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七章 往绝路上逼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,是想问清楚,这孩子究竟是谁的。”傅槿宴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,只要一想到这孩子可能是霍子桦的,他就忍不住想毁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告诉我实话,我会给你一大笔钱,足够你度过余生了。据我所知,你现在的处境貌似很不好过啊,大家看不起你,你又从沈家搬了出来。如果有了这笔钱,你想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,绝对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面对傅槿宴的利诱,霍子桦很心痛动,确实,没钱没背景是他一生的痛,他所有做错事的原因,无非都是为了利益和权利,才会一步错步步错的。

    然而,只要一想到他们俩闹掰,自己和宋轻笑重新在一起的日子,他又不愿意就这么答应傅槿宴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霍子桦坚决的拒绝了他的要求,“没想到你把我调查得这么仔细,傅总,虽然你看不起我,但不代表我就自己看不起自己了。我的事情,不管你出多少钱,我都不会吐露半个字的。”

    “霍子桦,你还想在公司继续混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没耐心在这里跟他兜弯子,打太极,他现在迫切的想知道宋轻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。

    不管最后是谁的,只要有一个确切的答案,他都不会像现在这么煎熬。

    “当然想,难不成傅总你权力通天,能把我随时开掉吗?”霍子桦傲然的看着他,然而,这种傲然,更像是一种愚蠢的挑战。

    蚍蜉撼大树,可笑不自量。

    傅槿宴像看蝼蚁一般看了他一眼,然后淡淡的说道:“你以为我今天来,就没半点准备吗?我不需要随时把你开掉,我只需要把你以前做的事情,通通拿出来在网上晒晒,然后把你和沈心愿的那些视频发给你们领导看,不需要我亲自动手,自会有一大波人来讨伐你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悠闲的翘起二郎腿,继续说:“毕竟,谁也不会要一个劣迹斑斑,喜欢背叛的人,即便他的能力再好。这年头,忠诚可以用很长时间来建立,也可以在一瞬间就被摧毁。我只要给他们埋下了你不忠的种子,经过广大网民的发酵,相信要不了多久,这颗种子就会在他们心中开花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当初那些背叛的视频,我家夫人一直都好好保存着呢,我想要找到,简直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无耻了!”霍子桦气得浑身发抖,没见过这样的,明明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,他还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拿出来说,简直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过奖过奖,霍总,比起不要脸,我比你可差远了。毕竟,我又没干劈腿的事,我说的那些也都是事实,干嘛这么着急否认呢,是吧?”傅槿宴闲闲的看着他,一步一步将他逼到死角。

    敬酒不吃吃罚酒,这种人就是应该这样收拾一顿才会安分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你别太过分了,到时候闹得大家都不好收场,毕竟笑笑现在怀孕了。”霍子桦意有所指的说道,希望能借此让傅槿宴退一步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男人露出来的锋芒太尖锐了,他完全不敢与之争锋相对,只有拿那点可怜的资本来掩饰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实话,我自然不会如此逼你。怎么样?考虑好了吗?愿意说了吗?”傅槿宴周身的气息越来越冷,不愿意坐在这里,为不相干的人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的事,没有理由告诉你一个外人。”霍子桦也是豁出去了,不怕死的说道,毕竟,能和宋轻笑重新在一起的诱惑力超过了傅槿宴的威胁。

    傅槿宴定定的看了他一会,突然毫无预兆的站起身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身高一米八几的霍子桦,然后摸出手机,直接给陈盛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陈盛,你帮我出一份收购计划,是霍子桦的公司,尽快给我。还有,联系几个微博大v、热门公众号、头条号,待会我给你发一些视频资料,你把文字配好,务必让他们积极转发”

    简单几句交代完毕,他将手机放回兜里,浑身气势大开,话语却仍旧是淡淡的,仿佛这样的霍子桦,还不值得引起自己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霍子桦,既然你到现在都还死鸭子嘴硬的话,我也拿你没办法。你可以尽快考虑跳槽的事了,哦,对了,不止跳槽,尽快出国比较安全,因为很快,这里就没有你的藏身之地了。你很快就会成为一个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我会帮你上头条,并且热度居高不下,下了也要帮你刷上去,毕竟,你做了这么多可歌可泣的事,不让大众欣赏一下,怎么对得起你那番卖力演出呢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走上前,拍了拍呆愣的霍子桦的肩膀,“请你千万不要怀疑我的能力,和帮你上头条的决心。另外,别太感谢我哦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笑笑的孩子,我自然有办法查出是谁的,不过需要一点时间罢了,这点时间,我还等得起。我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猜想,今天找你,不过想确认一下罢了,没想到你这么不配合,那就由不得我心狠了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在听到他这番话后,浑身都颤抖了起来,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。”

    躲到国外,并不是他乐意看见的事,他的事业、他的家人、他的根基都在国内,如果就此躲了出去,那他这么多年的奋斗就化为乌有了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!

    他好不甘心呀,这个男人竟然这么狠!

    以前他是没亲自见识过,只是略微听人说起,有好长一段时间甚至还沾沾自喜,他不要的宋轻笑,竟然被他当宝似的捧在手心。

    后来事实证明,是他霍子桦眼瞎,错把珍珠当鱼目。

    傅槿宴淡淡一笑,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我都给你敬酒了,你不喝。分明是你自己在把自己往绝路上逼,关我什么事?我不过是做了我应该做的,而你,还看不清事实,做了不应该做的,那么就不要怪别人给你恶果吃了。”

    跟他斗,他还嫩了点。

    他在商场上血雨腥风里厮杀的时候,这个男人还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长蘑菇。

    两人一时之间静默了好一会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傅槿宴又给了他一点时间,见他还是嘴硬的不肯吐露事实,一个转身就向门口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