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章 我知道了,妈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随着大门关闭,傅思猛的一扭头。

    沈心愿原本还有些失魂落魄,不经意间的一抬头,就看到自己的母亲眼神不善的看着自己,不由得精神一凛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妈,你怎么、怎么这么看着我啊?”

    傅思盯着她,片刻之后,语气不善的问道:“说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哪、哪有,我怎么会有事情瞒着你呢,你想多了吧。”沈心愿强撑着淡定,但是眼神飘忽,不敢看向她,明显就是心虚的模样。

    作为她的母亲,傅思实在是太了解她了,只需要一个眼神,就能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,尤其是这会儿,她又是这么明显的一副心虚的表现,更是间接的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沈心愿,你不用跟我装糊涂,或者是不承认,你也不是小孩子,做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明白,我不想哪天被人指着鼻子骂!”

    沈心愿很少听到她这么连名带姓的叫自己,尤其还是用这么严厉的语气,更加的心虚,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抖,抿着唇,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傅思见状,心里更气,伸着手指戳着她的脑门,恨声恨气的说:“你说说你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当初要死要活的非要嫁给霍子桦,为此甚至不择手段的爬上了他的床,我的脸就已经丢了一次了,可是看着你是真喜欢他,我也就忍了,不就是想让你高兴幸福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呢,这才过了多久,你居然就…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!现在你舅舅也生气了,你和子桦现在又成了这样,我真的是搞不懂你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!”

    她每说一句就戳一下,疼得沈心愿的脸都白了,连连躲闪,嘴里还不停的尖声叫着,“妈,妈,轻一点儿,疼啊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躲到了一边,她捂着发红的额头,眼睛里面都蓄满了泪水,憋着嘴,委屈得不行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么可怜兮兮的模样,傅思心里再气,却也是心疼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幽幽的叹了口气,“你呀你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。上次我就跟你说过,好好的和子桦过日子,不要去招惹宋轻笑,之前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,你有什么好耿耿于怀的。可是你却偏不听,非要作!我真是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一下子扬起了手,却无论如何都打不下去。

    毕竟也是自己千娇百宠的唯一女儿,就算嘴上说得再厉害,她也不忍心动她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沈心愿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,所以此时,见她扬起手,心里却没有丝毫的畏惧,咬了咬牙,委委屈屈的说:“我也不想这么折腾,我也想好好的过日子,可是……就是那个宋轻笑,就是她不让我安生!明明已经勾搭上了小舅舅,还偏偏对子桦不放手,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,为什么小舅舅就是看不出来呢!”

    傅思的手停在半空,定定的看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,又气又无奈,最终将手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无论如何也打不下这一巴掌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性子的,我这个当妈的还不知道吗?是你自己对宋轻笑执念太重,偏偏还要怪罪到别人身上。连你小舅舅都忍不住跑过来找我了,你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?”

    沈心愿瘪瘪嘴反驳道:“她自己本身就有问题,还不让别人说了,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歪,要是宋轻笑真的没有半点问题,小舅舅干嘛这么白跑一趟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歪理多,你小舅舅的意思你还没听明白吗?就是不想你再伤害宋轻笑了。毕竟,再怎么说,他们已经结婚这么久了,她是你的小舅妈,铁板上钉钉子的事。”傅思头疼的看着这个执迷不悟的女儿,简直都要说破嘴皮子了,“愿愿,我该怎么说你好?你现在惹宋轻笑,就是在挑战傅家的面子和名声,她不仅仅是她一个人了你明白吗?她身后代表着整个傅家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就是不明白了,明明你才是傅家正宗的女儿、亲女儿,现在凭什么让一个外人骑在我们的头上作威作福!”沈心愿跺跺脚,一脸的愤恨之色,“这个外人还是我的死对头,我怎么可能不愤恨,怎么可能放得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还没看清楚局势吗?我虽然是傅家的女儿,姓傅没错,但是我已经嫁出来了,而你姓沈。但是宋轻笑就不一样了,她以后的孩子可是要姓傅的。所以,你再怎么在你外婆跟前争宠,都是争不过她的。人心都是偏的。”傅思忧愁的看着这个女儿,对于她的看不明白很是忧愁。

    “愿愿,你都这么大了,要学会为我们分忧了,我们也不求你为我们做些什么,你只要管好自己,不要惹一些事来,最后让我和你爸爸来帮你擦屁股就行了。现在我们还能帮你一些,但是以后呢?我们老了呢?谁又来处理你惹下的祸端?”

    “非要等到事情无可挽回了,你才会痛哭流涕的说自己错了吗?说实话,妈妈不希望看到那一天,因为那个时候,你要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,是会让你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和子桦的事,你也不必说都是他的错,你的脾气我很清楚,泥人都有泥脾气,更何况一个大男人。女人该柔软的时候一定要柔软,尤其是在家里,你对对方好十分,对方必会对你好一百分。不要把自己作死了,把自己千方百计抢来的婚姻作没了才开心。你现在这个不成熟的样子,早晚会吃大亏。到时候别说当妈妈的没有提醒你,及时阻止你。每个人都要学会为自己做下的事负责,很多时候,我和你爸也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闻言,终于安静下来,双眼无神的看着半空。

    好半晌,她才轻轻的回一句,“我知道了,妈。”

    傅思露出一抹欣慰的笑,以为沈心愿终于想通了,从这件事情中得到了教训。

    傅槿宴回去后,并没有跟他们说自己找傅思是干嘛来了,仍旧一脸淡定的坐在宽大的沙发上——等饭!

    奔波忙活了一上午,他都饿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从楼上下来时,甚至都不知道傅槿宴出去了一趟,她轻嗅着空气,像小狗觅食一样,就差没有伸出舌头流哈喇子了。

    “好香呀,这是在做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