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不会和笑笑离婚的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但是司机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闻言也是唏嘘不已,连忙安抚她,“没事的小姑娘,生死有命,这是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的,你也别太伤心了,早晚都会有这么一遭的。不过我看你长得年轻漂亮,调整一下心态,还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,现在也不是旧时候,女人改嫁都是稀疏平常的。别哭了,生活还是要继续向前看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叔,你这么耿直,让我怎么往下接?

    我就是赌气这么一说,你这连后路都给我想好了。

    这样让我很是为难啊!

    抽了抽鼻子,宋轻笑随手抹了一把脸,抽噎着说道:“我知、知道,我会好好想一想后面的路的……”想想怎么收拾傅槿宴那头猪!

    打不死他就是轻的!

    一定要将他剥皮抽筋,让他跪在地上抱着大腿喊爸爸!

    满清十大酷刑轮一番,让他感受一下刺激的感觉!

    丫的居然敢怀疑我,活的不耐烦了吗!

    宋轻笑咬着牙,心中默默地盘算着如何“招待”傅槿宴,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家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到地方了,别哭了,以后的路还长着呢,要学会向前看。”司机一脸的关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点了点头,掏出钱来递给司机,没想到居然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看你的样子,和我女儿差不多,今天就算我送你一程吧,以后多笑笑,比什么都强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闻言,鼻子又是一酸。

    连一个陌生的司机都知道关心我,妈个鸡傅槿宴那头蠢驴,我说别跟着我,就真的没跟来啊!

    丫的活该打一辈子的光棍!

    宋轻笑轻声道谢之后,下车直接进了门。

    她没有看到,距离她不远的拐角处,停着一辆熟悉的车,上面坐着傅槿宴,正目光切切的看着她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宋氏夫妇原本正坐在沙发上聊天,因为担心宋轻笑,所以宋华年理所当然的又没有去公司。

    嗯,合理逃班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正聊着天,突然听到门被用力推开的声音,两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去,就看到宋轻笑哭花了一张脸跑了进来,顿时心里就是一慌,连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苏梅说着,又踮起脚看了看她的身后,疑惑的问道:“槿宴呢?他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?”

    本来宋轻笑还只是低声抽泣,一听到傅槿宴的名字,整个人都炸了,不管不顾的大吼一声,“不要跟我提他,我要跟他离婚!”

    她说完,捂着脸,一溜烟儿的跑回房间去了,剩下老两口面面相觑,诧异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?怎么去了医院回来就要闹离婚,这两个是闹什么脾气呢?”宋华年一脸的不解。

    苏梅也是同样的表情,不解中还带着浓浓的担忧,“可不是,这是怎么回事啊,我这心里怎么这么不安啊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皱着眉头想了想,说道:“这样吧,你去房间看看笑笑怎么样了,我给槿宴打个电话,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苏梅点了点头,忧心忡忡的走上楼去。

    而宋华年则是掏出手机,准备打个电话问问情况,只是电话还没拨出去,就有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,宋华年冷哼一声:“说曹操,曹操就到啊!”

    接通电话,他很是不客气的说道:“槿宴,怎么回事?笑笑为什么哭着回来的?她还说要离婚,你们不是去医院了吗?怎么闹成了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将傅槿宴砸了个晕头转向,但是他依旧没有放过其中的重点,急忙问道:“宋叔,您说什么,笑笑要和我离婚?”

    听出他似乎也是刚知道的样子,宋华年突然觉得,这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刚才我和小梅正聊着天,就看到笑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回来了,我们着急,就问她怎么了,又问你怎么没有跟着回来,她就突然大声的吼了一句,说你们要离婚!然后又哭着跑回房间了。现在小梅正在安慰她,我这也准备问问你,是怎么回事呢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闻言,一脸的郁闷,心中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他满是疲惫地说:“宋叔叔,这一切都是误会,您别担心,我不会和笑笑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宋华年心中稍稍安定了许多,至少这也是一句承诺啊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你告诉我,刚才是怎么回事,你们不是去医院了吗?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确实是去了医院,检查完医生说是……笑笑怀孕了。”傅槿宴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……怀孕了!”宋华年慢半拍的反应过来,顿时激动得语无伦次,“果然是怀孕了,刚才小梅还跟我说可能是,但是不确定,没想到居然……这真是太好了,我要做外公了!”

    兴奋的他握着手机,差点儿现场来一段老年迪斯卡,一张脸上笑开了花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宋华年心中的狂喜渐渐消退,恢复了一些神智,才想起来问题的关键,“笑笑怀孕了,这是好事啊,你们两个为什么还会吵架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傅槿宴有些难以启齿,“可能是我当时的表现有些不合时宜,让笑笑误会了我的意思,以为我怀疑……怀疑孩子不是我的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一说,宋华年也是一脸懵逼,心中涌起一种不知道是无奈还是纠结的心情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叹了口气,语气很是无语,“你们怎么还会因为这个……唉,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们两个怎么还会有误会呢?”

    “宋叔叔,这个就说来话长了,现在笑笑情绪不稳定,我怕我出现会让她心情更不好,所以我暂时先不回去,等她冷静冷静,我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说着,心中涌起莫大的伤悲。

    居然有家不能回?有老婆不能抱?好不容易有了宝宝,还没机会摸一摸!

    天底下还有比我更悲催的男人吗?

    我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!

    宋华年听到他这么说,又想到刚才宋轻笑一脸悲伤的模样,万般无奈的同意了,“这样也好,笑笑的脾气我还是了解的,不过就是一时转不过弯来,现在让她自己冷静冷静,到时候小梅再劝劝她,也就没事了。你不用担心,有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就麻烦您和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客气什么!”

    两个人寒暄几句,随后便挂了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