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八章 真相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等下!”

    就在他快要走到门口时,一道苍白无力的声音响起,跟刚才说话那人似乎并非同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停下脚步,又转身走回他身边,自顾自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最好是真的,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玩你猜我猜的游戏,你知道的,我的风格一向简单粗暴,赶尽杀绝。如果被我发现你在说谎,后果不是你能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,你到时候会对自己还活在世界上感到无比的痛恨。”

    阴测测的话带着极大的威压向霍子桦袭去,使得霍子桦的呼吸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。

    “我保证,我说的是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自从跟笑笑认识之后,我们之间纯洁得只是拉拉手,连嘴都没有亲过,包括前段时间的酒吧事件,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期间,我也没有偷偷去找她,连那次在路上载她一程都是巧合而已。所以孩子,百分之百是你的,我相信笑笑的人品,也相信她对于感情的忠贞。你要是再疑神疑鬼,那就真的是对不住她,辜负她的一片真心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霍子桦似乎陷入了回忆中,“笑笑总说,要把我们美好的第一次,包括亲吻,留到结婚以后,所以即使我再想,也尊重她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打住。”傅槿宴出声打断了他的话,他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够了,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听他墨迹他和自己亲亲老婆的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尊重她的想法,却没有尊重她这个人,所以,你落得现在的下场,纯粹是咎由自取。今天就暂且相信你的话,如果被我查到有半句不实,我做的还是之前你听到的那些,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站起身,这次是真的走了,徒留霍子桦一个人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,愣愣的看着空气中的某处。

    他有预感,这次他一旦放手,他和宋轻笑之间就彻底没了缘分。

    从此,真的是天各一方了。

    她过她的三人世界的小日子,他却茕茕孑立形单影只,有家不能回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不想回就是了。

    然而不说真话的后果是他绝不愿看到了,傅槿宴那个男人的心狠与果断他见识过了,绝非他这种段数的可以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相信,傅槿宴有让自己生不如死的能力与决心。

    所以,就这样吧,他和宋轻笑之间就这样了吧。

    他欠她的,这辈子都还不清了,只有等下辈子,再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。

    傅槿宴坐上车后,并没有忙着发动车子,而是在里面静静的抽了一根烟,来缓解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在得知孩子真的是自己的之后,心里有释然,也有愧疚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前不久才怀疑这件事。

    虽然有个声音一直在说:这个孩子是你的。但他就是忍不住要亲耳听到真相,想消除自己那点怀疑的毛病。

    一根烟抽完,他发动车子,一踩油门,车子就驶了出去,方向赫然是——宋家。

    宋家别墅二楼,苏梅正在宋轻笑的房间里劝她,“笑笑,你别哭了,你怀孕了,哭多了多宝宝不好。怀孕的女人情绪波动太大的话会影响孩子的发育,有的会腭裂,就是兔唇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那些生下来就是兔唇的孩子,他们就是因为自己的妈妈在怀他们时,情绪波动太大造成的,哎,可怜的,还得要去动手术才能好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,哭得更厉害了,“妈,可是我就是想哭嘛。嗝……上一刻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,我是怀着满心期待与欢喜告诉傅槿宴那个混蛋的,没想到,嗝……高兴不过三秒,下一刻他就怀疑我出轨,怀疑这是我跟别人的孩子,你说我能不伤心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来明明很洁身自好,他凭什么怀疑我爬墙!虽然他只是变了脸色,但他以为我看不出来吗,他根本就不信。妈,我是真的难过。”

    苏梅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背,叹了一口气,“哎,我知道你心里难过,既然这样,想哭就哭吧,哪个女人遇到这种事不难过的,只是别太过伤身了,怀孕前三个月是至关重要的时期,胎儿一旦发育不稳,就有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槿宴那孩子是爱你的,我们都看得出来,只是有点没有安全感,毕竟你之前一言不发的就来到a市,他心里的不安也可想而知。你们俩之间一定出了什么问题,不然你不会这样,他也不会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苏梅的话,宋轻笑的哭声渐渐减弱。

    见状,苏梅一脸心疼的看着她,“妈妈知道你的苦,也知道他的难处,所以你们两个现在就是缺乏有效沟通,不能互相坦白自己的心,夫妻两人这样相处是不行的,迟早会出大问题。你是我的女儿,我了解你,你要收收自己的小性子,有什么话一定要坦白的跟槿宴说,不要怕受伤害,也不要怕被拒绝,当一个人极度真实的时候,他就已经无坚不摧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谢谢你,我知道了,我会慢慢改变的。”宋轻笑抽抽噎噎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那个傅槿宴自己也有一些臭毛病,爱吃飞醋!

    傲娇的宋某人才不会承认,这是他爱她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。”苏梅站起来,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然后嫌弃的皱了皱鼻子,受不了的说,“咦,你蹭得我衣服上到处都是眼泪鼻涕的,太脏了,不行,我得去洗个澡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眼眶红肿的宋轻笑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妈,亲妈,眼里的疑惑显而易见:苏梅女士,你确定我是你的亲女儿?24k纯金的亲女儿?

    苏梅看着她这副呆样,和想吐槽的样子,立马噗嗤一笑,“好了,不跟你开玩笑了,我去重新换件衣服,这个样子可没法见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,妈,我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大哭一场,发泄了情绪后,觉得有点累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你困了就睡吧,怀孕前期呀,就是瞌睡多,仿佛怎么也睡不够似的。”苏梅了然的笑笑,仿佛又回想起自己曾经怀孕时的经历了。

    苏梅走后,宋轻笑慢腾腾的上床,把自己埋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她实在觉得很累,今天真是多事的一天,一大早起床就被神出鬼没的傅槿宴惊吓,然后去医院,回来后又呕吐,再度进医院,又和傅槿宴大吵一架,伤身又伤心。

    胡乱想着,没一会她就睡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