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一章 你凭什么走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这话,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看着他波澜不惊的眼眸,沈心愿突然觉得很是慌乱,她终于意识到了真正的危机,不是来自于宋轻笑,而是面前的这个男人——她的丈夫正在告诉她,他随时都可能会离她而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认知,让向来骄傲任性的沈心愿开始觉得不知所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挣扎许久,突然梗着脖子,恨声说道:“你想要跟我离婚?你是不是疯了!你是不是以为和我离婚了,你还能去找宋轻笑?别做梦了,她现在傍上了我的小舅舅,有钱有势,跟他比,你算个什么东西,别再做梦了!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如何,就不劳你操心了。”霍子桦轻笑着说道,只是笑意没有到达眼底,“接下来我想要如何,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,与你无关,好了,你好好休息吧,我就不打扰你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即使是离开,他也表现得彬彬有礼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态度却成功的惹怒了沈心愿,她咬着牙,一把抓住他的衣角,用力到指尖都在泛白,原本整洁的衣服被抓起了明显的褶皱,像是一块泡开了的胖大海贴在上面,看着十分碍眼。

    “霍子桦,你凭什么走,经过我的同意了吗!”

    “我走与不走是我的自由,就算你是我的妻子,也没有权利干涉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,抓着他衣角的手指也被他一根一根的掰开。

    若是一个男人怜惜你,他绝对不会忍心弄伤你,但若是无心,就算你的手指都断了,他也是一样的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此时,霍子桦对于沈心愿,就是后者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手指被掰得很痛,但是对于霍子桦来说,根本就像是没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随着“咣”的一声,大门被打开,又被狠狠地甩上,力气大到似乎要将房屋角落的尘土震落下来。

    沈心愿呆呆的站在原地,捂着犯疼的手指,默默地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了起来,在空荡的房间里面回荡着,显得十分刺耳。

    但是就算她哭得再伤心,也没有人会来抱着她,温柔的哄她,劝她。

    那个对她温柔蜜意的男人,已经走了……

    隔天,傅槿宴刚到公司没多久,就听到办公室外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,透过墙壁都传进了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被打扰了清净,傅槿宴顿时皱起了眉,刚要站起来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,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,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猛地冲了进来,险些撞进了他的怀里,好在被他眼疾手快的一把拦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,还跟着一脸为难的泛着菜色的陈盛。

    “总、总裁,沈小姐她硬要闯进来,我实在是拦不住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沈小姐?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仔细看了眼前那个像个神经病一样的女人,才惊讶的发现,居然是沈心愿,只是她的这个形象,还真的是……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”傅槿宴对着陈盛摆了摆手,“你先出去忙吧,有事我会叫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盛微微颔首点了点头,不放心的看了一眼,终于还是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门关闭后,傅槿宴收回手,转身回到座椅处坐下,望着眼前的女人,声音冷漠,“你又在胡闹什么,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还要不要脸面了!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训斥,本来还一脸激动的沈心愿顿时缩着脖子,不像刚才那样张牙舞爪的模样,拢了拢乱糟糟的头发,嘟嘟囔囔的嘀咕,“小舅舅,我也不想这样的,只是我被人欺负了,没有办法,才来找你的,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!”

    “欺负?还有人能欺负你?”傅槿宴嗤笑一声,一脸的不相信,“就你那任性的性格,不去欺负别人就谢天谢地了,谁还能欺负得了你啊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没想到,自己来述委屈,刚说了两句就被奚落,她现在是一肚子的怨气,却又无处发泄,眼前的这个是傅槿宴,不是那个任她打骂的霍子桦!

    想到霍子桦,她的心中又生起一股气,眼圈又开始泛红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真的,我被霍子桦和宋轻笑联手欺负了!”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名字,原本漫不经心的傅槿宴一下子精神一凛,冷眸微眯,冷声问道:“你刚才说谁?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强大的气压骤然压了过来,沈心愿觉得自己呼吸都变得困难了。

    她捂着胸口,深吸了一口气,好不容易缓过来,便忙不迭的说道:“宋轻笑!小舅舅你可能不知道吧,宋轻笑现在在a市,她悄悄地跑回去,没有告诉你,就是为了和霍子桦幽会!他们背着咱们两个,又勾到了一起,简直是没有廉耻……”

    “沈心愿!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一声怒意满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吓得她顿时缩起了脖子,眼眸中写满了惊恐。

    傅槿宴冷着一张脸,面色不善的看着她,“我警告你多少次了,笑笑是你的小舅妈,于情于理,你都要尊敬她,可是你始终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,甚至现在都敢来我的面前造谣,是不是觉得我的话不好使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小舅舅,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对于傅槿宴,沈心愿打心底就有一种恐惧感,只要他一冷下脸,她连大气都不敢出,更别说是以前的那些大呼小叫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自己独自在房子里面哭了一夜,今天早上天刚亮,她就坐着飞机回来,就是为了告状,现在若是不说,以后只怕更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白白的受了这次委屈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心愿咬着唇,鼓足勇气对上他的眼睛,虽然身体都在颤抖,但还是没有后退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我说的是真的,昨天霍子桦说去应酬,我担心他喝多了酒,就跟过去看了看,结果却发现,他和宋轻笑在酒吧里面搂搂抱抱、卿卿我我,宋轻笑还抱着他不撒手,在他的胸膛上蹭来蹭去,两人那副腻腻歪歪的样子看得我都要气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上前去理论,问他们在干什么,宋轻笑却对着我挑衅的说,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啊。当时我气了个半死,没忍住和他们发生了纠纷,结果被带去了警察局,没想到的是,宋轻笑为了不呆在警察局,居然不顾廉耻,求着警察将她放了回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