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来就凶她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夜幕时分,窗外明月高悬,房间里面没有开灯,只有一些缠绕在床头的星星灯正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,让屋子里面还不至于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傅槿宴放轻脚步,转身关上门,便走了进去,走进了才看见床上那一坨。

    似乎……有些瘦了呢。

    他在床旁边静静的站着,深吸一口气,似乎在感受宋轻笑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没见她,他是真的有些想念了呢。

    这丫头,不声不响的就跑路,实在是让他很气愤,恨不得把她拎手上狠狠的打屁股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槿宴额角就是一抽,丫的良心呢!都喂了狗吗!

    居然还一个人跑去酒吧喝酒,竟然还喝醉了,最后闹到警察局了,让宋叔叔去捞人。

    真是长能耐了!

    傅槿宴的心思千回百转,面上却越来越柔和,最后终于坐在床边,轻轻抚摸着被子,呢喃道:“你这个小丫头睡得是倒香,有没有想过,我这么多个夜晚都是怎么过来的?哎,没良心呀没良心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像是感受到了来自傅槿宴的气息,翻了个身,将被子夹在两腿之间,抱着怀里软绵绵的一团,用脸颊亲昵的蹭了蹭,“槿宴,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到她的话,心里一喜——这个丫头心里还是想着我的嘛,做梦都在想着我。

    他以为她醒了,正想凑过去,结果又听到一阵鼾声,顿时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已经多久没好好休息一下了,看你睡得这么香,实在不忍心把你叫醒。哎!”傅槿宴长长的叹出一口气,想了想,随即脱掉外套,轻手轻脚的翻身上床,将那个思念已久的人儿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他刚一靠近,宋轻笑就放开身下的被子,顺便无情的用脚一踢,寻着熟悉的味道,拱了过来,撞进了他的怀里,嘴里还满足的砸吧了两声。

    傅槿宴低下头,看见她仍旧闭着眼,睡得很香,低笑一声,什么烦恼都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果然,老婆孩子热炕头是一个男人最眷恋的地方,话糙理不糙。

    宋轻笑对他的怀抱这么熟悉,这点让他颇为满意,青蛙果然是要用温水来煮的。

    宋青蛙就这么心满意足的在他怀里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楼下客厅,宋华年见傅槿宴上去许久,有些疑惑的看着苏梅,“槿宴不是说去看看笑笑那孩子吗?”

    苏梅顿时很不优雅的翻了一个白眼,没好气的看着他,“我说你呀,明明挺聪明的一个人,但有时候怎么就会犯傻呢!你说,人家小夫妻这么久不见面,现在见到了,不好好相处一下可能吗?正常吗?都说小别胜新婚,没准呀,他们正花前月下你侬我侬呢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看我!”宋华年猛地一拍脑袋,颇有几分懊恼,“我这真是老糊涂了,这事竟然都没想到。我看槿宴今晚是不会再下来了,要不咱们也去休息吧,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梅温柔的一笑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宋轻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就看见床边貌似坐着一个人,顿时一惊,吓得瞌睡虫都跑光了,眼睛陡然睁大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槿宴?”

    惊愕至极的话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她,任谁在一大早起床,看到一个最不可能出现在此地的人出现了,恐怕受惊吓的程度都丝毫不亚于她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、你怎么来了?”她倏地坐起来,眉头一皱,脸上的表情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傅槿宴挑了挑眉头,不悦的看着她,“怎么?这里不允许我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,我就是有点诧异。”宋轻笑结结巴巴的说道,随即想到了什么,柳眉一竖,美眸瞪大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只要一想到遇到酒吧里的事就想到这个始作俑者,哼,她回a市,不正合了他的意吗?让他有机会跟自己喜欢的人好好相处,他应该好好感谢她才是。

    现在又巴巴的跑过来干嘛?

    还一来就凶她,他有什么资格凶她!

    傅槿宴没想到宋轻笑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,似乎他在她眼里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,顿时就有些恼,自己连夜赶过来,可不是为了看她这个嫌弃的表情的,是来解决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合法的妻子,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你的房间?还有,你能跟我说说,你和霍子桦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傅槿宴认真的看着她,“我想听听你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霍子桦?”宋轻笑有一瞬间的诧异,“你提他干嘛?我和他有没有什么牵扯!”

    “当真没有?”他表示怀疑,丫的要是不说实话,他今天就……就把她就地正法,让她下不了床,出不了这个房间!

    宋轻笑连忙摆摆手,似乎极度嫌恶这个说法,“你千万不要把我的名字和他的放在一块,我都快恶心了好吗!”

    她的语言和动作似乎取悦了傅槿宴,他露出一个宋轻笑久违的笑容,随即又收起,“你还真是健忘,这才过了多久,这么快就忘了吗?酒吧的事,需要我再给你提醒下吗?嗯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下子瞪圆了眼,伸手指着他,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,淡淡一笑,意味不明的说:“难道你以为你老公我很傻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宋轻笑连忙讪讪的收回手,连连否认。

    她敢保证,她只要敢说一个“是”字,一会指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了,这种问题很傻,你只需要告诉我,那天晚上在酒吧,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行。”傅槿宴再度强调。

    宋轻笑皱着小眉头想了一会,这才说道:“我和霍子桦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,我们早就已经恩断义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,我只是在酒吧喝醉了,然后霍子桦说送我回家,之后沈心愿就出现了,非说什么我在纠缠霍子桦,我呸,就他那样的,送我我都不要!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喝醉了,但还模糊记得发生了些什么,沈心愿冲上来不由分说的就要打我,好像是霍子桦挡住了,她就说我是狐狸精,最后,就闹到了警察局,然后宋叔叔就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摸着手上被碰伤的地方,气得不行,尼玛最近流年不利,祸不单行,还有血光之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