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六章 没什么好告诉你的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放下手机,看着不远处的宋宅,抿着唇发动车子,渐渐驶离了此处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个疑问,想要找人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这几天,霍子桦过得挺憋屈的。

    那天从家里搬出来之后,他就一直住在自己家,正常上下班。

    但是那天在酒吧闹的时候,也恰巧有同事看到了,原本就有许多人看不起他,觉得他是靠着沈心愿才走到现在这一步,如今发现了这么有趣的“一件事”,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呢!

    结果一传十,十传百,这几天,公司里都在说他的闲话,嘲笑他没有地位,连自己的老婆都如此的不给面子,根本都算不上一个男人!

    霍子桦简直气得肺都要炸了,却又不好说什么,因为他们并没有当着自己的面说,这样一来,自己连个发泄的借口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就更怨沈心愿了,要不是她疑心病重,跟踪自己不说,还在酒吧里大打出手,自己又怎么可能沦落到如今的境地呢。

    自己当初果然是眼瞎吗!

    放弃了宋轻笑那么好的一个女孩,选择了沈心愿。

    傅槿宴开着车来到霍子桦的公司,停好车后,大步走向前台。

    “您好,请问您找……”前台小姑娘从电脑中抬起头,看到眼前出现一个俊美绝世的男人时,剩下的话不由自主的吞进了肚子里,双眼发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哇塞,这个男人好帅!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,她快忍不住流鼻血了怎么办?

    世界上怎么可以有长得这么帅的男人,简直没天理了,跟他一比,那些一线明星都不够看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皱着眉,看见前台小姑娘话没说完,就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猛瞧,有些不悦,出口的声音也冷了几度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看够!”小姑娘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,顿时羞愤欲死,恨不得当场挖个坑把自己埋了,写上“本人已死,有事烧纸”!

    “抱、抱歉,先生,是我走神了,拜托你,千万不要告诉我们领导。”她双手合十,做出一个请求的动作,可怜兮兮的卖着萌。

    哎,没办法,干她们这一行不容易呀,虽然不是销售部门,但来访人员一个投诉,自己的饭碗可能就不保了,谁叫她没有代表好一个公司的形象呢。

    傅槿宴是谁,虽然有点不满,但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前台小姑娘计较,他淡淡的看着她,说道:“我找霍子桦,请你转告一声,让他下来,我就在大厅的休息室里等他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心里重重一跳,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找霍总?

    都不喊尊称,直接喊名字,恐怕,他也来头不小,这点从他的穿着打扮上也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的,请您稍等。”她恭敬的说道,随后立马给霍子桦打了内线电话,忐忑不安的告知情况。

    毕竟,像这个男人这样,以命令式的口吻要求他们霍总下来见他,实在是少见。

    前台打完电话,给傅槿宴端过去一杯水,弯腰恭敬的放在他面前,“请用茶,您稍等,霍总一会就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点点头,一手支在沙发上,一手过去端水,“有劳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回到自己的岗位后,仍旧在偷瞄着傅槿宴,觉得他的一举一动比自家老总还有气派,那一举一动,简直了。

    那浑然天成的气派亮瞎了她的24k钛合金狗眼!

    傅槿宴的茶喝到一半时,霍子桦终于带着疑惑姗姗来迟,见到是他之后,当即浑身一崩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有点走调的声音在休息室里响起,惹得小姑娘频频注目,嘴里不自觉嘀咕道:“霍总竟然这么失态,那个神秘男人到底是谁呀?”

    她决定将自己隐藏得再隐秘一点,然后进行偷听大计!

    傅槿宴仰着头,淡定的看着他,并没有因为自己比他矮就显得气势不足,相反,两相对比之下,霍子桦反而更像那个点头哈腰气势不足的下属,他则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,睥睨众生。

    “怎么?霍总,我不能来这里吗?请坐吧,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将手上的杯子漫不经心的放到茶几上,向他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霍子桦的眼中带着明显的敌意,仍旧僵硬着身体,不肯坐下,“你今天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?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没什么好说的!关于笑笑也没什么好说的是吗?”傅槿宴蓦地笑了起来,眼神里却没有丝毫笑意,反而凝聚着一团浓重的雾气,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霍子桦一愣,关于笑笑?

    傅槿宴还有什么好问的?他们都已经分手这么久了,要问,也是去问笑笑不是吗?

    还是关于前几天在酒吧里发生的那件事?

    “抱歉,傅总,即使关于笑笑,我也没什么好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和宋轻笑的私事,他傅槿宴虽然娶了笑笑,但又凭什么让他透露自己的!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,他就知道,今天此行不会太顺利的,不过,他可不是这么轻易就放弃的人。

    他右手在扶手上有节奏的叩叩的敲着,开门见山的直说:“笑笑怀孕了,我想知道,你们之间,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笑笑怀孕了?”霍子桦脸上的震惊完全无法掩饰,整个人彻底僵硬起来,随即,就觉得一种深深的怒气袭来。

    他傅槿宴凭什么?他何德何能,竟然能得到如此结果!

    而且,听他的口气,这是在怀疑宋轻笑对他不忠吗?

    呵!好一个伪君子,竟然怀疑笑笑的人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霍子桦突然心念一转,想到,如果他不说实话,那么傅槿宴和宋轻笑是不是会发生矛盾,从而让这段婚姻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不是就有机会了吗?

    可是,这种事情,以傅槿宴的聪明,不可能想不到,那他要做的话,就得做得隐秘些,不能让他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她是真的怀孕了吗?”他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欣喜,露出有点激动,又有点紧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傅槿宴果然,眼睛一眯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霍子桦的样子很可疑,难道他们真有一腿?

    可是,以宋轻笑的人品,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也保不准是霍子桦霸王硬上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