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六章 谁干的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霍子桦这人,离得近了都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霉运,不离远点干嘛,自找苦吃吗!”

    傅槿宴眼尖的发现了她的小动作,隐约看见衣服下的一点小痕迹,顿时眼神一凝,开口问道:“你的手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下意识的往后一缩,把手背到背后,眼神躲躲闪闪的,有点不敢看他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信?”傅槿宴向前一凑,定定的看着她,然后在宋轻笑神情恍惚中,一下把她的手捉住,衣袖往上一掀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为什么受伤了?谁干的?”

    傅槿宴在看到这个包扎得相当难看的纱布时,周身的气息一下子沉到了极点,让人觉得呼吸都有几分困难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那天晚上,沈心愿将我推倒时碰伤的,不是什么大伤口,我自己包扎了。”虽然那晚她喝得迷迷糊糊的,但有些重要的情节她记得相当清楚。

    比如沈心愿推了她,还骂了她。

    当然,她误把霍子桦当傅槿宴,而在他怀里蹭的事忘记了。

    即使记得,她估计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怕被打!

    傅槿宴听到沈心愿时,暗暗咬牙,只恨自己昨天为什么不教训一下那个无法无天的女人,竟然敢伤害宋轻笑,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见宋轻笑把手往回缩,傅槿宴不悦的瞪了她一眼,“别缩,手给我伸出来!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妈呀,这什么口气,这么凶!

    温柔一点会死吗!

    她听话的将手伸到他面前,“喏,你看吧,早就没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一把握住她细小的手腕,在她诧异的眼神中,动作轻柔的将纱布拆开,在看到雪白的手腕上那一条大约四厘米长的伤口时,眼中的风暴似乎要将人吞噬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小伤?”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“伤口这么长,都有点发炎了,你还给我说是小伤?你这双眼睛长着是来干嘛的?不如自戳双目算了!”

    伤口在雪白的手腕上蜿蜒狰狞着,看起来异常刺目,傅槿宴觉得自己的心在一抽一抽的疼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笨蛋一离开自己就会出点什么事,这次倒好,还把自己给弄伤了。

    莫名被吼,宋轻笑顿时就不服气了,咕哝道:“本来就是嘛,伤口早就不疼了,也不流血了。你嗓门大你就有理啊!我看你这不是要我自戳双目,你这是要让我耳聋的节奏!”

    傅槿宴瞪了她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,起身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,然后重新为她消毒,上药,包扎。

    “起来收拾一下,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干嘛?”宋轻笑虽然有点诧异,但是听到能出去了,心里不由得有几分雀跃。

    麻蛋,被关禁闭的感觉太难受了,虽然时间并不长,但对于宋轻笑来说,像是过了好几个月,她觉得自己都快发霉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傻还是真傻还是真傻?当然是去医院让医生给处理一下了,你没看到,伤口的颜色都不正常了,你想小病变大病吗?还有,你还是不是女人,这么长的口子在手臂上,都不觉得影响美观吗?”傅槿宴没好气的数落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宋叔叔在关我禁闭,那个,我能出去吗?”她期期艾艾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傅槿宴嘴角抽了抽,“我现在终于可以确定,你这是脑子不够用了,改天给你买点补脑的吃吃,免得将来的孩子也像你一样傻。你觉得,宋叔叔要是不同意,会让我上来看你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他那副毒舌的样子,有点怂,没说什么反驳的话,只得呆呆的哦了一声,然后乖乖起床去洗漱,换好衣服随他出门。

    其实,她早已经在心里跳起了热情火辣的印度舞,耶,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!

    傅槿宴将她带到医院,让医生仔细处理了一番,然后又开了一些消炎的药,这才将人领回宋家。

    傅槿宴现在差不多已经完全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了,果然是沈心愿在那里颠倒是非,恶意诽谤宋轻笑。

    哼,看来改天给给他姐姐傅思打个电话,让她好好管教一下女儿,免得做出些什么让自己后悔,让家族蒙羞的事。

    一进家门,正看到苏梅和宋华年下楼。

    两人看到从外面回来的宋轻笑和傅槿宴,有点诧异,在他们印象中,这两人不应该是还没起床的节奏吗?

    “笑笑,槿宴,这么早,你们两个这是去哪里了呀?”苏梅用胳膊捅了捅宋华年,示意他不要开口,免得又问出什么让人尴尬的话。

    傅槿宴礼貌的笑道:“妈,我带笑笑去了趟医院,她手上的伤口有些发炎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她的伤口有些发炎,苏梅顿时就有些急了,而一旁的宋华年表现得更是急切,一步跨到了她面前,神情紧绷的看着宋轻笑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是准备……强抱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怎么还有伤?那天回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?伤口怎么样了,还严不严重?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他一连串的问题像是倒豆子一样,“噼里啪啦”的向着宋轻笑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连番轰炸让她头晕脑胀,四肢无力,手脚发麻……好吧,并没有那么严重,只是有些懵。

    宋轻笑眨了眨眼睛,有些承受不住这么“热情”的问候,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“没,没事了,医生已经给我处理过了,养几天就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傻乎乎小心翼翼的模样,看着令人又爱又怜,十分不忍心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副模样,宋华年知道,恐怕是那天两人的争吵,自己又关了她的禁闭,让她的心里升起了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终归不是亲生父女,中间始终隔着一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华年在心底悠悠的叹了口气,但他却没有灰心丧气,因为他是真的喜欢宋轻笑,喜欢这个半路来的女儿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她瘦瘦小小的站在他面前,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,明明脸上写满了冷漠,但是眸子深处,依旧有着对亲情的渴望,对未来生活的憧憬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倔强却又单纯善良的孩子,让宋华年再也无法抗拒,全身心的接纳了她,即使两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,他也并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那天的争吵,也不过是因为他作为一个父亲,对自己孩子的担忧和不解,不知道如何发泄,便都化为了怒火,向着她倾洒而出。

    但是怒气过后,他再想起自己当时的态度,都是满满的后悔和心疼,但是为了让她更好的“长长记性”,他还是咬着牙,没有先服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