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八章 是她不肯放过我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苏梅看着她那副舍身赴死的模样,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。

    我端的是姜汤,不是毒药!

    你要不要这么多戏!

    “行了,喝完了就赶紧躺着吧,既然要休息,就好好休息,别玩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叮嘱着,一边伸手将宋轻笑的被角掖好,又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顶,便端着碗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刚关上门,一转身,就看到宋华年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,穿着笔挺的西装,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。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准备去公司了吗?”

    宋华年点了点头,眼睛看了看她手里的空碗,又瞄了瞄宋轻笑的房间,压低声音,关切的问道:“怎么样了,笑笑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了,”苏梅也学着他的样子,压低嗓音轻声说,“喝完之后就躺床上了,估计睡一觉就好了,到时候,又是那个活蹦乱跳的小猴子了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笑着点了点头,神情轻松又愉悦。

    将他送出家门之后,傅槿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,对着苏梅微微颔首,“妈,我有事要去我姐姐那里一趟,过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有事你就先去忙,家里不用担心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又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本意是想要找傅思谈一谈沈心愿的事情,毕竟种种迹象表明,她最近有些太过疯癫,疑神疑鬼,若是长此以往下去,身边的人都要受到牵连,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的是,刚进门,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沈心愿。

    “小,小舅舅好……”沈心愿猝不及防的看见他来了,连忙站起来问好。

    傅槿宴冷眼看着她,抿着唇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今天的沈心愿没有昨天看起来那么狼狈,头发扎得整整齐齐,脸也洗得干干净净,未施粉黛,只是眼睛看着还是红肿一片,明显刚刚才哭过没多久。

    恐怕是来这里诉苦的。

    看到傅槿宴,沈心愿也十分慌乱,内心极度不安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在不久前,刚刚受到了他的训斥,还被赶了出来,正是害怕他的时候,没想到在自己家里,居然又看到了他,一时之间心里惶恐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大眼瞪小眼,傅思也是头疼不已,连忙招呼着:“哎呀,槿宴,别快站着了,有什么事坐下来说。我去给你倒杯茶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依言坐在沙发上,眼睛瞥了一眼还站在那里,明显局促不安的沈心愿,冷哼一声,“你也坐吧,站在那里不累吗?”

    “啊好,好。”沈心愿条件反射的一屁股坐了下来,双手放在膝上,低垂着头,还是一副紧张万分的模样。

    片刻的沉默之后,傅槿宴薄唇轻启,“我见过笑笑了,也问了事情的经过,似乎……和你说的出入很大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心愿身体一僵,抿了抿唇,恨声说道:“那她一定是撒谎了,不过也正常,这种事情,谁会拿到明面上来说呢,也不嫌丢人。但是小舅舅,你可千万不要被那个贱……被她蒙骗啊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本来习惯性的想要说“贱人”的,但是被傅槿宴一个冰冷的眼神吓得吞了回去,忙不迭的改成了“她”。

    “撒谎?你有什么理由让我相信,笑笑是在撒谎,而你说的就是真的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!”沈心愿梗着脖子,眼睛瞪得滚圆,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,“我们可是有血缘关系的,而她可不是,论远近亲疏,你也更应该相信我才对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副神情刻薄的样子,傅槿宴冷笑一声,身体向后靠在了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姿势悠闲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霍子桦在你心里也是一样,不过是一个睡在一起的陌生人而已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沈心愿被这个问题问住了,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不过傅槿宴本来也没想听她的回答,嗤笑一声,慢条斯理的说:“我告诉你,笑笑已经跟我说了,她和霍子桦已经恩断义绝,再无瓜葛,更不会有什么纠缠,酒吧的事情,不过是一个巧合,你不要总是疑神疑鬼,连累身边的人都陪着你受罪。”

    “巧合?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巧合,说出来谁信啊!”

    提起这件事情,沈心愿就是一肚子气,冲散了些许对他的恐惧,僵着一张脸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我看就是他们一早就串通好的,想要脚踏两只船,占尽便宜,这种事情,我只相信我看到的,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会信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正你这自以为是的毛病!”傅槿宴也来了脾气,冷着一张脸质问她,“当初是不是你不顾脸面,费尽心思勾搭上霍子桦的?现在好不容易结了婚,才过了几天的消停日子,你就又开始折腾,是不是觉得生活太平静了,需要找些刺激才可以!”

    “只是,你想要怎么折腾我不管,但是麻烦你不要牵扯到别人,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该怎么生活,难道还要我们教你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折腾!是宋轻笑,是她不肯放过我!”

    沈心愿嘶吼着,猛地站了起来,瞪着的眼眸中充满了血丝,配着她脸上的表情,显得十分的狰狞和恐怖。

    “子桦根本就不爱她,他爱的是我,娶的也是我!可是都是宋轻笑,是她没完没了,纠缠不清,不肯放过我!说什么已经断绝关系,没有来往,可是她为什么要嫁给你?为什么偏偏就选择了你!还不是蓄谋已久,故意设计好的圈套,为的就是让我不得安生!你们都是被她蒙骗了,才会相信她说的话!”

    听到争吵的声音,傅思连忙急匆匆的赶了过来,连声说道:“这是怎么了,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嘛?怎么突然就吵起来了。愿愿,那是你舅舅,你要有礼貌,不要跟他大呼小叫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转向傅槿宴,笑了笑说道:“槿宴,你也是,怎么跟一个孩子较真,愿愿还小,你别跟她一般见识。她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你告诉我,我帮你训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训她?你舍得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冷哼一声,站起身来,高昂的身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,“沈心愿,我最后一次警告你,管好你自己的男人,不要再去骚扰笑笑,否则的话,你也是知道我脾气的。还有你自己,也把脾气收敛一下,我不是你妈,总是宠着你、惯着你,惹急了我,我会让你好好长长记性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