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二章 呕吐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菜上齐之后,四人刚好围成一桌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满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,深吸了一口气,但这口气刚吸到一半就卡住了,因为特么的她竟然很想吐!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宋轻笑变幻莫测的神色,关心的问道:“笑笑,怎么了,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压下那阵恶心,摇摇头,“没事,就是觉得有点闷,可能是刚睡醒就吃这么油腻的缘故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诉我。”傅槿宴郑重的叮嘱道,像照顾女儿似的。

    可不是嘛,自从有了宋轻笑,他就多了一个养女儿的经验!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宋轻笑点点头,来不及说什么,看见大家都动筷子了,自己也抓起筷子就朝着自己的最爱——油焖大虾伸出了魔爪。

    在她心满意足的嚼着鲜美的虾肉时,突然胃里突然一阵上涌,泛起了恶心。

    她喝了一口水,想拼命压下这种让人难受的感觉,然而还是没有用,饭桌上,各色菜的气味争先恐后的向着她的鼻孔涌入。

    各种杂乱的味道混合成了不知名的怪味,让她更加胸闷气短,恶心欲吐了。

    不行了,她忍不住了!

    宋轻笑在心里咆哮一声,在三人惊讶的目光中,立马起身向厕所跑去,然后趴在马桶上吐了个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傅槿宴神情一变,也放下筷子迅速跟了过来,看着宋轻笑,边伸手拍着她的背,边担忧的问道:“你怎么了,笑笑?”

    宋轻笑忙着吐,没空回答他,只是伸出左手向他摆了摆,示意自己的问题暂时还不是太严重。

    等她终于吐够了,这才冲掉那些秽物,在傅槿宴的搀扶下,接水漱口,整个过程都是一副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样子,很是惹人心疼。

    傅槿宴将她扶回餐桌,宋轻笑刚坐下脸色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我还难受,你们先吃饭吧,不用管我了。”她对着一脸担忧的苏梅和宋华年说道,随即用屁股挪着椅子,往后退了几分,这才感觉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呼,终于远离了那些混合气味的攻击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也太奇怪了,自己明明平时闻到这些香味都很开心,肚子咕咕乱叫的,怎么今天就这么不对劲呢?一闻就犯恶心,简直是视这些味道如洪水猛兽!

    不像她的作风呀!

    宋轻笑皱着眉头在苦恼的想着时,傅槿宴也担忧的看着她,建议道:“我们去医院看看吧?刚刚你那样我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槿宴。”宋轻笑摇摇头,“我这刚从医院回来,这下又去,总觉得自己像个体弱多病的林妹妹,这样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孩子,这有什么不好的,你这是看病,光明正大的看病,又怎么了?”宋华年不悦的板起了脸,对于宋轻笑的说法很不赞同,“况且,你平时不都是不在乎别人的说法吗?今天怎么这么在乎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讪讪一笑,“其实,我这是不想闻到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只要一想到那种味道就犯恶心,跟平时的她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自己现在闻到什么味道都想吐,咱们不去医院了好不好?我估摸着可能是肚子着凉了,所以才不舒服的。吃点药就行了,不用那么大张旗鼓的去医院,多浪费医疗资源呀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振振有词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梅从一开始担忧,转变成了狐疑,最后好像想到什么,眼中闪过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她掷地有声的开口,“不,医院必须去,就是天上下刀子你也要给我去!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!”宋轻笑立马不干了,垮着一张脸,生无可恋的仰躺在椅子上,“妈,有你这么狠心的妈吗?我是真的难受,不想去,也不想闻到那些味道,让我自己待一待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好吗!”

    苏梅看着她的样子,叹了一口气,“笑笑,妈理解你的感受,但是,你必须去一趟医院,再怎么难受,也得忍住了,这事没得商量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着苏梅的话,看着这三人达成一致的坚定的眼神,知道自己今天这是躲不掉了,估计再反对,他们会把自己绑了然后抗到医院去。

    算了,去就去吧,忍一忍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先吃,我去客厅缓一缓,现在还有点上不来气的感觉,你们吃完我们再走好吗?”宋轻笑眼巴巴的看着几人。

    傅槿宴最先受不了她的眼神攻势,败下阵来,无奈的点点头,“好吧,你先过去休息一下,等会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闻言,立马一溜烟跑了出去,这灵活的姿势跟刚刚有气无力的样子判若两人,让人不由得怀疑,刚刚是不是眼花看错了。

    这么元气满满的样子,她真的没有在演戏?

    三个人坐回到餐桌旁继续吃饭,但是因为心中挂念着宋轻笑的身体,所以他们也是吃得食不下咽,感受不到其中的滋味。

    匆匆吃了几口之后,傅槿宴将碗筷放下,对着宋氏夫妇说道:“宋叔叔、妈,我吃好了,我先带着笑笑去医院检查一下,不然我实在是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赶紧去吧,”宋华年摆了摆手,神情焦急,“这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什么东西吃坏了肚子,你带着她好好地检查一下,千万不要因为她撒娇,就都随着她去,身体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由此可见,他对宋轻笑的脾气也是十分的了解,所以……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傅槿宴自然也听出来了他的意思,轻轻一笑,点了点头,“宋叔叔您放心,我会好好带着她检查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微微颔首,转身去逮某个逃窜人口。

    看着他走,宋华年还是满心的担忧,对着身旁的苏梅说道:“我还是有些不放心,不如我们跟着一起去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事呢?你又不是没有看到刚才笑笑吐了的样子,以前可从来都没有过啊。”宋华年板着一张脸,语气十分不满,“你说你这个当妈的,今天是怎么回事,怎么这么的漫不经心呢。”

    无缘无故的被训了一顿,苏梅感到十分冤枉,却又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她扭着头,四下打量了一番,确定没有其他人了,她才对着宋华年勾了勾手指,示意他靠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