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八章 跟宋华年吵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下一个。”警察淡淡的说道,又指了指霍子桦,“你来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的脸色从始至终都是黑的,他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沈心愿,又看了看迷茫的宋轻笑,忍着快要炸裂的头,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今晚我和我的客户在楼上应酬,我喝得有点多了,就想出来透透气,刚好看见楼下有一个酒吧,环境还不错,就想着去里面看看,谁知道,就看到我的朋友喝醉了。她一个女孩子在酒吧喝醉了很危险,身为朋友,我无法做到视而不见,这也有错吗?”

    他恨恨的瞅了一眼沈心愿,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我刚把她扶起来,然后,她不知道就从哪个角落冲出来,指着我们,非要说我们有一腿,我出轨。最后,就冲上来将我的脸抓烂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朋友的胳膊,也被她一推,划伤了。事实就是这样,当时还有很多目击证人在场,证明我并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而且他现在,也实在没有那个精力去编造谎言了,尼玛他好想要休息一下呀。

    警察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宋轻笑,恰好宋轻笑此时也醉眼朦胧的朝警察看过去,看到那身制服时,像一个单纯的孩子一样,咧嘴一笑,嘟嘟囔囔的说道:“警察蜀黍你好哇,唔……我只是出来散散心,没想到就、就遇到这两个人了,嗝……女的爬上我前男友的床,前男友就毫不留情的把我甩了。嗝……你看看,我头、头上的帽子绿不绿呀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对警察无辜的一笑,神志略有几分清醒,但还是醉得天旋地转,脑子发晕,“我今晚、今晚本来是自己来酒吧喝点酒,没想到就遇到这对瘟神了,还被这个女人闹得头疼,真的是p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,我要回家,我想睡、睡觉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就想站起来,又被警察按住肩膀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警察听着她的话,顿时哭笑不得,他其实更相信宋轻笑的说辞,毕竟醉到这种程度的,说假话相当困难,而且,宋轻笑长着一张纯(qi)洁(pian)无(shi)辜(ren)的脸,让他对她的感觉不坏。

    言语可以蒙骗一个人,但气质不会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你的家人呢?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?”警察温和的问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着他的话,好半天才明白其中的意思,她摸出手机,费力的翻到通话记录那一页,将手机展示给警察,“我叫宋轻笑,唔……上面有我家人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警察跟她确认了宋华年的身份,便给他打了个电话,示意他来一趟警察局。

    当宋华年赶到警察局时,看到宋轻笑狼狈的样子,胳膊上还有血迹,顿时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向警察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后,他便带着宋轻笑走了,期间,看也不看沈心愿和霍子桦一眼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他都认得,是笑笑的男朋友,和当初抢了笑笑男朋友的女人,他一点也不想和他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警察在,他恨不得冲上去揍霍子桦一拳,他一直以来都是把宋轻笑当女儿看待的,哪里忍心看她如此被这两人伤害。

    一路上,被冷风一吹,宋轻笑的酒醒了不少,此刻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正和宋华年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大半夜的跑去酒吧喝酒,是想干什么?作为一个女孩,喝这么多酒真的好吗?”他对宋轻笑难得的语气严肃,实在是这次把他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向很乖,没想到这次竟然喝得醉醺醺的,最终还闹到了警察局,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接到电话的时候,心里的诧异简直快要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想喝。”宋轻笑酒醒后,又想起了傅槿宴那档子烦心事,头疼得快要炸裂,所以并不想开诚布公的跟宋华年袒露心扉。

    这种兴师问罪的样子,她见得太多了,所以口气忍不住有些冲。

    果然,宋华年听到这话,额头的青筋跳了跳,加重了语气,“你是不是觉得,一个女孩子,还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,孤身一人,大半夜的在酒吧喝醉了很光荣?闹到了警察局很光荣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提丈夫这两个字好吗?我听了心烦!”她现在只要一想到这两个字,就会想起傅槿宴,进而想起他早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,自己不过是一个替身的可悲事实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现在是我在问你话,你不直接回答是几个意思啊?”宋华年脸色都黑了,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喊了宋轻笑的名字,而不是亲热的“笑笑”。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跟前男友牵扯不清干嘛?沈心愿的厉害你是还没有领教过,还想再跌一个大跟头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宋轻笑受不了的大喝一声,本来消减下去的脸色又红了起来,这次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要乱想,也不要来干涉我好不好!我是一个成年人了,对自己的行为可以负责,你们能不能让我安静安静?”

    “这也要管,那也要管,有那么闲吗!”

    她不过是觉得自己失恋了,想喝点酒,一个人静一静,否则,她早就将事情跟他们全盘托出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酒还没醒吗?”宋华年沉着一双眼,严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撇了撇嘴,“我的酒早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酒早就被这节二连三的折腾弄醒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宋华年蓦地一巴掌狠狠的拍在茶几上,“咚”的一声,在空旷寂静的客厅显得相当突兀和吓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说什么胡话!我是你的长辈,有权利有资格管你,是不是因为这么多年我对你的宠爱,让你现在变得这么无法无天了?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大了,翅膀硬了?所以敢跟我们对着干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那一巴掌吓得一抖,随即愤怒和委屈齐齐升起,让她说话更加口不择言了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的翅膀硬了,不需要你们了。我早就嫁人了,是别人家的人了,你们现在这就叫多管闲事!我现在很烦,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下?你是更年期到了吗?头都给我吵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才没有跟霍子桦那个渣男和沈心愿这个贱人纠缠不清,是他们自己非要巴上来的,你还好意思说是我的长辈,发生这种事,你竟然会觉得是我的原因,才导致现在这样的,你不觉得可笑吗?为什么你不想想是他们的问题呢?”