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四章 被包围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在傅槿宴疑惑不解的神情中,她好心的解释道:“之前我睡懒觉的时候,你都是简单粗暴的将我拖起来,不论冬天多么寒冷,你都那么的坚定,那么的绝情!而现在呢,我怀孕了,你就舍不得叫醒我了,敢情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吧?要是我没怀孕,估计现在早就到你爸妈家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双标可以不这么明显吗?简直就是差别待遇呀。这孩子还没出生,娘就已经没地位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觉得自己的额头飞过一排乌鸦,很有种将她嘴堵上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的联想能力这么丰富,脑洞开得这么大,怎么不去写小说呢?人们说孕妇的情绪像是六月的天,说变就变,我开始还不信,现在总算体会到了。还有啊,都说一孕傻三年,看来这蜜汁定理你也逃不过,才刚怀孕,就犯傻了。”傅槿宴并没有因为她是孕妇就嘴下留情,但用词却也温和了很多,不想宋轻笑那丫的,仗着自己怀孕,情绪越来越暴躁了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一喷火龙!

    宋轻笑听到他的话,双手叉腰,立即炸毛,配着她还热乎着的造型,活脱脱一市井泼妇的形象。

    她正想开口说点什么,就看到傅槿宴很没老公爱的一笑,然后幽幽的说:“笑笑,你的眼角有眼屎,很大一坨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觉得这句话特么的就是一个晴天霹雳呀,将她劈得外焦里嫩,神志全无。

    她缓过来之后,立即伸手去揉,却什么都没揉到,这才知道自己是被某人耍了。

    不过,那点升起的小情绪也早就被他那句话戳破了,炸裂了一地的孕妇心呀。

    她终于起身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开车来到傅家老宅后,将近吃午饭时间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下车,就受到了傅老夫人热烈的欢迎,那架势,好像二人是多么珍惜的国宝似的。

    “笑笑、槿宴,你们终于到了,妈都盼了好久了,怎么样,一路上累不累?”傅老夫人亲热的挽着宋轻笑的手,边走边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们不累。”宋轻笑撒着娇,笑眯眯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呀,来了不少人呢,都是一些自家的亲戚,我先提前跟你说一声哈,免得待会你被吓到。”傅老夫人拍拍宋轻笑的手,“咱们也有很久没见面了吧,妈还怪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孤零零的走在后面,与前面的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自家老妈果然是重女轻男,每次回家都是这种状况,把自己的媳妇当个宝似的捧着,他则像个垫底的存在,哭唧唧!

    几人进了门,很快就被一大群人包围了。

    当然,被包围的只是宋轻笑而已,傅槿宴则无人问津,连边都靠不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累不累?”

    “这前三个月是最难熬的时候,你一定要保重好身体呀。”

    “槿宴这孩子,都没给你做点好吃的吗,瞧瞧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,怪惹人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从上次宴会一别,咱们也有好久没见到笑笑了吧。现在怀孕了,真是咱们家的一大喜事呀,必须得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挂上笑脸,得体的应付着来自七大姑八大姨的问候,心里却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这些人她压根就分不清谁是谁,上次的宴会都距离现在这么久了,而且她一向脸盲,一个人需要接触很多次才记得住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都谁跟谁,她是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
    热闹中,她抬头,向傅槿宴发射出一个求救的眼神。

    然而傅槿宴却送了耸肩,双手一摊,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宋轻笑登时就哀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好在,没过多久时间,就开饭了,宋轻笑暂时得到了解脱。

    这次的聚会算是一个小型的家宴,大圆桌坐了十几个人,大家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喝酒聊天,话题总也绕不开傅槿宴和宋轻笑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主要的还是他们孩子的事。

    宋轻笑这个当事人像个旁观者一样,不言不语,低眉顺眼的吃着自己的饭,像他们说的并不是自己似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完全没法接话。这种成为话题中心的感觉,一点也不好好吧!

    倒是傅槿宴,时不时应上几句,表示自己有在认真听。

    期间,最开心的就要数傅老夫人了,全程她几乎没怎么吃,几乎都在为宋轻笑夹菜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这个你多吃点,是我让厨房做的最适合孕妇吃的东西了,而且也没什么腥味和油味,应该很合你现在的口味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了,总是闻到都受不了,更别说吃了,此时见傅老夫人给她夹的菜,竟然勾起了自己久违的食欲,微微一笑,向她点头致谢。

    “谢谢妈,别光顾着给我夹菜,你也吃啊。”

    她品尝了一下,入口生津,不油不腥不腻,果然很合她的口味,而且吃下去胃里也没有半点泛酸的感觉。

    宋轻笑登时眉头一亮,一脸满足的说道:“这菜真好吃,我最近本来都没什么胃口的,吃了妈您特意为我准备的菜,觉得好胃口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老夫人一听,笑得见牙不见眼的,宋轻笑这句话,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赞美,她连忙不停的给她夹菜,并嘱咐着,“既然好吃你就多吃点,不要客气,也不要拘束,大家都是一家人。稍后我让人把这些菜的食谱整理出来,你们回去的时候记得带上哈。我反正也闲着没事干,接下来就好好研究食谱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到她的话,十分感动,也给傅老夫人夹着菜,撒娇的让她吃点。

    “这次呀,你们回来就多住几天再走,咱们有好久没见面了,一天的时间怎么说得过来,你说是不是?笑笑。”傅老夫人现在都不征求傅槿宴的意见了。

    他的意见,不重要!

    自己儿媳妇的意见才是最宝贵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想了想,反正也还没收假回公司,多住几天也无妨,索性就答应了,“好啊,妈,正好趁此机会好好陪陪你,免得你们在家寂寞。”

    一顿热闹的饭吃完后,宋轻笑仍旧被众人拉着问东问西,傅槿宴彻底成了一个局外人,和他家老头子下棋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被遗忘的可怜人,只能依偎着互相取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