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四章 关心则乱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不用你去,我来,我去看看是谁来了!”宋华年一伸手,将准备去开门的管家拦住,连忙站起身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的背影,总有一种……落荒而逃的感觉。

    苏梅看着,掩着唇,无声的弯了嘴角。

    嘴上再怎么厉害,心里还是不舍得的吧?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……不是笑笑的亲生父亲,不然的话,现在的生活该是多么的美满啊!

    她正在感慨的时候,耳边响起宋华年惊讶的声音,“槿宴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苏梅下意识的站了起来,仰首眺望,就看到宋华年和傅槿宴并肩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果然,还是自己的女婿看着顺眼,怎么看怎么好!

    “妈,您也在家啊。”傅槿宴恭敬地微鞠一躬,打了一声招呼。

    苏梅连忙应道:“是呀,我今天没事,刚好你宋叔叔没去公司,我也就留在家里,没有出门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好奇的问:“不过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?是不是……来接笑笑的?”

    想来想去,也就只有这一个可能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也没有隐藏,点了点头,低声说道:“是和笑笑有关,只是我听说笑笑昨晚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情,我放心不下,就赶紧过来看一看。妈,笑笑她还好吗?这会儿没在家里吗?”

    “笑笑她……”

    苏梅踟蹰了一下,偷偷地看了看宋华年,一咬牙,和盘托出,“笑笑她没有事,就是被你叔叔关了禁闭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;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!被关禁闭了?这可真是一大惊喜啊!

    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,居然会是这样的答案,顿时有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二十好几早已成年结婚的宋轻笑……被关禁闭!

    怎么都觉得十分违和。

    傅槿宴轻咳一声,摆正姿态,看着宋华年,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宋叔,到底是怎么回事?怎么突然关她禁闭?是不是她做错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闻言,宋华年却是苦着一张脸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毕竟在他看来,傅槿宴应该还不知道事情的经过,可能只是听到一些消息,若是告诉了他原因,两个人因此而生出嫌隙,那就是他这个当爸爸的不是了!

    无论再怎么生气,他心里还是希望两个孩子和和美美的生活,不要有什么波折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,就是和我拌了两句嘴,我一时气不过,就让她在房间里冷静冷静,没有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如此含糊其辞的解释,傅槿宴挑了挑眉,心中明白他不明说的意思,不由得感到些许的暖意,便也放柔了语气说道:“宋叔叔,您不用瞒着我,事情大概是怎么回事,沈心愿已经和我说过了,我现在就是想要知道具体的经过,毕竟这种事情,只听一方的解释,还是有些牵强,所以我想听听您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宋华年一下子就愣住了,他没想到,傅槿宴竟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还是从……沈心愿那里得知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当时他们是怎么说的,但是想必那个女人一定没有说什么好话!

    这样的话,自己的笑笑岂不是吃了一个暗亏,那还得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华年连忙跟他解释,“槿宴啊,这个事情不是叔叔故意要瞒着你的,主要就是不想说出来,让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宋叔叔,您要是不说,我才会担心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闻言,苦笑一声,叹了口气,“好吧,是我想的偏了。其实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,笑笑昨天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跑去酒吧喝酒了,结果喝醉了,恰巧被去应酬的霍子桦看到,就准备送她回来,结果不小心被沈心愿看到,误会他们两个有事情,一下子闹得不可开交,都去了警察局,我也是接到电话才把笑笑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之后,我们两个之间产生了一些小矛盾,我一气之下,就把她关在房间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华年也是一阵郁闷,在心中懊恼,自己为什么要跟宋轻笑吵架呢,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先告诉傅槿宴,这样的话,也就省去了很多矛盾和误会了!

    关心则乱啊关心则乱!

    宋华年皱了皱眉,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对着他说道:“槿宴啊,叔叔说的都是实话,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和虚假,你可千万不要误会笑笑啊。这个孩子虽然看起来总是迷迷糊糊,着三不着四的,但她也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,绝对不会做出什么让人不齿的事情来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叔叔,我明白您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轻悠悠的打断了他的话,脸上的表情很淡然,“您放心好了,我和笑笑是夫妻,夫妻之间本来就有着最基本的信任,我不会因为听到别人的三言两语,就去怀疑她,这对她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听到他这么说,心中渐渐平稳下来,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,“槿宴,你能这样想就好了,只要你们两个好好的,我和小梅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老请放心,我和笑笑之间,不会有任何的问题的。”只要这货不瞎折腾!

    只是宋华年刚才说的,和沈心愿说的,完全天差地别,一个是偶遇,碰巧,一个是早就串通好的,是蓄谋已久。

    两个人之间,肯定有人说了谎。

    若是在之前,傅槿宴一定毫不犹豫的就相信宋华年的说辞,可是经过这一次宋轻笑的“逃跑”,他原本笃定的心里又开始不平衡了,完全没有充足的底气,他时时刻刻都处在担心的边缘。

    傅槿宴抿了抿唇,说道:“宋叔,我想去看看笑笑,不知道方不方便?”

    “方便方便,当然方便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一边说着,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,交到了他的手上,“你去吧,她就在房间里,我看她这几天也有些魂不守舍的,估计是想你了,要是看到你来了,一定会非常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傅槿宴的心情也变得愉悦许多,接过钥匙,对着二人微微颔首,继而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他门熟路熟的来到房间外,将钥匙插进锁孔,轻轻一扭,“咔”的一声轻响,伸手一推,门便被推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