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七章 青春美少女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但是此时此刻,听说她还受了伤,宋华年就忍不住了,焦灼的神态配着慌乱的语气,毫不掩饰的展露在了宋轻笑的面前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真正的父亲,听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受了伤,心急如焚,慌乱不堪的那样。

    宋华年又叹了口气,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发顶,语气有些低落,也有些懊恼,“笑笑,你是不是在怪宋叔叔?那天叔叔是有些心急了,所以态度上有些过分,叔叔给你道歉,你别生叔叔的气好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猛的瞪大了眼睛,摇了摇头,语气也是很急促,“没有没有,宋叔叔,我没有怪您的意思。我知道您也是担心我,毕竟……我都进了警察局了,您生气也是应该的。您怎么能给我道歉呢,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挠了挠头,一副很是难为情的模样,“其实、其实您就是没忍住,揍了我一顿,我也不会怪您的,打是亲骂是爱嘛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词语是应该用在这个时候的吗?我们读书少,你可别骗我们!

    宋华年也是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之后,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你啊,还是这么的古灵精怪,我还以为这次的事情会对你有影响,看来……是我想多了,你呀,心大!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这么说呢宋叔叔!”宋轻笑不满的撅起了嘴,一副小女儿娇嗔的模样,“我也很难过的好不好,本来喝了酒就头疼,还被人莫名其妙的拉着又吵又闹的,整个脑子都是懵的,更可怜的是还受了伤,又进了警察局……哎呀,越想越难过,越想越心酸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她就瘪起了嘴,皱着眉头,一副委屈兮兮可怜巴巴的样子,就差伸手在眼底抹抹擦擦眼泪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幅柔弱憋屈的模样,在场的人都很不给面子的抽了抽嘴角,齐齐的“哼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装!就会装!

    “笑笑,你要不说,我都差点儿忘了。你喝酒的这个事情,我还没有跟你谈清楚呢,你说你一个女孩子,本来长得就漂亮,又喝多了酒,在酒吧那种地方,鱼龙混杂,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?这一次恰好是认识的人,下一次若是没有熟悉的人跟着,你有没有想过,后果有多严重?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着宋华年皱着眉头,神情凝重,一副准备开一个长篇大论的追讨大会的架势,宋轻笑瞬间就怂了。

    妈呀,这要是说起来,她今天就不用动了,干在这站着挨训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行,她这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,怎么能忍受这样的训斥呢!

    她要逃,她要想办法避开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轻笑暗暗地点了点头,突然没有预兆的“哎哟”了一声,伸手捂着头,一副难受得不得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宋华年本来还准备跟她好好谈一谈关于“女孩子喝酒”的事情,却没想到她突然有了动静,愣了一下,连忙关切的问询:“笑笑,你怎么了,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准备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宋叔叔,我的头突然变得好疼啊,好像是那天喝酒喝多了,还没缓过来,不行,我得回房间躺一躺,等我休息好了,我们再聊天啊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说着,伸出手,悄悄地扯了扯身旁傅槿宴的衣角,不着声色的给他递了一个眼神儿:掩护本宫!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叔叔,您先和槿宴聊聊吧,之前您不也是盼着他来的嘛,这会不是正好嘛。我就不打扰你们了,先回房间养精蓄锐、调养身心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宋轻笑人已经蹦到了两步开外,像是一个……大蚂蚱!

    看着她一溜烟的消失在眼前,宋华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……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笑笑喝酒,已经过了三天了……还没醒酒?”

    谁信啊!

    面对他的质疑,身为“同伙”的傅槿宴一脸无奈,哭笑不得的帮她将事情圆过去,“那个,笑笑也不是没有醒酒,可能是那天喝了酒,又吹了点儿风,所以有些感冒了,头晕脑胀的,没什么大问题,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将信将疑,但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姑娘大了,管不了了!

    他摇着头叹了口气,摆手笑道:“这个丫头,向来都是古灵精怪,没办法。既然是感冒了,一会儿让厨房准备些姜汤给她喝点儿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姜汤……

    傅槿宴想到躲在房间里的某个人不喜欢吃药,更不喜欢喝姜汤,但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笑笑,对不住了,为夫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,自己挖的坑——跪着也要填满!

    “来,槿宴,昨天光顾着忙着笑笑的事情,咱们爷俩都没有机会好好的聊会天,正好趁着时间还早,陪我喝杯茶。”宋华年热切的说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欣然应允。

    两人一拍即合,很快就坐在沙发上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而苏梅,则担起了丈夫赋予的伟大的使命——端着姜汤去慰问某位“伤员”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一大碗黄澄澄的液体,宋轻笑瞪圆了眼睛,满脸的惊恐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这是要干什么?我可是你亲女儿啊,难道你要谋杀吗?”

    苏梅闻言,很是嫌弃的翻了一个白眼儿,撇了撇嘴,没好气的说:“刚才你不是说头疼吗?槿宴帮你解释可能是感冒了,你宋叔叔担心你。特意让佣人准备了一碗姜汤,浓一些的,让我给你送来,喝完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喝完了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喝完我就完了好不好!

    宋轻笑再次看了看那个碗,很不自然的抖了抖,扯着嘴角,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不用了不用了,我没啥事,不用这么麻烦,躺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里拿着的平板默默地推到了一边,摆出一副自己准备休息的姿态。

    看见她的样子,苏梅嗤笑一声,一手搅动着汤匙,语气悠悠的说:“不喝?你确定?这要是被你宋叔叔知道你装病骗他,那后果……你真的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经她这么一提醒,宋轻笑才猛然反应过来,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可能引来的后果,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浓浓的悲哀——自作孽不可活呀!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深吸了一口气,梗着脖子,摆出一副决然的姿态,“行,不就是一碗汤吗,我喝!十八年后,我还是一个青春美少女!”

    她说着,接过碗,闭上眼睛,屏住呼吸,将碗送到嘴边,“咕咚咕咚”一饮而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