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章 前所未有的幸福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那次,从宴会上离开后,我在路边遇到霍子桦,他说自己刚出差回来,问我去哪里,顺路捎我一程,拉出城我就下了车,然后自己打车回来收拾行李,最后才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家以后,就整天窝在家里,哪里也没去。我还记得,那天给你公司打完电话,我就觉得自己像是要炸了一样,受不了那种感觉,就只能跑到酒吧去买醉,不知道怎么的,遇到了也来酒吧的霍子桦,然后又倒霉催的遇到沈心愿,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也跟着苦笑一声,倾诉着隐藏在自己心底最深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和霍子桦之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事,不论是遇到你之前,还是遇到你之后,我和他曾经还是男女朋友的时候,最亲密的也就是拉拉手而已。后来认识了你,发生了那么多事情,我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觉得你一定是有什么原因,才会选择我。比如说我傻,比较好骗。所以我才会一直在心里隐约觉得,你其实有其他喜欢的人。契约的事,我也想明白了,不过是我欺骗自己的一个借口罢了,所以契约撕毁后,我更恐惧了,觉得你所图很大,就忍不住想要逃跑,觉得你对我的感情,变成了一种束缚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想着,我才会忍不住逃跑,可是回家之后,心里反而变得更加空空落落了,每天晚上要看着你的照片才能入睡,每天都想给你打电话,却又不敢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到你们公司,却又被前台以那样的口吻告知,仿佛安琪雅成了总裁夫人似的。怀孕后,你首先的反应就是质疑,让我怎么不感到心寒。”

    这一长串话吐出来后,宋轻笑仿佛卸下了一块大石头,心上压着的那些无形的枷锁终于彻底解开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我心里确实一直都有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是你,从来都是你,没有别人,不论是什么安琪雅还是李琪雅,都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。我从来都只喜欢那个叫宋轻笑的小傻子。娶你也不是为了什么,相信我,你要钱没钱,要颜没颜,还不如自己照镜子,所以你说我图你什么!”

    傅槿宴深情又毒舌的表白着。

    前半句话听起来还不错,但是后半句在宋轻笑听来,就显得不是那么有滋味了。

    丫的,说谁要钱没钱,要颜没颜呢。

    好吧她承认,她是没什么资本好让人图的,但是大兄弟,你别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呀!

    很伤人心的好吧,她不要面子的吗?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表情变幻莫测的,知道她心早已经动摇了,于是抓住机会上去轻轻的抱着她,再度忠诚的表白,“笑笑,再给我一个机会好吗?现在误会都解除了,我们重新开始好吗?”

    他摸着宋轻笑的小腹,心里涌上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这里孕育着他的孩子,他快要当爸爸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好神奇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们都有小宝宝了,咱们不吵了好吗?你难受,我也不好过,既然相爱,为什么要互相虐呢,你说是不是?你看我都追到a市来了,还不能说明我的心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顺从的靠在他怀里,恶狠狠的威胁道:“从此不准再怀疑我,也不要乱吃飞醋了知道吗?不然我就把你暴打一顿,让你三天出不了门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其实你可以换一种方式让我三天出不了门,还下不了床。”傅槿宴意味深长的说道,“我更喜欢你用别的方式这样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闻言,耳朵顿时通红,捏起小拳头朝着他就招呼上去了,“去去去,简直没个正经,都是要当爸爸的人了,说话还这么没羞没臊。小心你孩子出来笑话你,胎教也不教点好东西!从现在开始,你的一言一行都要规范知道不!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在网上查了,上面说……怀孕的时候不能同房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闻言,顿时脸色一垮,像吃了黄连一样,苦了吧唧的。

    “嗷,媳妇,不要啊……还有十个月,你让我这正值青春年少的中年大叔怎么度过呀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就你,看上去跟小鲜肉似的,中年大叔还不够格。怎么过,当然是自己想办法了。”宋轻笑很没良心的笑了起来,幸灾乐祸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“好呀,你就是看我现在不能把你拎起来打屁股了,所以才这么嚣张的是吗?”傅槿宴咬牙切齿的看着她,想到自己确实不能把她怎么怎么样了,顿时又是一阵泄气。

    宋轻笑伸出脑袋,做了个鬼脸,“略略略,你猜对了,正解!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这调皮鲜活的小模样,眼中泛起了浓浓的宠溺之色,如果他们一直这样,该多好啊。

    现在,他有老婆,也有孩子了,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幸福。

    客厅里,苏梅和宋华年相向而坐,前者神情淡然,悠闲地喝着茶,后者则是坐立难安,时不时地抬头向着楼上的方向张望,脸上写满了忐忑。

    一杯茶喝得见了底,苏梅姿态优雅的拿着小巧精致的茶壶,缓缓的向着杯子里面倒水,漫不经心的说:“你用不用这么的望穿秋水啊!眼珠子恨不得贴到楼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担心吗?”宋华年轻皱着眉,神情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,还是透着浓浓的担忧,“刚才笑笑哭得跟个孟姜女似的,明显的心情已经糟透了,现在槿宴上去,他们两个万一谈不好,打起来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“噌”的一下子站了起来,吓得苏梅差点儿把手里的杯子丢出去!

    “笑笑可还怀着孕呢!万一他们真的打起来了……不行!我还是不放心,我要上去看看!”

    宋华年说着,转过身就要上去,冷不丁被一只手自身后扯住了衣袖,拦住了他奔跑的脚步!

    “华年,你怎么回事,怎么说风就是雨的?他们两个怎么会打起来,你看槿宴那个样子,舍得动笑笑一根手指头吗?现在说不定就抱在怀里,心肝宝贝的哄着呢。你就别瞎操心了,破坏人家夫妻感情,是会被驴踢的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怎么就成了破坏别人夫妻感情了?

    为什么会有驴要踢我?

    明明我是在担心孩子的安全好不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