豪的说道:“这很奇怪吗?每一个女人做了妈妈之后,都会了解一定的常识吧,这都是稀疏平常的事情,你有什么不明白的?”

    “换成任何一个女人,我都相信她们会去了解一定的常识。但是你……呵!顶多研究研究食谱的常识,你个小吃货!”

    傅槿宴无情的戳穿了她,让她顿时恼羞成怒,瞪圆了眼睛,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,“傅槿宴,你丫的是在嘲笑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在阐述事实。”傅槿宴轻笑一声,老神在在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更是气恼得要跳脚,单手插着腰,另一只手伸向前方,摆出一副泼妇骂街(形象!注意形象!)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刚说了一个字,她就眸光一闪,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,一下子变了模样,换上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水亮的眼眸中也浸满了泪水,说话的时候,声音更是哽咽得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,“槿宴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真的是太伤我的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,她就双手捂住脸,期期艾艾的声音透过指缝传了出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