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九章 关小黑屋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华年此时也被宋轻笑的口不择言气得够呛,这些年,他的脾气好了很多,已经很少有人能够激怒他了,即便当初沈心愿扬言要整垮他的公司,他都没有现在这么生气。

    然而今天,他先是被宋轻笑进警察局吓了一跳,后来又被她的态度弄得火气蹭蹭蹭上冒,于是少有的拿出一个家长的威严,与自己一向最喜欢的女儿怼上了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你、你好得很!”他的手哆哆嗦嗦的指着宋轻笑——这是被气的,连话都说不全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毫不示弱的对上他的眼睛,毫不掩饰自己暴躁的小脾气,“不牢你操心,我一向很好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深吸一口气,蓦地走到宋轻笑身边,将她的胳膊拉起,然后在她惊愕的眼神中,使劲将她拉到她的房间,脚下一踢,将门一关,干脆利落的落锁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系列动作,他才放下狠话,“你给我好好在里面反省一下,没反省好就不要出来了,门我已经锁了,你不要想着出来了,没有我的允许,谁也不敢给你开门。”

    他此时的样子,像极了一个真正的父亲,会因女儿的叛逆而动怒的父亲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,太不可思议了,宋轻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时,还没有回过神来,呆呆的看着被宋华年关上的门。

    一分钟之后,她刷的一下蹦起来,跑到门口,推了推,果然推不动,便使劲的拍打着门。

    “宋叔叔,你开门,你把我关在里面算什么!关禁闭,关小黑屋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关禁闭,你给我好好的在里面反省反省,什么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我什么时候再放你出来。”宋华年在门口说了一句,然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今晚简直气死他了,他得去吃点降血压的药,不然血压高上来就下不去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着远离的脚步声,小脸一垮,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知道今晚是再也出不去了,虽然她平时也不出去,但她知道自己是自由的,跟这种被禁锢的感觉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一阵浓浓的疲惫袭来,她一下子无力的倒在床上,她今晚特么的都说了些什么呀,交流明明都没在点子上好吗?

    两个人还说得那么起劲,现在想起来竟然还有几分搞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这么想着,她就笑了出来,随即又扁扁嘴,“都是因为傅槿宴那个混蛋,要不是他,我今晚也不会去伤心买醉,从而遇到让自己恶心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遇到那两人果真没什么好事,简直就是晦气!啊啊啊啊啊,好烦躁,好暴躁怎么办?要不给傅槿宴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现在都要讨厌死他了,还打什么电话,宋轻笑,你能不能有点骨气!”

    很有骨气的宋轻笑就在自己的嘀嘀咕咕中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边,沈心愿和霍子桦看着宋华年就这么把宋轻笑领走了,一阵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沈心愿怔怔的看着警察,不敢相信的问道:“警察,她是始作俑者,现在就让她这么走了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她很气愤,这分明就是包庇!裸的包庇!

    她还没有看见宋轻笑被隔离起来审问呢!怎么能酒这样把她放走了?

    这就算是结案了?这么简单,这么轻率?

    警察犀利的盯着她,“不然呢?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也得拘留她十天半个月的吧?一个纠缠别人老公的人,放出来就是个祸害,指不定还会去纠缠谁家老公。”沈心愿气愤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刚刚酒吧安保经理已经给我说过了,是你先动的手,如果我们有需要,他随时给我们提供当时的监控视频。”警察看着她,公事公办的说道,“所以,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了,现在让她走,是正确的选择。毕竟,你将别人推到在地,导致她的手臂划伤流血了,再耽误下去,不知道伤口会不会被感染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对吗?”

    沈心愿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二人从警察局回来后就开车回家,一路上气氛很沉默,沉默了足足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霍子桦一言不发的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沈心愿跟在他的身后,看着他沉默不语,连头都不回,顿时更是气愤地差点儿咬碎了一口牙。

    见到霍子桦进了卧室,她心情烦躁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双手抱着臂膀,一张粉颜冷若冰霜,很明显的正在盛怒之中。

    她能不生气嘛,今天晚上事情发生的时候,从始至终,她的好丈夫都站在她的对立面,和她作对,这也就算了,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护着那个小贱人!一副她会吃人的模样,看得她心中的怒火丝毫没有消减的意思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闹到警察局去,会让宋轻笑吃点儿苦头,关个十天半个月的,这样才能让她的心情好一些,可是没想到的是,她不仅没有事,反而是最先离开的!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!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担心伤口感染……我看就是你们警察,被她那狐媚的模样蒙骗了,以为她是什么好东西,所以才偏袒她,还找出来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听着都觉得恶心!”

    愤怒的沈心愿越想越来气,眼睛扫到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,眼睛一瞪,一把抓起,照着墙壁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坚硬的烟灰缸砸在雪白的墙壁上,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,随即四分五裂,掉落在地上,室内响起一连串的细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心愿看着墙壁上沾染着灰色的污渍,十分刺眼,心里怒气不仅没有丝毫消减,反而越发觉得沉闷,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上面,沉得她喘不过气来!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猛地站了起来,想要去找霍子桦,想要问清楚,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到底在他的心里,自己的位置……有,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刚转过身,就看到霍子桦推开门,从房间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哼!霍子桦是不是忍不住了,所以主动出来和她道歉认错来了?

    她就知道,他丫的永远都斗不过她!

    在这个家里,她才是站在顶端的人,他只能在下面仰视,连和她齐肩的资格都没有!

    沈心愿心中一时得意得都要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还没有高兴多久,眸光一闪,就看到霍子桦手中拎着的东西,脸上的神情猛的一僵,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