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四十章 准备出去住一段时间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他的手里,正拎着一个皮箱,塞得鼓鼓囊囊的,明显是装满了东西,正被他提在手上,向着大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他就要越过自己,沈心愿忍不住,皱起眉毛,尖着声音喊了出来,“喂!霍子桦,你要干什么去!”

    听到呼喊,霍子桦停下前进的脚步,只是却是背对着她,连头都没有回,冷漠的声音传过来,没有丝毫的情绪,“我准备出去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?去哪里?”沈心愿不可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与你无关,只要是没有你在的地方,哪里都可以。”霍子桦的回答十分冷淡,更是透着浓浓的绝情。

    沈心愿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对待,尤其还是来自于他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认识快两年的时间了,霍子桦对她向来都是捧在手里怕摔着,含在嘴里怕化了,小心翼翼,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,现在却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,她在惊讶之余,更觉得十分愤怒。

    “霍子桦,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难不成你现在翅膀硬了,就想甩开我了?我告诉你,没有用的,你永远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,这一辈子,你都离不开我!”

    “话不要说的太早了吧。”霍子桦依旧是那冷淡的语气,仿佛没有听到她饱含讥讽的话,整个人感觉都是一副冷冷淡淡、不以为然的模样,“沈心愿,我承认,你们沈家,甚至还有傅家,有权有势,家大业大,可以只手遮天,但是也没有到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步,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左右别人的命运的存在,人啊,有的时候,就要看清自己的能力,太过自以为是的话,到时候打脸就会特别的疼!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,沈心愿一下子就瞪圆了眼睛,用力到已经有隐隐的血丝在其中蔓延。

    她咬紧牙关,双手握成拳,“噔噔噔”几步,怒气冲冲的走到他面前,直视着他的眼睛,咬牙切齿的问道:“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瞧不起我,还是嘲讽我?霍子桦,你让我看清自己的能力,那你呢,你有看清自己的位置吗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,嘴角轻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,脸上更是写满了厌恶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我给你,是我!没有我,你现在还是一个穷小子,守着一个月两三千块的工资,过着乞丐一样的生活,哪有现在的风光!你看看你穿的用的,吃的喝的,哪一个是你当初能够拥有的?霍子桦,人要懂得感恩,就算是一条狗,我给了它几顿吃的,它再见到我的时候,都知道摇着尾巴讨好我。可你呢,我给了你这么多,你却是怎么回报我的?对着我大吼大叫,恶言相向,甚至还出手伤人,我还没有找你算账,你居然还好意思跟我尥蹶子,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!真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!”

    字字句句,甚至连标点符号都带着浓得化不开的鄙视和轻视。

    霍子桦听着她毫不留情的奚落,由一开始的愤怒、恼怒,到后来的自嘲,再到最后的释然,这一连串的反应,也不过是转瞬之间而已。

    是啊,有什么好愤怒的呢?她说的……也是事实啊!

    自打他接受了沈心愿的那一天开始,他就已经抛弃了自己的自尊不是吗?

    为了名,为了利,他背叛了宋轻笑,接受了另外一个女人,这一次的背叛,不仅让他失去了心爱的女人,也让他舍弃了最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有得必有失,说的就是他吧。

    只是他真的得到了什么吗?而他失去的,是否还能换得回来?

    现在沈心愿对他的每一句嘲讽,每一句奚落,都是他自己讨来的,根本怨不到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出来混,迟早都是要还的,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!

    霍子桦无声的叹了口气,看着沈心愿绷着一张脸,那副尖酸刻薄的表情,突然轻轻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他会对着自己大吼大叫,或者是沉默以对,没想到他却笑了,沈心愿被这个场景弄得有些措手不及,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。

    即使他的笑容看起来那么别扭,充满了悲凉的气息。

    沈心愿晃了晃脑袋,反应过来,又是瞪着眼睛,看着他的眼神中充满了讥讽,“你笑什么?你是在啊嘲笑我吗?谁给你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嘲笑你,我是在嘲笑我自己。”霍子桦说着,又发出了一声笑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的笑与刚才的不同,充满了尖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一直以来,我拼命地想要讨好你,哄着你,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?我不过是想要让你看到我的真心,让你知道我既然选择了你,就会一心一意的对你好,绝对不会再有二心,可是你一直都不相信,每一次你疑心病犯的时候,就会疑神疑鬼,觉得我已经背叛了你,心里有了别人,还总是将那件事拿出来,一而再、再而三的提起,这一切的一切,我都一直在默默地忍受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沈心愿,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?尊重都是相互的。我愿意宠着你,任打任骂,不还手不还口,不是因为我没有本事,也不是因为我没有能耐,只不过是我念在你是我妻子的份上,是我家人的份上,我让着你,大丈夫能屈能伸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直到今天,我才发现,以前我的想法和行为是多么的可笑,我的退让并没有给我换来尊重,相反的,是变本加厉的奚落、嫌弃。在你的眼里,我不是一个丈夫,而是一个仆人、一条狗,永远都只配跪在你的脚边,没有地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霍子桦深吸了口气,眨了眨眼,只觉得自己的眼眶似乎有些发涩,有些热热的感觉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控制不住的流出来,被他拼着吃奶的劲儿压制住了。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!

    “沈心愿,这一次,你让我充分的见识到了你的无理取闹,还有我在你心里真正的地位,抱歉,我忍受不了,我想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,给彼此一个冷静思考的时间,想一想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,这场婚姻……是否还有维持下去的必要。我不想有一天,我们变得像仇人一样,那实在是没有意思,我也觉得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