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四章 被怀疑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走着走着,她伸手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角,抬头看着他,一本正经的说:“槿宴,你相信我,我真的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傅槿宴伸手扶住额头,一脸的无奈,“我相信你,所以你也不用紧张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宋轻笑轻轻点了点头,柔顺的靠在他怀里,一步一步的蹭到了妇产科门口。

    “那个,这里你就不要进去了,我自己进去就行了,省得……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了看眼前大大的“妇产科”三个大字,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,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,“那好,你自己注意一点儿,有需要就叫我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伸手在她头顶揉了揉,宠溺非凡。

    宋轻笑轻声“嗯”了一声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没有事情做的傅槿宴百无聊赖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等待着,心中的焦虑没有消散,依旧满满的都是担心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道多久,一声轻微的“咔”的声音响起,妇产科的门被推开,宋轻笑木着一张脸,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状,连忙迎了上去,看着她这副样子,心里就是咯噔一下,连忙问道:“笑笑,你这是怎么了?检查结果怎么样,是哪里出了问题吗?”

    看着她神情如此的惶恐,只怕不是什么太乐观的消息。

    想到可能会面临的危机,傅槿宴心中满是心疼,伸手一把将她搂进怀里,柔声的安抚她,“没事的笑笑,别担心,无论怎么样,我都不会放任你不管的,你不用害怕,没事的,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靠在他的怀里,听着他不像平常那般平稳的语气,宋轻笑眨了眨眼,反应过来,伸手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胸膛,低声的说道:“那个,你好像是误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得病,身体没有问题,就是……”宋轻笑贝齿扣在唇上,一副难为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,心中疑虑越来越浓郁,“不是生病了,那是怎么了?笑笑,你快别卖关子了,快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咬了咬牙,宋轻笑仰起头,一副豁出去的样子,大声说道,“医生说我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怀孕……你怀孕了?”

    得到肯定的答复,傅槿宴整个人都蒙了,膛目结舌的站在那里,不知所云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凝重,根本没有得知妻子怀孕,而应该有的欣喜的样子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直在看着他,发现他神情变化之后,她的脸色也跟着变了,心像是掉进了一个无底洞,没着没落的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?我怀孕了你不高兴吗?”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傅槿宴罕见的迟疑了,神情沉重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个样子,宋轻笑心中的感受更是不好,突然有了一种火冒三丈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是什么意思?我说我怀孕了,他为什么要摆出这样的表情?

    之前他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孩子的吗?为什么现在……

    难不成,他以为孩子不是他的?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轻笑心中的郁气已经铺天盖地,她觉得这个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竟然被怀疑了,而且还是怀疑……宋轻笑顿时气得眼睛都红了,咬着牙,恨声问道:“傅槿宴,你是不是认为孩子不是你的?你是不是觉得我出轨了,觉得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笑笑,我没有,不是你想的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手忙脚乱的想要解释,难得如此的慌乱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不同寻常的表现,让宋轻笑心中的疑虑更加浓厚,此时她已经非常肯定——傅槿宴就是认为她出轨了,怀了别人的孩子!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认知,再加上因为身体还很虚弱,让宋轻笑的内心差点儿崩溃,眼泪再也忍不住,顺着脸颊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,傅槿宴,你真是棒棒的!没错,孩子确实不是你的,他是我的!是我一个人的!跟你没有一丁点儿关系!”

    对着他劈头盖脸的吼完之后,宋轻笑一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看看她要走,傅槿宴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她,焦急的问,“笑笑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宋轻笑心中一片荒芜——妈个鸡,你都不问我为什么说孩子是我一个人的,居然关心我要去哪!

    特么的劳资不愿意了,劳资不干了!

    你自己一个人过吧!

    咬了咬牙,宋轻笑猛地一甩手,将他的手甩向一边,红着眼睛,语气冷淡的说:“我要去哪里跟你有关系吗?我带着我的宝宝私奔可不可以,我们母子两个离家出走,浪迹天涯行不行!”

    走了两步,她猛地停住脚步,扭过头,恶狠狠的说:“你不许跟着我!要是再跟着我,我现在就去跳楼去!”

    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宋轻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此时,她满心想的都是“他不相信我,他居然不相信我!”、“丫的不要再跟着我,让我自生自灭好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槿宴闻言,脸色又是一变,十分的难看,“笑笑,你不要闹,不要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说什么!”宋轻笑扭着头说话本来就挺别扭的,但是她依旧倔强的没有转身,一脸的愤慨,“反正我话扔在这了,你要是不相信,就尽管跟上来试试吧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冷哼一声,又猛地扭过头去,大力的模样仿佛脑袋都要被甩下来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那么决然的样子,知道她现在正处于最愤怒的时候,暴躁易怒,自己若是执意跟上去,只怕会让她更加的反感,心情更加不好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还是没有立刻跟上去,过了一会儿,觉得她应该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了,才抬起脚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至少也要确保她一路平安啊!

    宋轻笑气呼呼的走出医院,站在路边,招呼了一辆出租车就坐了上去,报完地址就开始哭,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    司机透过后视镜,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,不由得关切的问道:“小姑娘,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老公死了!”宋轻笑抽抽噎噎的说道,丝毫没有对不起傅槿宴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一个不相信自己的男人,跟死了没什么两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