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一章 从垃圾桶里面捡回来的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郁闷无比的宋华年深深地看了苏梅一眼,语气低落,“小梅,这么多年,你不了解我,也不了解笑笑,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苏梅瞪圆了眼睛,一脸的疑惑,“你说什么呢?我怎么听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我之所以这么着急,是因为我担心笑笑肚子里的宝宝,而且依着她的脾气,气急了肯定是她先动手,槿宴是不会还手的,但是她万一动作大了,抻着孩子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一声悠长的叹息脱口而出,“你不知道,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个屁啊!”

    忍了又忍,苏梅还是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,表情像是吃了一盘苦瓜,脸都纠结在了一起,隐隐的,还能听到些许磨牙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宋华年,你是不是脑袋有坑?还是你早就被驴踢过了?跟你说话居然还这么的费脑子,我真是……”苏梅伸手指了指他的鼻子,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。

    宋华年见状,嘿嘿一笑,握着她的手指放在手心,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没有什么诚意的安抚着说道:“冷静冷静,我也确实是担心啊,两个孩子年轻气盛,万一说着话,哪句不称心了,动起手来也是说不准的啊!”

    “就你知道瞎操心!”苏梅挣了挣手,没有挣脱开,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,“赶紧给我老实的在这儿坐着,只要没听到打架的声音,或者是呼救的声音,你就甭管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华年目瞪口呆,“照你这么说的话,那个时候,惨案都已经发生了吧,那岂不是来不及阻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阻止什么。他们是小孩子吗?还是智商有问题,这么一点儿小事都处理不好,白活这么多年了!”

    被劈头盖脸的一顿吼,宋华年顿时乖巧得像是小绵羊(或者是老绵羊)一样,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,眼观鼻,鼻观心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副样子,苏梅又好气又好笑,瞪了他一眼,却是没有再说什么,继续喝着自己的养颜茶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楼梯处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宋华年闻声,第一时间扭过头去,就看到那两个被他担心的人,正手挽着手走下楼梯。

    嗯,两个人都是全须全发,脸上也没有伤,衣服上也没有血,走路的时候脚步也很稳健……应该是没动手。

    (苏梅:你以为他们两个是玩命厮杀了吗?)

    一旁的苏梅也在看着他们,见他们举止亲密,笑容满面,知道他们应该是和好了,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表面上她表现的很是不以为然,但心里却也是满满的担忧,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女儿,怎么能不心疼呢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他们终于重归于好,苏梅心里的一块大石也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这样子,是确定孩子的问题了?”

    这个尴尬敏感的问题被苏梅如此大刺刺的提出来,两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自然,尤其是傅槿宴,脸上写满了“好尴尬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窘迫的样子,宋华年连忙摆着手说道:“好了,别听你妈说什么,没事了就好。笑笑啊,折腾了这么久,是不是饿了?你妈一直给你炖着汤,清淡可口,最适合孕妇喝了,现在给你盛一碗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宠溺的语气像是对待一个顽皮任性的孩子一样,听得苏梅都不由得默默地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都是你惯的!

    一听说有好吃的,宋轻笑自然是欣喜若狂,连连点头,嘴里还不住的说道:“好呀好呀,正好我这会儿饿了,感觉都要前胸贴后背了,这会儿感觉可以吃下一头大象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梅轻笑一声,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,伸出手,动作轻柔的将她鬓角的碎发掖到耳朵后面,语气轻柔的说道:“放心,不会的,刚怀孕的这几个月,基本上是吃什么吐什么。别看你现在感觉饿了,但是一会儿闻到饭菜味,绝对瞬间就饱了,相信我,这是过来人的经验。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,这是威胁吗?确定不是恐吓?

    身为一个亲妈,这么说真的好吗?

    我怀孕了诶!你不应该好好的呵护我安慰我吗?

    我是不是有一个……假妈?

    撇了撇嘴,宋轻笑一脸的坚定地问道:“不会的,我的胃我还是相信的,24k纯……不锈钢胃,结实无比,百毒不侵,什么都不怕。怀孕这种小事,完全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苏梅挑了挑眉,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不行,我受不了,妈,你快把这个拿开,我要吐了!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手捂着嘴,另一手正在拼命地摆动,想要将面前的那个盘子推到一边去,内心已经泪流如海。

    盘子里面装的是清蒸大闸蟹,现在正是螃蟹肥美的时刻,可是在她看来,还不如泔水好闻!海鲜特有的腥味,简直让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苏梅轻笑一声,将盘子扯了回来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刚才不知道是谁说的,有一个百毒不侵的胃,怎么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螃蟹,就把你打击成这样了?我可没有在里面放毒药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那就是随口一说,怎么可以当真呢,呵呵……”宋轻笑捂着嘴,笑的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这一定不是亲妈!我一定是从垃圾桶里面被捡回来的!

    苍天啊,我要找妈妈!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傅槿宴全程围观了惨案,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自家这货只能和自己耍耍橫,换成别人,完全就是被虐的下场!

    傅槿宴无声的叹了口气,将一碗汤推到了她的面前,柔声说道:“还是喝汤吧,你现在的身体也吃不了别的东西,吃了吐,吐了吃,多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光喝汤,太惨了。”宋轻笑瘪着嘴,可怜巴巴地说,“我想吃肉,肉!”

    “想想得了,目前为止你是没戏了,不过若是熬过前三个月,情况应该就能改善许多,到时候你吃东西,就不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了。”苏梅慢悠悠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的神情更是沮丧,终于忍受不了胃的抗议,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喝着,神情哀怨得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吃完饭,两个人便提出了告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