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三章 去妇科吧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华年却是皱着眉头,很是坚定的拒绝了,“我在跟你说正事,你怎么还想着说悄悄话,到底哪个重要啊。有什么话,晚上回房间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这语气,活脱脱的面对着任性的妻子,万般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    苏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回房间……我还跟你说个屁啊!

    丫的脑袋里面都在想什么诡异的东西?

    就这智商,管理公司居然没有出问题,真的是很神奇了。

    苏梅深吸了口气,扯了扯嘴角,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让你过来你就过来,哪那么多废话!”

    难得见到她发飙,宋华年立刻乖乖的凑了过去,咧嘴一笑,神情谄媚,“你要说什么?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那副样子,苏梅忍不住想要翻个代表嫌弃的白眼儿。

    这货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,就像是……脑子缺根弦一样!

    她嫌弃的撇了撇嘴,靠过去,趴在他的耳边,轻声地嘀咕了几句话,就看到宋华年原本还是皱着眉头的,突然就瞪大了眼睛,一副受到了刺激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、说的,是、是、是真的吗?”宋华年激动得连话都说不连贯了。

    苏梅瞥了他一眼,矜持的轻哼一声,点了点头,“没有百分之百的肯定,但也是不离十了。只是你先别声张,万一不是呢,到时候空欢喜一场,那就不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闻言,脸上的欣喜便是一僵,随即想想,点了点头,赞同的说:“确实,你说的也有道理,那我还是先冷静冷静,到时候看看检查的结果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边,两夫妻说着悄悄话,彼此之间交换着心照不宣的笑容,另一边,那一对夫妻也在说着悄悄话……明目张胆的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我吃完饭了,走吧,起来我们去医院。”傅槿宴对着某个正躺在沙发上装死的人形不明物体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他出来的时候,明明看到她还是靠在沙发上,一转眼,她就躺在了沙发上,还闭着眼睛,装出一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奈何傅槿宴早就已经看透了一切,此时叫了她两声,见她没有反应,便也不客气了,俯身过去,一手抄到脖颈后面,一手环过她的腿弯,双手一用力,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原本躺的好好的,突然升空,这下也不装睡了,猛地睁开眼睛,一脸惊恐,“啊!傅槿宴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装睡了?”傅槿宴冷笑一声,“干什么去?当然是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发现横竖是躲不过去了,便放弃了挣扎,垂头丧气的说道:“好吧好吧,我去,我去还不行吗?你先把我放下来吧,我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你是跟着我走,不是偷偷地趁机逃跑。”傅槿宴说话向来稳准狠,一针见血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,随即瞪圆了眼睛,有些恼羞成怒,“你丫的以为我是什么人啊!我既然答应你去,那就绝对不会反悔。刚才、刚才不过是我呆着呆着有点儿困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她的解释,傅槿宴表示——信你才有鬼!

    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,毕竟自家小媳妇儿还是比较好面子的,所以还是尽量不去招惹她,她愿意松口去医院,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穿好外套,开着车,直奔市医院就去了。

    排队挂号……嗯,直接挂的肠胃科,毕竟宋轻笑的样子像是吃坏了肚子。

    两人就拿着本子,坐在走廊里静静地等待着叫号。

    宋轻笑两只手捂着鼻子,秀气的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,一副很难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傅槿宴余光扫到她这副样子,却是没有询问。

    完全不用问,这货就是觉得医院的消毒水味不好闻,所以在闹小脾气。

    待了半晌,宋轻笑突然放下手,猛地站了起来,“不行,我又想吐了,我去一趟卫生间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人已经跑远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状,皱了皱眉,转身走到护士站,要了一杯水,随后也走到卫生间门口,听着里面传来的难受的呕吐声,抿了抿唇,朗声说道:“笑笑,我给你准备了水。”

    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紧闭的门打开,宋轻笑白着一张脸走了出来,沉默无声的接过水杯,趴到水池旁边去漱口。

    弄好一切之后,她才长长的松了口气,腿又有些发软,身后,一双有力的臂膀及时环了过来,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,以免她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傅槿宴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这样子看着真的让人很难受、心疼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宋轻笑靠在他的怀里,十分的委屈,“我感觉我已经把昨天吃的东西都吐出去了,想想就好心疼啊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问的是你的身体状况,你丫的难道只关心你的饭吗?

    真是一个吃货!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傅槿宴也没有再问她,直接搂着她,将她搂到了门诊那里。

    巧的是,他们刚到,就听到了叫号的声音,喊的刚好是他们的。

    于是傅槿宴没有停顿,直接将人搂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门诊里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,有些秃顶,没有戴眼镜,眼睛眯着,看着倒是挺和蔼可亲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见到这个医生,宋轻笑心中对医院的恐惧稍稍减弱了许多,软着身体,虚弱无力的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闻到菜的味道就想吐,消毒水味也是一样,已经吐了两次了,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想吐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沉吟片刻,抬头看了看站在她身后的傅槿宴,“你是她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是她老公。”傅槿宴重点强调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医生听了点了点头,“这样啊……那你们去妇科查一查吧。”

    听说要去妇科,宋轻笑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,语气焦急的说:“为什么要去妇科?我很洁身自好的,也没有乱搞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去妇科就是有妇科病!”医生先是一脸懵逼,随即哭笑不得,“只是看你的症状,应该不是肠胃的问题,所以让你去妇科,不用担心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闻言,这才放下心来,任由傅槿宴搀扶着站了起来,对着医生微鞠一躬,然后慢慢的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