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一章 重男轻女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向她招招手,神色明显软化了几分,“睡够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睡得很香。”宋轻笑扶着栏杆,慢慢向下走去,“最近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打瞌睡,老是忍不住犯困,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休假变懒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沙发上,一屁股坐下去,沙发被压出一个小小的凹陷。

    “话说,勤奋使人上瘾,懒惰也使人上瘾呀。我这莫不是懒上瘾了吧?整天吃了睡,睡了吃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的一笑,“你懒就懒吧,最近怎么还瘦了呢!不是说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可以长肉的吗?你的肉呢,都长到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肉,自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宋轻笑突然闭口不言,她又想起了最近瘦的主要原因——还不是因为他的那个意中人,叫什么安琪雅的,让自己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,她保证能以一天长一斤肉的速度增长,绝对能让他们跌破眼镜。

    她可以吃得让她爸妈都忍不住把自己赶走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什么?”傅槿宴见她话说了一半就卡壳了,忍不住有些疑惑,难道这货的神思又被厨房里的香味勾引走了吗?

    宋轻笑要是知道他的想法,绝壁会冲上去一阵拳打脚踢,叫你乱勾搭别的女人!(已成疯魔状态的某女猪!)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宋轻笑幽幽的看了他一眼,吐出一句话,“我的肉自然是都长在了该长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可以亲自检验一下吗?不然他不信!

    然而这话还不能在这里说,毕竟周围还有佣人在呢,宋轻笑丢脸可以,他可不能丢脸。(敢问兄台一句:你的媳妇是亲生的吗?)

    他们回到房间后,嗯……可以悄悄的说个够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,某人已经在脑海里yy他们晚上的各种情节,解锁各种姿势了,要是知道了,保不定又是一顿暴打,她最近的情绪可不稳定,脾气可暴躁了呢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闻到了,厨房里我最爱吃的酱骨头,油焖大虾。果然是亲生的,我妈对我就是好。”宋轻笑一脸幸福的感慨着,她回来后,苏梅就经常给她做她爱吃的,不太让佣人插手。

    傅槿宴狐疑的看着她,皱了皱眉,实在有些怀疑,自己家这货的鼻子怎么就这么灵,虾就不说了,味道比较独特,容易辨认,但是,她是怎么闻出酱骨头的味道的?

    “你这是长了一个狗鼻子吗?闻过一次的美食都记得吗?”他凉凉的问道。

    感受到来自旁边森森的恶意,宋轻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皱了皱鼻子,“我是什么鼻子不劳你操心,这是我的绝技,不外传的,即使你是我的内人也不行!”

    内人内人内人……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两个字无限循环。

    麻蛋,他好端端的一个七尺男儿,怎么就成了内人了?

    “宋轻笑,你确定你没有用错词?”他冷飕飕的看了她一眼,似乎很想把她抓起来打屁股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见他连名带姓的喊自己,知道这是不爽了,但是,她最近也很不爽的好伐,凭什么就要牺牲(你确定是牺牲?)自己,取悦他人?不科学好吗!

    她无所谓的说道:“不是内人,那就是外人咯,反正这样叫我不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副流氓样,傅槿宴突然就觉得有些无奈,好吧,自己媳妇要傲娇也只能由得她了,谁叫她是自己骗来的小傻子呢。

    “笑笑、槿宴,快坐过来,要开饭了。”苏梅穿着围裙冲客厅里的两人喊了一声,随即又进到厨房捣鼓去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下子就蹦起来,迅速窜到厨房门口,笑嘻嘻的说道:“妈,我来帮你端菜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这里不要你。”苏梅回头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嫌弃我嘤嘤嘤。”宋轻笑立马不干了,不带这样的,自己想帮个忙,还遭到了无情的嫌弃,这样会打击她对生活的热情,对人生的自信心的!(呸,端个菜而已,就你戏多。)

    苏梅突然就笑了,然后慢慢说出一句,“我怕这盘菜还没到餐桌上,就已经都到你肚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,暴击,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暴击,这下射到了她的膝盖上,让她再也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在看见她窜天猴一般窜出去后,目瞪口呆了好一会,才确定这是自家媳妇,不是某个耍杂技的演员。她最近为何如此跳脱?难道这就是瘦了的原因吗?

    这个世界性的难题他静静的思考了三秒钟,这才起身跟着她,此时,看到宋轻笑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,他不由得笑了笑,似乎宋轻笑这个表情相当取悦他。

    “妈,我来帮您端吧。”他走进去,跟苏梅说道。

    苏梅和颜悦色的点点头,“好,你小心着点,有点烫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苏梅女士,我还是你亲生的吗?”宋轻笑看到这一幕,表示不能接受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自己这是被嫌弃了,而傅槿宴那厮,却被和颜悦色的对待。

    她不服,一万个不服!

    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吧?果然是女婿都是半个儿子吗?

    难道她家母上大人其实……重男轻女?

    我去,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发现!

    她以前就怎么没发觉呢,每次傅槿宴来的时候,她妈妈都笑眯眯的,但对她可就不一样了,得看心情,这下所有的问题都有了答案,她快生无可恋了啊槽。(丫的想太多了)

    “正因为你是我亲生的,我比谁都了解你,所以才不让你端的。”

    被“重男轻女”的苏梅笑骂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瞪着个眼睛,被她噎得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,干脆一个转身,气呼呼的离开,暗搓搓的想:重男轻女简直没救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吃就成了。

    端盘子这么累的活,不应该由高贵的她来做(呸)。

    坐在餐桌上,宋轻笑拍了一下胸口,狐疑的想道:刚刚那点小事就把自己气到了吗?可是不该呀!但为什么胸腹里面一阵气血翻腾,胸闷气短的?

    哎,一定是自己最近没有休息好,喝醉了酒,还遭受了血光之灾,最主要的是,遇到了两个自己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了人,还和他们纠缠了这么久,所以身体不适应该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自己最近这是在烦躁些毛线呀!是油焖大虾不好吃,还是蟹肉不够鲜美?

    懂不懂生活的美好,时间的易逝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