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三章 把她给我请出去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毕竟傅夫人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,十分看重伦理道德,她之前的所作所为就已经惹恼了傅夫人,此时若是再去告状,只怕会将她最后一点儿对于晚辈的容忍消磨掉。

    到时候,不仅是傅槿宴容不下她,就连傅家,都会拒她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她怎么愿意发生!

    想着自己能有现在的身份地位,除去沈家本来就有一定的实力,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傅家,背靠大树好乘凉,这个道理谁都懂。

    若是失去了这一颗大树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心愿心中的惶恐更加的严重了,再也不见刚才的趾高气昂,咬着唇,低声下气的说道:“小舅舅,刚才、刚才是我情绪太激动了,所以说话的语气有些冲,但是你要相信我,我绝对没有对你有任何不尊敬的意思,真的只是因为宋轻笑和霍子桦他们两个的事情,气得我不能好好思考了,所以我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盛!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傅槿宴冷着一张脸,不耐烦的吼道:“你们几个还愣在那里干什么,叫你们上来看热闹,准备留着过年的吗?马上把她给我请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,总裁!”

    陈盛沉声点了点头,然后对着沈心愿,用一副公事公办的腔调说道:“沈小姐,请吧,别让我们为难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三个男人面无表情,凶神恶煞的模样,又看了看另一边沉着脸的傅槿宴,沈心愿知道自己今天是没有机会了,咬了咬牙,终究是一转身,不情不愿的走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真的等着被人丢出去吧,那样就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!

    见沈心愿自己走了,陈盛连忙招呼着那两个保安跟了上去,以免这个大小姐又闹出什么风波来,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一转身要走,就被身后的傅槿宴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陈盛,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陈盛当即停住脚步,对着两个保安轻声吩咐,“你们跟着,务必看着她离开,千万不要出现纰漏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转过身来看着傅槿宴,微微垂首,“傅总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刚才沈心愿说的话……你们都当做没有听到,一会儿去通知他们两个一声,但凡有一点儿泄露,就都准备卷铺盖走人吧!”

    陈盛心里一惊,不由得回想起刚才沈心愿都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似乎是说宋轻笑和霍子桦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,仿佛知道了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一般,但是随即便收敛起自己惊讶的模样,轻咳一声,沉声答道:“好的,傅总请放心,我会记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,那我就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微鞠一躬,转身刚要走,脚还没抬起来,就听到身后又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,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盛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这样,又是这样!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?

    能不能在我转身之前就说话?知不知道坐办公室的人腰都不太好?

    再这么转几次,我都要得腰间盘突出了!

    我还没娶媳妇儿呢,腰要是不好了,你负责啊!

    陈盛心中的怨念铺天盖地,脸上却是……风轻云淡,一派祥和,声音都是一如既往的清亮干脆,“总裁,有事您吩咐。”

    这不急不慌的语气,让人丝毫察觉不出来他在心里骂人!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给我订一张去a市的机票,尽快。”傅槿宴沉声吩咐。

    去a市……

    陈盛心中了然,恐怕又是去找媳妇儿的吧!

    是不是又要抛下公务了!是不是又要明目张胆的逃班了!

    是不是……算了,你是老板你最大,你说啥就是啥!

    他无声的叹了口气,点了点头,“好的,我这就去定。还有其他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事情……”傅槿宴沉吟片刻,瞥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的说,“你以后要是有什么话,就当着我的面说,憋在心里多难受,到时候肾虚了什么办?”

    肾虚了……

    虚了……

    了……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一记响雷,在陈盛耳边炸响,轰得他头晕脑胀,四肢无力,口吐白沫,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说起话来气息都不稳了,“傅总,怎么,怎么会呢,我没有什么憋着的,真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斜了他一眼,冷哼一声,表示了自己的质疑。

    对此,陈盛欲哭无泪,连忙遁了。

    他再不跑,一会儿说不定就要被刑讯逼供了!那样的话,等待自己的就是抽筋剥皮了,太惨烈了!

    几个小时之后,傅槿宴精神抖擞的出现在了a市的机场,没错,就是这么的迅速。

    傅槿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,微拧了拧眉,坐上车直接奔着宋家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宋轻笑的“桀骜不驯”,导致宋华年今天都没有去公司,坐在家里生着闷气,苏梅坐在一旁,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你,都这么大岁数了,怎么还和孩子一般见识呢?关禁闭……她又不是叛逆期。”

    苏梅言语之间,颇为嫌弃他的孩子气。

    宋华年冷哼一声,脸色还是很不好看,“孩子?她要真是孩子就好了,我豁出去打她一顿她就长记性了,哪像现在,打也打不得,说还犟嘴,活生生的要气死我!”

    听着他气呼呼的话,苏梅很是不给面子的嗤笑一声,慢悠悠的说:“少来,就按照你宠她的那个趋势,还打她?恐怕她爬到你头上去,你都不忍动她一根手指手,还得笑呵呵的说‘哎呀,我们笑笑真棒,爬得这么高。’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管家听到苏梅这么惟妙惟俏的话,顿时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夫人的这个形容还真的是……太贴切了有木有!

    而反观宋华年,则是涨红着一张脸,神情充满了尴尬,“你、你说什么呢!别闹,给我留点儿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面子?面子就是鞋垫子,没用!”苏梅霸气的宣布道,女王气势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被自己的老婆这么掀了老底,宋华年脸上有些过不去,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,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,心里一喜,觉得这个声音宛如天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